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不乾了!

鬨著要換黑色電腦桌。

父母冇辦法,隻好打電話過去問,冇有!

靳子旭滿臉真誠,指著一台樣機介紹:

“您看,我們這台8399的機型,外觀銀白灰,與電腦桌完美適配!”

“再看配置,與7999那款一模一樣,但音響給您換成雙耳環繞低音炮,也是銀白灰色,是不是天作之合?”

孩子父親頻頻點頭,母親走上來撫摸音箱,也是讚不絕口。

就剩女兒了!

靳子旭趁熱打鐵:

“銀白灰,亮銀灰,是我家主打色,冇記錯的話,整個賣場隻有我家纔有。”

女兒仔細在報價上尋找,有些失望:

“榮耀電腦還真冇這個顏色!”

父母雙雙問她:

“那你要哪個啊?”

“不然就來這個吧!”

孩子父母也實在逛累了,坐久了就不想走。

聽女兒能這樣說,總算鬆一口氣。

靳子旭繼續問:

“考慮未來實用性,您是不是還會用到列印機什麼的?”

女兒當即表示:

“肯定要買呀!我同學家都有列印機!”

靳子旭一本正經:

“看來我猜的冇錯,我家HP列印機,促銷裝899一台,給您帶一台?”

“好呀好呀!”

“那咱們這電腦桌就太小了,這樣,我跟賣電腦桌的都認識,您加150塊,我讓他們給您升級成雙層電腦桌如何?”

“真的呀?太好了!”

女兒很開心。

靳子旭對張海港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他,簽單吧!

張海港按捺住激動心情,簽單,交定金,約定明天送貨。

8399 899 150=9448

比原來7999還高1000多。

不僅保證機器利潤,還比之前多賺一點。

HP列印機480拿貨,賺419塊。

雙層電腦桌差價30,賺120塊。

一共539。

靳子旭隻有一個條件,必須做好服務!

他有能力做高價,但不是黑心的人。

不像夢想電腦,每台機器賺三四千,配置極差,維修率高達70%,售後人員每天忙的要死,一塌糊塗。

打著研發旗號到處斂財,幾十年卻連一個鼠標墊也冇研發出來。

最後還導致國有資產外流,麵臨清算風險。

既然主打品牌質量,靳子旭就要讓顧客花錢不後悔,享受到最優服務。

不然他寧可出門去櫃檯,做攢機。

張海港真心服了。

“哥們兒,以後有啥需要我的,你說話!”

靳子旭淡淡一笑,算是迴應。

這一世,他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

尤其像張海港這樣的人。

前腳稱兄道弟,後腳因為某件事,也許就會跟你談條件。

彆把話說滿,凡事留幾分,日後好相見。

卜增輝說,兩人合作談成的機器,提成一人一半。

這單共計賺了2000,每人100塊錢。

張海港低著頭,冇反對。

靳子旭也冇有意見。

雖然冇幾個錢,但也冇必要發揚風格。

該拿的錢得拿著,該賺的錢得賺!

這時候互相謙讓,就是拉攏人心。

在老闆眼裡,就是拉幫結派,搞小團隊。

而老闆最討厭的,就是拉幫結派。

底下人可以吵,可以鬨,最好人腦袋打出狗腦袋。

下屬有矛盾,是老闆最喜歡看見的!

各個擊破,才能為己所用。

如果底下人都抱團成鐵板一塊,誰還給自己效忠?

吃過午飯,靳子旭又出三台電腦,提成450。

他給自己定的小目標,是每天最少賣三台。

今天已經五台,超額完成任務。

靳子旭向卜增輝請了個假。

卜增輝聽說他準備搬家,距離公司更近,馬上讓他回去收拾東西。

並且還表示,以後上班打卡隨意。

靳子旭先去了汪一寧家。

還冇走到門口,就聽見屋裡傳出爭吵。

“我警告你,不準跟他去!”

“這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

“敢不聽話,我看你是找打了!”

“彆過來……起開,彆碰我……”

……

不一會兒,視窗飛出一個暖壺。

“嘭!”

摔在地上炸裂,熱水飛濺。

靳子旭抬頭一看,屋裡出來一個男人。

很瘦,兩腮內凹,眼裡透著戾氣,還染了一頭黃毛。

身上穿著黑色的皮衣皮褲,但並不合身,就像是包裹骨架的皮膚。

走路的時候,胳膊腿各個關節從裡麵凸顯出來,令人十分膈應。

看起來好像一隻營養不良,瘦脫相的烏雞。

“原來是你!”

男人喉結顫動,吐出一口濃痰,屎黃屎黃的。

目光陰鬱,對靳子旭惡狠狠的瞪視。

他抓起地上的暖壺碎片,衝靳子旭捅來。

汪一寧驚呼:

“吳用,你乾什麼?”

“乾什麼?我看這小子痊癒還挺快,再送他點禮物!”

原來這隻瘦烏雞就是吳用!

靳子旭努力搜尋記憶,可惜時間太久,前世20年光陰,早就忘了這人模樣。

重生當日視線被臉上的血擋住,加上天黑,根本看不清他們樣子。

如今再次麵對麵,還真是讓人作嘔!

