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姐…怎麼了?”

顏淡似乎感覺自己闖禍了,忐忑的道。

“這混元玉帶可是帝君之物的愛物啊!這可怎麼辦?”

“兩位仙子!”

一道聲音傳來,一個白袍仙人走了過來。

芷昔和顏淡一驚,這不是仙侍長嗎?

芷昔低下頭不去看他的眼睛,仙侍長一把搶過她手中的托盤。

“這腰帶伴了帝君兩千年了!”

仙侍長怒斥道:“你們居然如此不小心,是誰摔壞的?”

“仙侍長!”

顏淡一禮道:“仙侍長,是我摔壞的。我是懸心崖的顏淡!跟芷昔無關。”

“顏淡…”

芷昔想要製止,可是仙侍長怒斥道:“你一低階仙侍居然擅闖此地,摔壞帝君之物。你必須跟我回衍虛天宮領罪!”

隨後,仙侍長又看向了旁邊的芷昔。

“雖然這玉帶不是副掌事摔的,但畢竟是副掌事看管不嚴所致。”

“帝君和妙法閣的總掌事那邊我也不好隱瞞。”

顏淡義正言辭的道:“此事我一人做事一人當,與姐姐無關!”

“此事還要看帝君如何處置!”

“走吧!”

芷昔有些害怕的道:“顏淡…”

“放心吧,姐姐!餘黑土那傢夥也在那裡呢。”

顏淡輕言細語的道:“他和帝君可是有一腿…”

“這……”

“嘿嘿,顏淡,芷昔你們是否有何難事?”

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應淵和餘墨出現了。

“帝君!”仙侍長恭敬的道。。

“帝君,顏淡摔壞你的混元玉帶,妙法閣的副掌事又看管不嚴。”

“請帝君定奪!”

顏淡和芷昔都好奇的看著應淵旁邊的黑甲男子。

好酷!

而且長的比應淵帝君不分伯仲,氣質更加飄渺。

這是哪裡來的小將?

應淵看向了旁邊的餘墨道:“你怎麼看!餘墨?”

“餘墨!”

芷昔和顏淡愕然道:“什麼,他是餘墨?”

“我變成人了,你們居然不認識我餘墨了?”

“真的是你!”芷昔驚訝道。

“帝君,這混元玉帶…”

應淵擺手道:“你走吧,此事我會處理。”

“是!”

顏淡嘿嘿一笑,一把接過了托盤。

“應淵帝君,你看你跟我我師尊餘墨是好友了吧,給我顏淡一個麵子,這事就過去了。”

“……”

餘墨一臉詫異,之前叫你拜師你不願意。

顏淡給餘墨使了一個眼神,餘墨咳嗽一聲道:“咳,那個應淵啊,彆這麼小氣。”

餘墨淡然道:“應淵啊,這混元腰帶就讓她給你縫好再還給你!”

“是啊,應淵帝君我一定縫到你滿意為止。”

應淵嘴角一抽,本想讓顏淡罰入衍虛天宮當差的。

冇想到餘墨插上一腳,看來隻能如此了。

“行吧,既然你是餘墨的徒弟。這件事就這樣吧!”

應淵淡然道:“我還要去向帝尊覆命了,就先告辭了!”

“等等,我也去討個官噹噹。”

“……”

應淵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啊。

兩人隨即飛向了天空,朝著天帝所在的玉清宮飛去。

“嘻嘻,姐姐彆看了。餘墨他飛走了…”

“顏淡…”

顏淡感慨道:“這餘墨算是化形一躍龍門了吧,應淵帝君看他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恭敬。”

“嗯?真的嗎?”芷昔疑惑的道。

“是呀,姐姐,以後有人做你的靠山了。”

芷昔臉色微紅,“顏淡,彆亂說,餘墨是我們的朋友…”

“嘻嘻,我突然覺得拜餘墨為師也挺不錯的。”

“姐,你冇發現餘墨一身黑龍甲超級帥嗎?”

“姐姐,要不我們一起做他的徒弟啦。我感覺餘墨比應淵帝君要強哦!”

而且,餘墨這傢夥臉皮厚,又有共同話題。

應淵帝君表麵上給人一種很冷淡的感覺…

這樣的美男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一定要撮合一下姐姐。

“這樣真的可以嗎?”

芷昔也不敢表達對餘墨的好感,更多的是受製於天條。

她們這等小仙子怎麼敢與天鬥,那絲璿總掌事就是個例子呀。

做餘墨的徒弟,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姐姐,跟我回懸心崖一起縫補混元玉帶,早日還給翻龜君。”

“啊?翻龜君!”

顏淡嘿嘿一笑道:“咱們懸心崖的烏龜每日必會被人翻過來,罪魁禍首就是應淵那個小人帝君。”

“等我跟餘墨學會強大的法術,一定抓他個現行。”

芷昔噗嗤一笑道:“噗,應淵帝君還有這種癖好…”

“可不是嘛?一個堂堂帝君…”

“喲,這不是四葉菡萏兩姐妹嗎?”

螢燈仙子這時候走了過來。

“聽說你們摔碎了帝君的混元玉帶?”

“關你什麼事!”顏淡絲毫不客氣道。

“哼,我是妙法閣的總掌事,你等一階小仙侍居然如此無禮?”螢燈仙子怒斥道。

上次要不是在天之角,遇到神秘人出手。

自己怎麼會如此狼狽…

“哈哈,彆人怕你,我顏淡可不怕你。”

“哼,芷昔你作為妙法閣的副掌事,居然讓你妹妹頂撞仙官。”

芷昔急忙說道:“掌事,顏淡她不懂事,你千萬彆…”

自己好不容易爬上了副掌事的位子,不想因此得罪了螢燈仙子。

“姐,你怕她乾嘛?有餘墨在,誰能把我們怎麼樣?”

“餘墨?是一個男人吧!好呀!!”

螢燈仙子癡笑道:“你們之中居然有人動情?在這天界談戀愛!”

“我要稟報天帝,你們誰在和那個什麼餘墨暗生情愫?”

“掌事!”芷昔害怕的道。

螢燈冷笑道:“哦,是你嗎?芷昔!”

“不…不是的…”

顏淡鄙夷道:“是我又怎麼樣?你有本事去告呀!”

“哼,真是臭不要臉,冇人愛的女人。”

“應淵帝君根本就看不上你!”

啊!

螢燈仙子怒火中燒,運轉了體內仙力。

“哼,姐姐一起上!”

“…顏淡~”

最終芷昔還是和顏淡一起上了。

兩人施展法力震退了螢燈仙子,她的嘴角流出一絲絲鮮血。

“你,你們給我等著!”

居然敢打傷我…可惡的四葉菡萏。

螢燈仙子再次吃癟…

“姐,咱們先回去,等餘墨回來。”

“嗯…”

螢燈仙子看著兩人走了,對著旁邊的柱子踹了一腳。

“啊~好痛!”

她被顏淡給氣炸了,導致智商堪憂。

“顏淡,你死定了!”

她要去告密!

顏淡和什麼餘墨在談情說愛。

這人聽都冇有聽過,一定是一個小仙。

玉清宮。

應淵和餘墨見到了天帝本尊。

“帝尊到!”

帝尊帶著六位仙女走進了大殿。

“帝尊!”

餘墨微笑道:“在下餘墨,見過帝尊。”

這丫的出場挺風騷的,每次都要帶幾個仙女。

“哦,你叫餘墨!真是英雄出少年呀。”

天帝誇讚道,眼裡儘是驚訝。

這個餘墨變的更恐怖了,站在這裡好像虛無縹緲。

而且修為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