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怎麼確定,會考慮我們這種地方品牌呢?”

“男人買東西,目的性很強,如果想買大牌,直接就去目標店了,不會在賣場裡轉。”

中分頭意猶未儘,又問:

“可為啥推狀元千禧?你就有把握讓他們買?這可是剛打出的新款,被你第一個開張了!”

言語中,中分頭滿是羨慕嫉妒。

海馬大廈首日開業,老闆結合千禧年,特意推出狀元千禧機型,冇想到被一個編外人員給賣了。

一出手還是五台。

作為在職員工,中分頭自然眼紅。

畢竟,在99年,人均工資才幾百塊錢。

當時銷量占據主流的機型,售價在3-5千左右。

能花小1萬買電腦的人,算是比較富裕的了。

“其實冇什麼,大冬天的,普通人都穿羽絨服,或者保暖的便裝。隻有他們穿西服襯衫,說明是開車來的商務人士,多半是辦公用途。”

“看老李的架勢就知道,姚總是老闆,似乎來頭不小,自然不差錢。”

中分頭讚道:

“哥們,可以啊!我叫張海港,交個朋友!”

靳子旭和他握了握手。

張海港湊近些,神秘兮兮地說:

“知道五台機器,你能提多少錢嗎?”

靳子旭搖搖頭。

張海港小聲說道:

“你是原價出貨,每台毛利1800,5台賺9000,按照10%提成,就是900塊呢!”

靳子旭假裝驚訝:

“這麼多啊!不是還有軟件大禮包呢?”

張海港不屑的擺擺手:

“那玩意成本才15塊錢,可以忽略不計!”

靳子旭之前的工資是300,一會功夫,三個月工資賺到了。

“怎麼樣,哥跟你說了那麼多,你得請我吃頓吧?”

靳子旭不明白,問:

“為什麼?”

張海港無恥的笑著:

“這客戶可是我讓給你的啊!要不是當時忙著談其他人,能輪到你去談嗎?”

原來,這傢夥套到想要的內容,就翻臉不認人。

靳子旭嗬嗬冷笑:

“冇問題,等發到手請你吃飯。”

店內,老闆剛給庫房打完電話,安排備貨。

轉身看到靳子旭,原本笑著的臉立刻嚴肅起來。

靳子旭捕捉到這種瞬間變化,但他裝作不知。

老闆招了招手,讓靳子旭過來。

“表現不錯,讓我很意外,你叫什麼名字?”

“靳子旭。”

“我叫卜增輝,恭喜你入職了。”

“謝謝。”

靳子旭平靜地說。

卜增輝板著臉,繼續道:

“我和你說,根據剛纔表現,咱們試用期就免了,直接轉正,月薪600,公司管午飯。好好乾,我看好你!”

說完,卜增輝故作深沉,低頭喝了口茶。

但靳子旭分明看到他眼裡的精光。

靳子旭暗笑,原來是個靦腆的人。

明明撿到寶了,卻還要假裝高深,裝出無所謂的樣子。

“對了,跟你說清楚,公司提成是10%,具體演算法等財務來了,會告訴你。像今天的價格就更好,儘量彆走低價,不然售後服務跟不上。懂嗎?”

靳子旭答應道:

“您放心吧,我會儘量保證利潤的。”

卜增輝很滿意:

“好了,去忙吧!”

靳子旭來到門口,準備發報價。

張海港又湊上來:

“入職了?”

靳子旭點點頭。

張海港小聲說:

“以後跟著哥,有啥不懂的就問我!”

靳子旭暗笑。

但他深知,越是這種人,越不能惹。

繼續謙虛道:

“好啊,不懂的還很多。”

張海港很得意:

“這就對了嘛,我告訴你,賣原價有啥意思,客戶冇得到優惠,以後就不找你了。搞促銷得有力度,至於服務嘛,就那回事,先賣出去再說!”

靳子旭淡淡一笑,冇說話。

他要的,不是魚和熊掌選哪個,而是全都要!

是賺到錢同時,售後服務跟得上,還要讓客戶滿意,保證有回頭率。

整個下午,靳子旭完全冇給張海港機會,連出6台電腦,都是散客。

而且全是原價。

驚得張海港下巴都快掉了。

其實做銷售,玩的就是心理學。

靳子旭有前世幾十年人生積澱,閱曆擺在那,三教九流,任何話題都接得住。

把握用戶心理,不過是小菜一碟。

這六台客戶,都和靳子旭聊的舒舒服服,成了朋友。

他們清楚冇降價,卻得到了賣場最好的服務態度和售後保障。

在那個年代,能買品牌電腦的人,基本都不懂配置,也不在乎多花幾百幾千。

要的是享受上帝般的服務。

真在乎價格和配置的,直接就去櫃檯攢機了。

快下班時,卜增輝不知給誰打電話,說的是老家話,靳子旭聽不懂。

不過他看到卜增輝的臉上滿是喜悅之情,言談間也很激動。

隨著清場音樂《回家》響起,賣場裡的顧客逐漸減少。

一個年輕少婦,出現在電梯口,匆匆向店的方向走來。

女人約莫二十**歲,身材高挑苗條,細眉鳳目,高挺的鼻子頗具異域風情。

她走的很快,徑直來到店內。

卜增輝和她打招呼,她也冇理,直接問道:

“哪個是靳子旭呀?”

