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他是上古上神,九鰭龍尊嗎?

上古九鰭族還是曾經的四海之主,身具水火之力。

上天為龍,下海為魚,百毒不侵,水火不滅。

“可怕的小傢夥,不知道日後會不會成為敵人?”

天帝喃喃自語,作為六界霸主。

他雖是至高,卻受天道的管製。

天道無情,他便無情!

一切劫難,天帝都不能出手。

天帝雖為帝尊,可惜他隻是天道代言人而已。

當年他的妹妹就是和修羅族的玄夜相愛,最後落得身消道隕的下場。

元神方化為天魔結界!守護蒼生。

“看來要交好於他!”

說不定日後能幫吾渡過劫難。

天帝已經推演到了,自己不久將有一劫。

所以提前佈置一絲元神幫助應淵壓製修羅血脈。

“四葉菡萏和九鰭都是上古族。”

“唉…不知是福還是禍!”

天帝歎氣一聲,重新閉目養神起來。

懸心崖,宮殿大門口。

芷昔帶著餘墨準備告彆顏淡,前往天之角。

“姐姐,你這就要走了?”

餘墨盤在了芷昔的芊芊玉手上,看起來像是一個龍形手鐲。

“嗯…妙法閣掌事在找我,應該是關於慶典的事。”

“慶典?那你快去忙吧!”

芷昔微微一笑道:“我晚點再來找你,多看看仙術的書籍,日後考覈仙階。”

“再見咯,魂淡!”餘墨調侃道。

“你!臭黑魚,餘黑土~噗噗!”

顏淡凶神惡煞的道,嘴裡吐著口水。

噗噗!

餘墨吐的是泡泡,她吐的是口水。

“……”

芷昔抿嘴一笑,這一對小冤家。

“好啦,餘墨。以後等你化形了就不能跟著我了!”

“嗯,我們可是約法三章的!”

餘墨答應芷昔,化形後就不會跟著她。

畢竟,天界之中不可以動情的。

男女有彆!否則,麵對的就是天罰!

不過,當你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後,這天條就可以隨意踐踏。

這時候,錄鳴走了進來。

“顏淡,你姐姐走了嗎?”

“嗯…”

顏淡高興的走到了一個櫃子中,拿出一堆法器。

“你姐要知道我們開設賭局,會不會扒了我的鮫魚皮,砍了你的蓮花莖?”

顏淡唏噓道:“噓,小聲點!”

桌子上被顏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法器。

顏淡從中挑出一把小匕首,遞給了錄鳴。

“嗯…”

錄鳴疑惑的道:“乾嘛?”

彆把匕首對著我,我會害怕的。

“哎呀,這是分你的法器,拿著吧你。”

錄鳴不情願的接了過來,心裡在想難道就給我一把?

看著顏淡冇有繼續給,錄鳴苦澀道:“不是?哪有這麼分贓的!這也太少了吧。”

顏淡兩手叉腰,沉吟道:“你還嫌少,這些法器多虧了我厚顏無恥才弄來好吧。”

“~~”

錄鳴啞口無言,不要臉則無敵!

“行吧…”

錄鳴看了看手中的匕首,有總比冇有好。

心情有點無奈,變個西瓜來吃。

錄鳴伸出手掌,一塊西瓜出現在其手中。

錄鳴一口咬了起來,當起了傳說中的吃瓜群眾。

吃的那是津津有味,隨後便八卦起來。

“那個,你想看接星星大典嗎?”

顏淡好奇的道:“那是什麼?”

“就是芷昔她們妙法閣負責的那個仙階晉升賀典呀,你生不逢時。”

“冇有經曆過,這個大典啊!每五百年才舉行一次呢。”

錄鳴憧憬的道:“凡有仙階者皆會齊聚天之角,接受四位帝君佈施仙力的賜福呢。傳聞此儀式場麵,那是相當的奇美夢幻呢!”

“所以低等仙侍,就稱它為接星星大典。”

顏淡喜悅的道:“這個很不錯吧,你是不是想到辦法讓我混進去?”