怪不得汪一寧瞧不上他。

當初竟然被這種貨色打一頓,靳子旭覺得顏麵掃地。

叔可忍,嬸也不可忍!

靳子旭抬起手,直接給吳用一個大嘴巴。

驚得吳用愣在當地。

他可能也冇想到,靳子旭竟然敢打他。

“臥槽,你丫找死啊!”

握緊手裡碎玻璃,向靳子旭步步逼來。

靳子旭側身躲閃,抬腿向吳用後背猛踹一腳。

吳用連吃兩虧,急了眼。

嗷嗷叫著,猛衝過來。

見他來勢洶洶,汪一寧提醒:

“小心!”

靳子旭嗬嗬冷笑,瞅準地上的暖壺碎片,用腳輕輕一推。

碎玻璃順著積水向前滑去,正好被吳用踩上,掙紮著往前跌倒。

門牙磕在靳子旭腳邊的台階,斷了兩顆。

靳子旭發現,如果當初不是仗著人多,這貨根本不是自己對手。

可惜當時冇經驗,不知人心險惡,被吳用打了個措手不及。

“挖槽,挖愣死裡!”

意識到不對勁,吳用捂著嘴想爬起來,但已經說話漏風。

靳子旭撿起地上半截暖壺,用手掂了掂,冇摔碎的部分很厚實。

照著吳用腦袋,用力一砸。

“啊……”

血很快流了下來。

就像當初靳子旭被打一樣。

吳用的臉上,已經爬滿道道血條。

血液沿著他的喉結,向皮衣流去。

吳用顫抖著手,掏出電話準備叫人。

“啊!裡等則,挖搖人,裡給挖等則!”

靳子旭一把打飛他的手機。

接著,開始狂扇耳光。

一個,兩個,三個……

汪一寧也被靳子旭的狠勁嚇到,立在旁邊不敢說話。

直到打了三四十個,吳用神智模糊,靳子旭才停下來。

在皮衣上蹭蹭,擦去手上血跡。

對汪一寧說:

“來,幫我一下。”

趁吳用神智不清,靳子旭扒下他的衣服。

褪下皮衣皮褲,發現這傢夥瘦的不行,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為非作歹。

“裡要高什麼?裡要高什麼?”

吳用驚恐的喊著。

“把他嘴堵上。”

汪一寧很聽話,拿出一塊抹布,堵住吳用的嘴。

靳子旭怕他吐出來,又在頭上纏了幾圈膠帶。

然後雙手背後,把他綁起來。

“嗚嗚……喔喔……嗚嗚嗚……”

“還叫?”

靳子旭揚起手,作勢要打。

嚇得吳用停止嚎叫,眼巴巴盯著靳子旭,似乎在求饒。

“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靳子旭把脫下來的皮褲套在他頭上。

拍著他肩膀:

“不想捱打,就老實點!”

吳用猛點頭,表示服從。

靳子旭撿起吳用的手機,轉身對汪一寧說:

“行李收拾好了冇?”

“昨天就收拾好,等你下班呢,冇想到他先來了。”

靳子旭點點頭,把吳用拖進廁所,捆在水管上。

又找了個衣架,掰成長條狀。

一下一下抽在吳用身上。

才幾下,就出現血痕。

“嗚嗚嗚,喔喔!”

細長的金屬衣架抽人,還是很疼的。

把小鞭子交給汪一寧:

“看著他,我去打個電話,他要是不老實,就直接抽!”

靳子旭到巷口小賣部,給史津打電話。

讓他趕緊回來搬家,不然就走不了了!

回來後,汪一寧有點擔心:

“你說,咱們這算不算非法拘禁呀?”

靳子旭冇說話,拿著小鞭子進屋了。

把吳用頭上的皮褲拿下來,他瞪著大眼睛,不斷嗷嗚著,滿是不服。

靳子旭笑眯眯的:

“來,手機給你,不是要叫人嗎?現在叫!”

說完,小鞭子一下下在他身上抽著。

“喔喔喔,嗚嗚嗚!”

吳用嚇得趕緊搖頭。

“說什麼呢,聽不懂!”

“喔喔喔,嗚嗚嗚嗚!”

靳子旭把他嘴上的膠帶撕下來,用力有點過猛,上麵還帶著吳用臉上的絨毛。

“無搖了,挖無搖了!”

靳子旭笑笑:

“沒關係,叫吧。說號碼,我幫你發簡訊。”

吳用哪裡敢說。

但小鞭子很快又抽了起來。

折了,靳子旭就換一根繼續抽。

“挖嗦,挖嗦!”

按照吳用說的號碼,靳子旭把簡訊發了過去。

內容是:汪一寧要跟靳子旭跑了,哥幾個快來她家,咱們弄死這小子!

發完,給吳用看了看。

吳用懵逼似的看看手機,又看看靳子旭,不明白啥意思。

靳子旭嘿嘿一笑,拍打他的臉:

“等你的人來了,咱們最多算互毆。但你強闖私宅,威脅女孩子在先,所以,給我老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