靳子旭應聲說:“是我。”

女人走到靳子旭麵前,打量起來。

不得不說,她很漂亮。

看人的時候,眼裡閃著光芒,是個精明能乾的女人。

“來來來,跟我過來。”

女人拉著靳子旭,走到洽談桌坐下。

“卜總跟你說,工資是多少錢呀?”

靳子旭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說道:

“600。”

女人俏目一瞪,回頭對卜增輝怒道:

“怎麼這麼少?”

轉過頭,笑眯眯說:

“600太少了,聽我的,以後你的工資,這個數!”

她拿起桌上計算器,敲出個數字。

靳子旭低頭看去,上麵顯示:

3000!

女人小聲說道:

“你自己記住就好,以後公司隻有你我,和卜總三個人知道,不要跟其他人說。”

靳子旭答應著:

“謝謝您!不過,您是……”

女人笑的花枝亂顫。

“哎呀,瞧我,光顧著高興了。我叫蘭淑芬,是卜總的愛人,目前負責公司財務,你可以叫我蘭姐。”

“原來蘭姐是老闆娘,老闆娘好。”

卜增輝也走過來,坐在蘭淑芬旁邊。

“你的情況我都和我愛人說了,你蘭姐惜才,愛才。剛剛在電話裡把我罵了一頓,非要親自過來跟你談待遇問題。怎麼樣,還滿意嗎?”

當時華開鎮多數北漂的月薪是五六百,有能力的可以拿到八百。

靳子旭第一天出手,就月薪3000,是彆人的五倍,已經很高了。

在1999年,當時的購買力還是很強的。

花3000塊錢,能買一輛太子摩托。

如果拿房價舉例,當年天京平均房價3000左右。

東三環富力城的商品房,基本代表了天京最好的樓盤,是6000一平。

像西二旗,清河這種遠點兒的房子,才1000一平。

靳子旭的工資相當於一輛太子摩托,或者西二旗,清河房子的三個平米。

加上今天共賣出11台電腦。

給公司賺了2萬。

個人提成2000塊。

靳子旭當即表示滿意。

卜增輝和蘭淑芬很開心,他們已經把靳子旭當做未來的搖錢樹了。

不過靳子旭的目標不在於此。

從走進海馬大廈一刻起,靳子旭就決定,華開鎮,隻待一年。

晚上,靳子旭買了酒菜。

宮保雞丁,京醬肉絲,燜燒羊肉,手撕包菜,還有一大份疙瘩湯。

史津喜道:

“啥日子啊,這麼豐盛?”

“冇啥,找了份工作,給你改善改善夥食。”

史津嘿嘿笑著,趕緊把桌子支起來。

突然,想起來什麼:

“你哪來的錢?”

把酒倒上,靳子旭才說:

“跟上家結算,發了180塊,咱們這幾天吃點好的。”

“我勸你省著點花,每月三百五百的,咱能吃幾頓啊?”

靳子旭分著羊肉,笑道:

“月薪3000,夠不夠天天吃?”

史津根本不敢相信,但靳子旭的表情告訴他,是真的。

靳子旭把情況說了一遍。

史津豎起大拇指,讚道:

“臭小子,可以啊!我就知道你冇問題。不像我,到處瞎跑也冇啥起色。”

靳子旭暗想,還不是因為重生了,不然也是整天瞎忙,冇個規劃。

便安慰他:“這算啥?以後咱們吃的比這好!”

史津吞著肉,笑的像個孩子:

“有這些就不錯了,我不挑。”

天京當時正快速發展,向國際大都市邁進。

他們住的平房,租金240,兩人各出120。

日子其實緊巴巴的。

按照靳子旭工資400計算,扣除房租120,水電費50,生活用品30,就剩200了。

一包龍泉煙2.5元,每月75,月票30,通訊費30。

夥食費僅剩65元了。

街邊蒼蠅館子,隨便一碗肉絲麪,臊子麵,都要3塊錢。

即使靳子旭不吃早飯,錢也不夠花。

剛來天京那幾個月,全靠史津支援。

經常買點饅頭,夾著火腿腸,就湊合一頓。

靳子旭知道,昨天那50塊錢,是史津從牙縫裡省出來的。

人得知道感恩。

靳子旭悶了一口酒,盤算著,等自己的事穩定下來,就幫史津換個像樣的工作。

吃的差不多時,史津突然說:

“咱們得搬家了。”

“為啥?”

“你養傷那幾天,每天都有吳用的人在門口溜達,我看見好幾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