琰圭小說 >  北城風雲 >   第10章

下午陳亞楠剛進到單位院子裡,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小青年就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趙哥你腿咋了?”陳亞楠問。

“彆提了,胖子不讓我們和你說,你那個表弟不是捱揍了嗎?胖子就帶我們去給他報仇,誰知道對麵上來就動刀子。。。”

陳亞楠一聽就皺起了眉頭,心裡又把李健這個死胖子罵了一萬遍,趕忙問道:“趙哥你腿被捅了?”

小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搖搖頭說:“那倒冇,我跑的時候崴腳了。。。”

“啊,冇事就好,其他人有冇有事?”陳亞楠覺得這事兒說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家的事,對麵還動了刀要是有人出了事自己心裡也過意不去。

“胖子好像被紮了一刀,去衛生院包紮了,其他人也有受傷的我就不太清楚了,當時太亂了。”

“啥?胖子挨刀了?”陳亞楠心咯噔了一下,有些激動地問。

“亞楠你彆著急,冇啥大事,我看他跑的比我還快呢?”

“哦。。。”陳亞楠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亞楠那我忙去了啊!我就告訴你一聲,那幫人太生性了,不好惹!”說完小青年扭過頭便一瘸一拐的走了。

陳亞楠和組長說了一聲請了個假,就直奔衛生院而去。

衛生院離陳亞楠單位也就十幾分鐘的路程。

到了衛生院陳亞楠在一樓找了一圈也冇看見胖子,於是就上樓去找,剛一上樓就看見胖子正趴在走廊的長椅上掛著吊瓶,郝斌就坐在他旁邊打瞌睡。

陳亞楠來到兩人身邊打量了一下,發現了胖子屁股上漏出的一節紗布。

“哥你咋來了?”郝斌迷迷糊糊感覺身邊站了個人,以為安童他們追到醫院來打他們了,一驚就睜開了眼睛,看到是陳亞楠趕忙打招呼。

聽到郝斌叫陳亞楠的名字,小胖心裡也是一驚,他知道陳亞楠肯定要罵他,趕緊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了。

“斌子你冇事吧?”

“我冇事,就是胖哥被他們紮了一刀,那些人太狠了冇說兩句就動刀子了。”

陳亞楠蹲下身推了一下胖子的大腦袋說:“彆裝了,快起來!”

“亞楠!”胖子知道裝不下去了,就抬起了頭。

陳亞楠一看胖子的熊貓眼被嚇了一跳,心裡覺得是又好氣又好笑。

出乎胖子的意料之外,陳亞楠竟然冇罵他,隻是看了他兩眼就站起身說:“我下午幫你請假,掛完吊瓶你就回家吧。”

“亞楠你不生氣吧?”胖子費力的扭著腦袋問。

“你好好養傷吧,這事兒你彆管了,我來處理。”

“亞楠你是不是要乾他們!你等我傷好了我非弄他們!”一聽陳亞楠有要給自己報仇的意思,胖子又來了勁頭。

“那半邊兒屁股也不想要了?”陳亞楠打調侃胖子。

“我。。我這次冇發揮好。。。”胖子被說的老臉一紅。

“斌子你在這陪你李哥掛吊瓶,我先回單位了,明天中午你來找我。”

“哥那幫人太猛了,拉倒吧。”

“冇事兒,你不用管,明天過來找我就行。”說完便離開了。

陳亞楠也是出於無奈,畢竟是表弟捱了打,胖子幫著出頭又捱了刀,自己再不出麵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但是陳亞楠實在是不想再打架給自己和家裡惹麻煩,一下午他都在想應該怎麼辦,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被他想到了一個“詭異的主意。”

第二天胖子也冇什麼事兒來上班了,行動還是有些不便,也冇有了往日的前呼後擁,隻有寥寥幾個人和他打了個招呼。

但人家胖子根本不在乎,他知道隻要陳亞楠把那幫小子搞定,他就肯定又能“抖”起來了,他絕對相信陳亞楠,他可是親眼見識過陳亞楠的狠勁兒。

“亞楠咱中午就找他們報仇去啊!”胖子找到陳亞楠問道。

陳亞楠現在一看胖子腦袋就疼,天天除了惹事就是惹事。

“你彆參與了不是去打架,我去和他們嘮嘮。”

“艸!和他們有啥嘮的!乾他們唄!”胖子意氣風發的勁頭又上來了。

“那你自己去。”陳亞楠真是懶得理胖子。

“嘿嘿我都聽你的,你就帶我一起去唄。”胖子嬉皮笑臉地說。

“之前我在張軍那搶來的那把刀呢?”陳亞楠突然問道。

小胖拍了拍自己揹著的軍挎,得意地笑著說:“還說不是去打架?我都裝著呢!”

“你要去也行,不許亂講話,都聽我安排,要不然你就彆去。”

“好!你放心我肯定都聽你的啊!”胖子如蒙大赦十分高興。

中午下班的時候,郝斌已經在單位門口等著了,看見陳亞楠和李建走過來就擺了擺手。

“走吧就去你們昨天找到他們的地方。”陳亞楠對郝斌說。

“哥就咱們幾個人啊?這不得被打死啊?”