“不可能,天之角守衛森嚴!像我們這種低階仙侍根本進不去。”

“嘿嘿,我纔不是低階仙侍,雖然我隻是…冇考覈而已!”

顏淡自信的展露自己的氣息,一股強大的仙靈之力湧現。

上仙巔峰!!

錄鳴驚訝的道:“這是?顏淡你突破仙階段了?”

“不,不對…仙階冇有這麼強!”

“嘻嘻,誰說我隻是仙階?我突破上仙了。”

錄鳴愕然道:“不是吧,這麼說你和螢燈仙子差不多了!”

天呀,這也太驚爆了吧。

四葉菡萏族都這麼逆天的嗎?

“拜拜了你呢,我去天之角找姐姐。”

“嗯,去吧!”

好羨慕啊!

天之角,一片藍色的星海邊有一處石崖。

上麵有重兵把守,一顆藍色的巨石靠在一顆神樹旁邊。

石頭上刻著三個字,天之角!

天空中的景色宜人,宛如星空頂。

一盞盞明燈懸浮在空中,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

“餘墨,等會彆說話,知道嗎?”

“嗯…”

芷昔調整一下內心,慢慢的走進進去。

“副掌事!”仙兵恭敬的說道。

“嗯!”

芷昔頭上帶著一朵桃花,這是餘墨這丫摘下的送給芷昔的。

芷昔走向了一處平台,和眾仙釋放一道仙靈之力打向了天空。

芷昔露出了微笑,真是期待啊。

兩名妙法閣仙女走了過來。

“恭喜芷昔姐姐榮升副掌事,如今九重天仙齡最小的就是姐姐你了。”

“是啊,現在的妙法閣的總掌事螢燈仙子據說也是到了八百年仙齡才坐到副掌事位子的。”

芷昔溫柔的道:“大家莫要這麼說,能有此機遇,不過是我運氣好罷了。”

一個高傲的女人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

螢銷號來了?來人正是螢燈仙子!

螢燈仙子這個角色人設:天資聰穎,爭強好勝,心眼小,心機重,深愛應淵帝君,可惜應淵帝君不喜歡她。

後麵愛而不得估計會加害顏淡,又是一個愛而不得的瘋女配。

眾人恭敬的對著螢燈仙子行仙子之禮。

芷昔微笑道:“掌事,一切都準備妥當!”

螢燈仙子一臉嚴肅,好像誰欠她錢一樣。

芷昔有些害怕,她居然走過來了…

螢燈仙子想要抓那朵桃花。。

伸出手就去摘,突然花中彈出一道仙力。

“啊!”

螢燈仙子感覺手被閃電打了一樣。

“掌事,你冇事吧!”芷昔擔憂的道。

心裡自然知道一切都是餘墨的原因。

“哼,不用你管!”

螢燈仙子捂著疼痛的手,冷冷的道:“這花真紮手啊…”

“對,對不起…”

螢燈仙子感覺這花是一件了不得的護身法器。

“芷昔,你就去那值守!”螢燈仙子強顏歡笑的道。

芷昔看向了天之角樹後的懸崖。

那裡比較偏僻,估計都看不見。

“掌事,那過於偏僻,怕是看不見帝君賜福了…”

“天之角唯有晉昇仙階之人纔可入得,要不是妙法閣負責掌燈。你區區一個小仙怎可入得?”

螢燈仙子不屑道:“帝君的風姿也不是你配瞻仰的。”

定!

餘墨這哪能忍,直接施展法則定住了螢燈仙子。

“芷昔知錯了,我這就去…”

芷昔轉身就走,看著螢燈仙子居然冇有反應。

“彆看了,她被我定住了!”

“餘墨,這樣不好吧?她可是總掌事。”

餘墨嘿嘿一笑道:“放心,有我在冇意外。”

“對了,顏淡她正在外麵呢…”

“顏淡,她來了?”

天之角入口,顏淡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啊湫!”

“上仙!!”仙兵守衛恭敬的道。

仙階九品,之上為上仙,仙君,帝君,帝尊。

“咳咳…你們辛苦了!”

顏淡微微一笑,隨後走了進去。

看著裡麵有好多人啊,姐姐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