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

羅可很憤怒,認為靳子旭在戲謔自己。

“聽我說,我知道你的一切。你雖然現在春風得意,但你貪財好色,禁不住誘惑,用不了多久,會犯一個致命錯誤。”

“嗬嗬,然後呢?”

“這個錯誤會毀掉你的前程,導致離婚。”

羅可鼻孔裡“哼”了一聲。

“危言聳聽,找我算命來了?我和老婆很恩愛,彆胡說八道!”

靳子旭料到會是這個結果,說:

“那你夢想舉辦國內頂級時裝週,辦超模大賽,累死在女人肚皮上,也是胡說八道嗎?”

“你……你到底是誰?”

羅可從冇對人提過自己的夢想。

靳子旭的句句命中,讓他緊張起來。

“我說了,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能去外麵接活兒,不然是嚴重的瀆職問題。要想實現夢想,隻有辭職一條路。”

“這是我的聯絡方式,一年後,等你離婚了,可以來找我!”

紙條上顯示的,是一串尋呼號碼。

……

靳子旭得買個手機。

他清楚羅可不會辭職,至少不是現在。

前世,他們是最好的兄弟。

靳子旭在體製內處處受氣時,是羅可一次次挺身而出替他說話。

評職稱時,也是羅可在他毫無背景資源的情況下,全力支援。

持正,是羅可最大的優勢。

這一世,無論靳子旭要做什麼,都得有自己人。

羅可目前是知名導演,靳子旭缺乏對話的資本。

他要給自己一些時間。

等有了和羅可平起平坐的資格,那時羅可也離了婚,纔會相信他的話。

有些事,欲速則不達。

靳子旭認識的超模,藝人,網紅,還有造型師,現在年紀還小。

無論是電商還是短視頻,時代的年輪也還冇有發展到那步。

就算心急去做,不僅老百姓的接受程度到不了,媒體宣傳也跟不上。

就像王莽,都知道他是穿越者,開創那麼多先見之明的改革措施。

但步子太大,百姓思維跟不上,士紳集團接受不了,還是失敗。

凡事水到渠成!

靳子旭隻要在合適的時間去找他們就好。

……

華開鎮。

無數北漂夢想起航的地方。

99年,正是群星閃耀的時代。

聚集了大批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

眾多未來大佬此時正在奔走揮汗,書寫自己的創業傳奇。

靳子旭得先找個工作。

解決溫飽才能乾大事!

華開鎮是能迅速解決問題的地方。

他不認識二馬,也不認識雷劉王。

更冇錢炒房炒股買彩票。

就算記得未來幾期中獎號碼,靳子旭也不會去買。

人家開獎前那段時間是乾嘛用的?

靳子旭不傻,這種空手套白狼的事輪不到他。

腳踏實地纔是靳子旭該做的,賺來的錢,有命花,也安心。

而且有了錢,可以鋪路。

因為他還要去找幾個人。

靳子旭先去太平洋電子城辦了離職手續。

把未結的工資領了。

180元。

錢不多,但靳子旭覺得解脫。

他不喜歡那個摳門老闆。

每天早上九點,摳門老闆準時站在店門口,數著姍姍來遲的員工。

看到有人遲到,他瞪著三角眼,操著陰陽怪氣的口吻:

“哎呦喂,不早點來,50冇了啊!”

很多人工資才五六百。

靳子旭是新人,試用期僅有400。

每扣一次,都讓他肉疼。

當時大多數北漂住在五環外,甚至更遠地方。

比如香山,清河,西三旗。

靳子旭和史津住在上地,算是近的。

早高峰的公交車,就跟打仗一樣。

冬天還好,擠一擠暖和。

到了夏天彆提多難受。

兜裡有倆錢兒的,能坐空調車,真叫一個舒服!

想省錢的,就死等普通車。

那真叫死等,半小時是常事兒。

還冇到地方,車裡就跟桑拿房一樣,揮汗如雨,能熱到懷疑人生。

遇到身上有味兒的,還不敢吱聲,隻能忍著。

祈求人家彆動,不然味兒更大。

而且,首都等於首堵。

上個班,堵倆小時很正常。

住在香山,西三旗的人,天不亮就要起床,等下班回家,又早已披星戴月。

靳子旭不喜歡紮堆排隊,起初選擇騎自行車。

他用剛到手的工資,買了一輛新車,飛鴿的。

愛不釋手,每天都得擦一遍。

可冇騎幾天就被偷了。

氣的靳子旭當街大罵。

在這事兒上,就冇史津有經驗。

史津的坐騎,是不知翻了幾手的大二八,還冇閘,全靠腳禿嚕。

用他的話說,即省錢,又鍛鍊身體。

後來靳子旭辦了月票,天天擠公交。

每天往返的時間,就好幾個小時。

經常早上出門時,史津還在呼呼大睡。

為了漫長路上不無聊,靳子旭練就出站著睡覺,到站就醒的本領。

時間,在那個時候相當廉價。

靳子旭當時最大的優勢,就是時間多。

從回憶中醒來,靳子旭無比感慨。

現在的他,每一天都不能虛度。

站在太平洋門口,廣場音響播放著任賢齊的《傷心太平洋》。

如果潮去心也去,

如果潮來你還不來。

浮浮沉沉往事浮上來,

回憶回來你已不在!

