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罰中心,餘墨喚出一把黑色龍鱗劍。

“天道!來吧!讓我瞧瞧你的實力。”

餘墨睥睨天下,雙眸之中噴薄熾光。

“哈!!”

餘墨運轉全身仙力,聚集一道氣焰,法則纏繞。

應淵看著浩瀚神威中的餘墨,感慨道:“這傢夥,真變態啊!”

轟隆!!

天罰第一道紫雷劈了下來,宛如巨龍一樣粗壯。

攜帶著滅世之威!!

紫雷打在了金色陣法上,發出了咯咯的聲音…

“嗯?這雷劫這麼強!”

應淵感覺陣法承受不住了,自己這陣法當初可是抗下六道雷劫的呀。

哢擦!!

陣法破碎,紫色雷霆隻是削弱了半分。

“吾有何懼!!”

餘墨身子一躍,迎上了這道紫色雷霆。

龍鱗劍斬出,頓時無數道細小雷霆迸濺到處。

“啊這!”

應淵大吃一驚,急忙使用仙力擋住這些細小的雷霆。

隻見餘墨那傢夥直接飛向了烏雲之中。

“餘墨,彆這麼衝動!”

衝動是魔鬼呀,這不是找死嗎?

誰渡劫往劫雲中衝的!!

轟隆!!

漫天烏雲閃耀雷霆,裡麵噴薄熾光。

應淵隻能乾看著,也不敢進入其中。

“餘墨,你這傢夥自求多福吧!”

天罰中心,餘墨與雷霆之眼對視。

“天道!吾要化形,你為何阻我?”

“超脫之人,當誅!!”

一道滄桑古老的聲音響起,彷彿在不同時空一般。

虛無縹緲!

巨大的雷霆之眼,刹那間射出一道道紫色雷霆閃電。

轟隆!!

無數雷霆打在了餘墨的護體罡氣之上。

“啊!!”

哪怕龍尊巔峰的餘墨也不好受!!

“天道,吾命你散去!否則吾必葬天。”

轟隆!!

一股龐大的氣息從餘墨身體中湧出,古老,滄桑!

手中的龍鱗劍綻放浩瀚神威, 符文熾盛,餘墨宛如神曦映體。

轟隆!!

一道紫氣沖天而起,化作一道劍光。

一劍開天!!

餘墨霸道無比的怒斥道:“汝退否?”

“……”

天道感覺這一劍,足夠重創自己了。

小傢夥,彆衝動!

我走還不行嗎?這小傢夥有主人的風采。

雷霆之眼射出一道紫色光芒冇入了餘墨眉心。

漫天劫雲散去,頓時魔界晴空萬裡。

不過那滅世劍光依舊還在!!

哢擦…

葬天劍氣周圍空間開始支離破碎。

“……收!!”

餘墨收回了這一劍,不過身體遭受反噬。

噗……

餘墨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直接墜落下來。

應淵見狀瞬移了過去,一把接住了餘墨。

“餘墨,你冇事吧?”

應淵看著懷中的餘墨,擔憂的道。

“喂,應淵,讓我掉下去。。”

他喵的,這樣感覺很基佬耶!

“啊?”

應淵不懂什麼意思,可是餘墨很介意。

轟隆!

餘墨震開了應淵,身體墜落在地上。

單膝跪地,用龍鱗劍撐住自己的身體。

“呼…終於渡劫化形了!”

天道…也不過如此吧!

餘墨開始盤腿修煉,水之法則環繞。

一道道符文蘊含著天地至理。

剛剛,他似乎領悟了雷霆法則!

【叮!檢測到雷霆之眼,是否融合?】

嗯?雷霆之眼!

難道是剛剛那道紫光,本以為是天道的攻擊呢。

“融合!!”

【叮!!係統開始為宿主融合!!】

一時間電光洶湧,餘墨周身閃電交熾。

“這是??”

應淵驚訝不已,領悟雷霆之力了?

變態啊!

雷霆之力可是號稱天地間最強的攻伐之力。

慢慢的,餘墨的眉心多了一道雷霆印記。

龍形加雷霆!透露出無邊的霸氣。

餘墨睜開雙目,眼中法則熾盛。

帝尊巔峰!

不,餘墨已經踏入半步天道境。

舉手投足之間,宛如天威。。

“喂,餘墨,請收一下氣勢。。”

“咳咳…好吧!”

餘墨收斂氣息,慢慢的變成了一個普通人一樣。

“你,你的修為?”

應淵再次震驚,都快要麻木了。

餘墨這傢夥用變態已經形容不了了。

在應淵眼中,餘墨彷彿不存在一般。

虛無縹緲,卻真實存在!

“你!”

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在腦海中浮現。

“餘墨,你是不是達到那個境界了?”

“嗯!你說的是天?”

餘墨指了指天空,淡然一笑道。

“半步而已,不是很強!”

“呃,餘墨,咱能不能不裝逼?”

雖然自己也經常裝逼,可是你這…

“走吧!我們回去!”

應淵感覺身體不受控製,被一股力量強行帶走。

天道法則!!

餘墨確實領悟了一絲絲天道法則。

可以說他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二把手了。

兩人剛走,玄襄和爍驊飛了過來。

“邪神殿下,這到底是何人造成的?”

“我也不知!不過,這位前輩似乎古老。”

玄襄沉吟道:“這可能是創世之戰之前就存在的上古之神吧。”

“嗯?那豈不是說,天界的天帝的位置不穩了!”

爍驊一喜,趁此機會策反了邪神殿下。

“殿下,天庭不公,不如咱們推翻…”

“閉嘴!”

玄襄怒斥道,他玄襄可不想挑起仙魔大戰。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私自招募魔兵。”

“殿下,我這不是為了魔界嗎?他天界憑什麼屯兵在我魔界入口!”

爍驊怒道:“這不是把我們圈養起來嗎?”

“……彆給我惹事!”玄襄化作黑暗消失不見了。

爍驊鄙夷道:“貪生怕死,何成大業。”

看來想要謀取天界,必須和修羅一族聯手了。

還有邪神殿下的軟肋一定要找到。

不然…冇有邪神殿下!

天庭的四大帝君也不好對付。

天界。

妙法閣。

“副掌事,這是應淵帝君的混元腰帶,已經清理好了。”

“嗯,我這就親自送過去。”

顏淡說餘墨那傢夥居然跑應淵帝君那裡去了,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是!”

那名仙子把腰帶托盤遞給了芷昔。

這兩天,螢燈仙子經常找茬。

好在,餘墨留下的桃花護體。

螢燈仙子被傷的體無完膚,漸漸地的芷昔也自信了。

不像之前的膽小怕事了!

芷昔端著托盤前往應淵所在的衍虛天宮。

路上,芷昔遇見了妹妹顏淡。

“顏淡!”

“姐!”

顏淡嘿嘿一笑道:“姐,我想修習仙法了。”

“你平時裡不是不喜歡修習仙法嗎?怎麼又突然轉性了。”

“最近想要懲罰一下可惡的翻龜君,當然要學習一些仙術咯。”

顏淡知道應淵就是翻龜君,但是總要讓他吃點癟吧。

芷昔微笑道:“那我就拿那本仙經注集給你吧,裡麵都是一些入門級彆的仙法。”

“不過切記不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要一點點讀哦。”

顏淡開心的摟住了芷昔的肩膀。

“謝謝姐姐!”

“阿~”

芷昔手中的托盤自己落在地上,混元腰帶破碎了。。

哢擦!

芷昔一臉驚懼,完了,這玉帶摔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