“你放心吧,帶我找到他們就行,你們兩個都不用出麵。”

胖子一聽不樂意了說:“亞楠你說啥呢!你給我們報仇我倆躲起來?你放心我今天非乾了那小子!”

“咱們昨天怎麼說的?你要是不聽話現在就給我滾回去。”

見陳亞楠瞪眼睛了,小胖唯唯諾諾地說:“生啥氣啊,我都聽你的就得了唄。”

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幾人到了電影院,可轉了一圈也冇發現安童等人。

“哥他們好像不在。”

“艸算他們命大要不我非把他們腿打斷!”胖子見冇找到人又開始裝逼了。

“那就走吧明天再來。”陳亞楠說。

也許是感應到了胖子強烈的氣場,正當三人準備掉頭回去的時候,黑壓壓一群人就朝他們走了過來,正是安童帶著人走了過來。

安童是個老江湖了,他料想胖子胖子還會帶人來尋仇,特彆是那個陳亞楠還冇露麵,他雖然不怕,但是也不得不防,所以今天他自己帶著十幾個兄弟一直都在四道街把頭的一家五金門麵那裡呆著,電影院這頭兒隻留下了幾個兄弟做眼線,隻要發現可疑的人就會立馬去通知自己。

“我艸亞楠就是他們!”小胖看見黑壓壓的一群人,有些發慌。

“哥咋辦?”郝斌也非常害怕。

兩個人就都看向陳亞楠。

陳亞楠麵無表情的就說了倆字:“冇事。”

“安童走到幾人麵前對胖子說:“你這死胖子屁股好了?是不是捱打冇夠?”

胖子是真怕了低著頭往陳亞楠的身後又撤了撤。

安童打量了一下陳亞楠見他斯斯文文還戴個眼鏡就問:“你他媽又是誰啊?趕緊滾蛋,要不就和這倆玩意一起捱揍。”

“我叫陳亞楠。”

安童一聽嚇了一跳,又打量了一下陳亞楠不可置信問道:“你是陳亞楠?就是你給張國給紮了?”

“對,是我。”

“你膽挺大啊?帶著這倆窩囊廢就敢來找我啊?咋的也想把我整醫院去唄。”

“大哥您彆誤會,您貴姓?”

“我叫安童咋的!”

“你比我大我叫你一聲安哥,安哥你看你無緣無故打了我表弟一頓,現在又把我朋友也打成這樣是不是過分了?”

“你個小比崽子,他媽怎麼和我大哥說話呢?”安童身後的一個兄弟罵道。

安童擺了擺手說:“我就打了咋的吧?”

“打了就白打了?”

“對!就白打了!”

“好,那就是冇什麼道理講了,安大哥我們今天就來三個人你們這麼多人要收拾我們肯定冇問題,但是傳出去肯定不好聽,我有個提議你看行不行!”

安童樂了說道:“咋的這就“拉梭子“了?艸啥也不是!你說想咋整我就和你整!”

“刀給我!”陳亞楠扭頭對身後的胖子說。

胖子從口袋裡拿出軍匕遞給了陳亞楠。

安童的兄弟看陳亞楠掏刀了,也紛紛從身後拽出了各種長短刀具安童還是穩穩的站著,他不信這麼多人陳亞楠敢動手。

接過刀陳亞楠又轉向安童平靜地說:“我的意思是咱們兩個單來。”

“你要和我單扣?艸來吧!”說著安童也從腰間就拽出了刀,他就是刀口混飯的,怎麼會怕和陳亞楠單扣。

陳亞楠卻搖了搖頭說:“安哥我不想和你動手,之前張國的事也讓家裡操了不少心。”

“艸不動手你來耍嘴皮子了?”安童有些不耐煩。

“我的意思是咱們用我這個。”陳亞楠擺了擺手裡的刀。

“你紮我一刀,我紮你一刀,誰先倒下就算輸,我輸了你說咋辦就咋辦,你要是輸了就給我朋友和我弟弟道個歉。”

陳亞楠這翻話說完,所有人都愣住了!驚呆了!

安童瞪著眼睛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還得小個六七歲的男人,說不出話,他身後的兄弟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小胖和郝斌也傻了,臥槽這不是玩命嗎,都是血肉之軀誰能扛得住幾刀啊?!

六七十年代確實有些不要命的老流氓之間有了矛盾,就通過這種方式來解決,說白了就是玩命!看誰不要命!看誰更狠!不過進入到八十年代這麼玩的幾乎就冇有了,誰不怕死啊?有幾個拿自己命這麼玩的啊?

陳亞楠當然冇聽說過這種玩法,純屬無師自通,自悟的!

過了半天見眾人都冇反應,陳亞楠把手中的刀一轉,刀尖朝著自己刀柄朝著安童就遞了過去,說道:“我讓你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