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到包廂外,躺了一地的人影,頭皮發麻!

王遠洋的眼角不停抽搐,他知道李凡有點身手,卻冇想到李凡強到了這種地步!

黑龍忽然站起來,“有點意思,難怪虎爺會讓我來幫王少殺你。”

眾大少滿臉振奮,“黑龍!我們怎麼把黑龍忘了!”

“黑龍,你趕緊拿下這小子!他動我們的人,還敢挑釁我們,必須打斷他的四肢!”

王遠洋忍不住大笑起身,“土包子啊土包子,你這波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聽說過黑龍嗎?他是虎爺座下的最強者!練武至高深處,真正跨入了武者層次的存在!你再強,在他麵前也隻是螻蟻!”

“啪!”一聲悶響。

龍戰忽然現身,一隻手將黑龍按在地麵!

李凡歪歪頭,憨笑道:“這就是王少你的依仗嗎?”

王遠洋臉色大變,“不算!不算!這人是偷襲,有本事你讓他放開黑龍,再來一次?!”

黑龍顫抖的聲音忽然響起,“王少,我不是這個人的對手……準確來說,一百個我在這裡,也敵不過眼前之人……”

眾大少,膽寒!

龍戰這時輕笑一聲,“你這人還有點自知之明,可惜你得罪了少主。”

“哢嚓!”黑龍死。

王遠洋頓時雙腿一軟,癱倒在地。他的褲襠濕漉漉,已然被嚇尿!

李凡冇有在乎王遠洋的失態,他一步步走向王遠洋,“王少,回答我幾個問題,你應該冇意見吧?”

王遠洋滿臉驚恐,“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隻要你不殺我!”

李凡取出從李家老宅得到的銅片,“這塊銅片,究竟是什麼?是不是跟當年的李家有關?李家滅門慘案,你又知道多少?”

王遠洋目光一閃,隨後他大笑起來,“李家?我知道了,你是李家餘孽對不對!”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江家跟當年的李家有關係,所以我才一直打壓江家。冇想到你這李家餘孽,竟然真的找上了江心語!”

李凡一步跨到王遠洋麪前,一隻手死死扼住王遠洋脖子,“我不喜歡李家餘孽這四個字!”

王遠洋毫不在乎,“李家餘孽,你等著吧,你會死的!”

“你回來的訊息,很快就會被那些人知道!到時候你就會下來陪我!”

李凡意識到不對,抓起旁邊一塊布塞向王遠洋嘴巴。

遲了。

王遠洋咬斷了自己舌頭,嘴角不停溢位鮮血,生命氣息不停衰落。

臨死之際,王遠洋看李凡的眼神帶著怨恨,帶著得意。

“晦氣。”李凡嫌棄的將王遠洋丟在地麵。

他有辦法將王遠洋從鬼門關拉回來,但冇了舌頭的王遠洋……不值得他浪費精力。

“噗通。”一聲悶響忽然響起!

一位大少跪在李凡麵前,“先生,不,爺爺!我知道你手裡的銅片是什麼!王遠洋回答不了的問題,我可以回答!”

“隻求……隻求爺爺饒我一命!”

李凡臉上露出憨笑,“你放心吧,我這人最信守承諾了,說好了不殺你,就絕不會把你怎麼樣。”

……

半個小時後。

虎堂!

虎爺一臉陰沉坐在首位,“黑龍死了?!黑龍為什麼會死!他可是我手裡的王牌!”

“該死!馬上召集所有兄弟!我要為黑龍複仇!”

……

王家!

王家家主王萬鼎,看著眼前的王遠洋屍體,眼淚橫流,“我兒,為父剛給你綁了十個極品女人回來,你怎麼就!”

他將茶杯砸在門口的護衛身上,“傳令下去,通知江家,一天內交出殺我兒子的凶手!”

“再聯絡另外幾家也死了人的豪門,讓他們一起給江家施壓!”

……

江家!

江紅顏滿臉委屈坐在大廳,大廳裡滿是江家高層。

江紅顏委屈道:“二伯,各位族老,事情就是這樣……江心語她實在太過分了!請你們出手,製裁她這個江家叛徒!”

“啪!”一聲悶響!

二伯江遠海一巴掌拍在桌麵,嗬斥道:“夠了!江紅顏,我早就說過,不要打心語位置的主意!大哥臨終前的遺願,不是我們可以違背的!”

二嬸丁嬌蘭道:“說的冇錯,心語出車禍,你們不去看望她,甚至不讓我們過去。現在又惦記她的總裁位置,那個孩子該多傷心啊。”

眾族老緊隨其後發表意見,除去跟著江紅顏去了江氏藥業的幾位族老,其他人都支援江心語繼續擔任總裁。

江紅顏父女見狀,頓時滿臉憤恨!

“叮鈴鈴。”江遠峰的電話響。

“什麼!?王家聯合數家豪門,向我江家施壓?而且王遠洋他們都出事了?!”

電話掛斷,江遠峰得意的看著江遠海等人,“二哥,各位族老,你們應該也收到訊息了吧?”

“實話告訴你們吧,動手的就是江心語那個貼身保鏢!江心語已經背叛江家,意圖將我們推入萬丈深淵!”

江遠海等人歎氣,“你想怎麼做?”

“馬上帶人跟我去江氏藥業!這件事絕不能拖延!”

離開江家,江紅顏父女眼神快意,“江心語,終究還是完了!江家,該輪到我們執掌了!”

……

李凡坐在路邊一家大排檔,這傢夥正滿臉無語的看著劉雨柔,“大美女,這就是你所謂的,請我吃大餐?”

一個小時前,他剛得到想要的訊息,就接到了劉雨柔的電話。

將龍戰姐妹留下,料理王遠洋的幾位狐朋狗友,李凡抱著蹭大餐的心思找到劉雨柔。

劉雨柔嫣然一笑,“哎呀,小英雄你彆介意嘛。我這不還冇發工資,又想見你,隻能帶你來這了嘛。”

李凡一臉警惕看著劉雨柔,“你該不會喜歡上我了吧?美女,我雖然是鐵頭村村草,但你也不至於這麼膚淺吧!”

劉雨柔笑意更濃,“可小英雄,我就是個膚淺的人啊~”

“你喜歡我哪點?我改!大不了,我再為你化解一次血光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