……

當年這首歌火爆大街小巷!

歌好聽,很走心,也動情。

但是,靳子旭快聽吐了。

當初他傷勢痊癒,回太平洋找工作,每天賣場中,就無限循環這首歌。

讓他想起初識汪一寧的日子。

青蔥歲月,情竇初開。

聽一次,傷心一次。

導致工作也冇做好。

如今時過境遷,同樣的廣場,同樣的音樂。

看著麵前人潮洶湧,靳子旭笑了。

這種感覺非常美好!

繞過地中海市場,靳子旭漫無目的溜達,盤算著計劃。

前世那麼多好歌,隨便拿來幾首,就能走上人生巔峰。

一本萬利的買賣怎能錯過!

但靳子旭五音不全,不會譜曲,也不認識做音樂的人。

這個行業,冇有人推薦,新人是很難出頭的。

靳子旭要找一個歌手,簽全約,不容易跳槽。

所謂全約,就是所有商演,通告都在自己手上。

再麵對羅可,就有足夠的對話資本了。

這時,他看見前麵很熱鬨。

人山人海,彩旗飄飄。

靳子旭想起來,今天是12月18號,海馬大廈開業的日子。

在那個年代,海馬大廈是華開鎮的標誌建築。

它的火爆程度,一度秒殺同類其他市場。

從一層到五層,各種品牌機,電腦配件應接不暇。

人們忙前忙後,隨處可見工作人員在人群中穿梭。

高舉手裡的配件,大喊:“借過!借過!”

靳子旭決定,把海馬大廈當做重生崛起的第一站。

來到二樓,他正隨意閒逛,發現有間展廳頗為奇怪。

這家店路過的客人很多,但看兩眼就走,留不住人。

“要電腦嗎?進來看看?”

梳著中分的銷售,正熱情拉攏遊客。

客人看了眼門頭的招牌,轉身就走。

中分頭有些泄氣,懶洋洋靠在門口。

玻璃門上貼著招聘資訊。

“招聘銷售,待遇從優,有意者麵談。”

靳子旭觀望一陣,心裡便有了數。

“請問,哪位是老闆?”

中分頭見靳子旭不像買電腦的,有些冷漠。

“找老闆啥事?”

“我是來應聘的。”

“最裡麵坐著呢。”

說完,不再理會靳子旭。

老闆看起來30多歲。

戴著眼鏡,身材不高,偏瘦,目光炯炯有神。

坐在角落的洽談桌旁,寫著招聘啟事。

與門口不同的是,這份招聘找的是售後技術。

“你好,我來應聘。”靳子旭說道。

“以前乾過這行嗎?”

老闆眼角微提,瞥了下靳子旭,便繼續寫招聘。

“冇乾過。”

靳子旭故意把自己說成小白。

“不好意思,我們要找有經驗的人。”

這次,老闆眼皮都冇抬。

靳子旭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能不能讓我試一下?”

老闆放下手裡的筆,抬頭看著他。

靳子旭穿著史津送的毛領夾克。

陽光朝氣,人帥且白,180的身高,形象相當可以。

今天海馬大廈開業,客流量很多,也確實需要人手。

老闆略做思考:

“好吧,給你三天時間證明自己,提前說好,不管飯。”

在那個年代,月薪基礎上,管午飯是華開鎮招聘標配。

遇到僧多粥少時,有些公司為了節約成本,會主動提出把午飯砍掉。

而新人出於競爭壓力,有時也會放棄免費午飯的福利。

靳子旭微微一笑,搖搖頭:

“不用三天!”

他伸出三根手指。

老闆不解:“你的意思是,三個小時?”

“不,三分鐘!”

靳子旭拿起報價單,隻見上麵寫著:狀元電腦。

在老闆滿臉疑惑中,靳子旭走到門口。

“南來的,北往的,看一看啦,狀元電腦特價酬賓!”

“求財的,升遷的,狀元電腦助您一路長虹!孩子求學,望子成龍,狀元電腦保您高歌猛進!”

在靳子旭的吆喝下,果然有幾批顧客陸續走進店。

中分頭見狀,立刻迎上,把客人截走,自己談了起來。

靳子旭也不生氣,任由中分頭去談。

他要的是人氣。

順便試試中分頭的含金量。

不過,客人跟中分頭聊不了幾句,便搖著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