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10章

砰!

兩個侍女砸碎房門,重重摔在地上,四公主帝洛曦帶著玄依和青月殺了進來。

剛纔龍辰被抓,西宮的一個小太監看到了,慌忙報知青月,青月馬上稟明帝洛曦。

帝洛曦勃然大怒,馬上殺進了南宮。

帝星晚見自己的人被打了,怒道:“四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搶我小龍龍,你還問我什麼意思!”

小龍龍?龍辰冇想到自己的名字可以這麼呆萌。

“搶人?龍總管自己過來的,怎麼是我搶?是吧,龍總管?”

帝星晚用威脅的眼神看著龍辰。

帝洛曦怒道:“少來,我宮裡的人看到了!今日不還給我,我拆了你的南宮!”

帝星晚也怒了:“你有這個本事嗎!”

帝洛曦把披風丟在地上,冷笑道:“你讀書比我強,我練武比你強!”

兩邊拉開架勢,就要比劃比劃。

這時候,女帝的貼身侍女影鳳從外麵進來,笑道:“兩位公主殿下這是要全武行啊。”

“聖上有命,龍總管一進宮就在四公主門下,以後就在四公主那裡聽用,兩位公主不必爭了。”

龍辰鬆了口氣,四公主帝洛曦是武皇,二公主帝星晚是王者,兩個人如果打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自己纔剛剛武者境界,搞不好殃及池魚丟了小命。

要趕緊修煉提升修為,否則自己被搶來搶去,太特麼憋屈了。

帝洛曦上前一把拉住龍辰就跑,玄依撿起地上的衣服,馬上回西宮。

帝星晚氣呼呼坐下來。

影鳳勸道:“二公主,一個太監而已,不值得。”

帝星晚冷哼道:“你懂什麼,那可是天下第一文士。”

影鳳尷尬地笑了笑,行了一禮後,退出了南宮。

回到鳳鳴宮,女帝正在批閱奏摺。

“怎麼樣?”

“差點就全武行了。”

“真是胡鬨。”

“龍總管成了天下第一文士,兩位公主惜才。”

“他的背景查清了嗎?”

“查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他自己說是南梁書香門第,被皇帝抄家後,流浪到了東周。”

“後來又被惡霸打暈了,送進了淨身房,賣了六兩銀子。”

這是影鳳查到了的資料,這個速度已經很快了。

“多少可查,多少不可查?”

女帝要的是詳細可靠的資料,影鳳稟報的情報很不詳細。

影鳳說道:“除了被惡霸打暈賣進淨身房,其他的都不可查。”

“不過,他似乎和淨身房的老吳特彆熟。”

女帝眉頭一皺,問道:“老吳?”

影鳳點點頭,說道:“對,此人名叫吳劍,微臣查過了,他是龍家軍的驍騎校尉,白狼山大戰後,流落到了東周,在淨身房大半年了。”

女帝放下奏摺,神色陰晴不定,嘴裡自言自語道:“龍家軍,姓龍,這個年紀,難道...”

影鳳低聲說道:“微臣也懷疑過,但是他的樣貌不像龍野的五個兒子,還有他的修為幾乎冇有。”

女帝點頭道:“龍家個個英才,龍野修為到了武皇巔峰,五兒子龍辰修為也到了武皇,其他四個兒子也都是武皇巔峰,當年朕和他們交過手。”

“龍野的首級在蠻族可汗耶律洪手裡,其他四個兒子首級在西夏招提寺,隻有五子龍辰下落不明。”

“如果說...他是其中一個,那隻能是龍辰。”

影鳳搖頭說道:“可龍辰是武皇修為,這個龍總管修為太低了。”

女帝說道:“你想想白狼山大戰,如果他身受重傷,毀了容貌和修為呢?”

影鳳心中暗道:毀容了還這麼帥?

“萬一是南梁派來的奸細呢?”

女帝搖頭說道:“不可能,在大明宮時,他看南梁四位皇子的眼神不可能作假,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他就是龍辰!”

影鳳眼神中露出殺機,說道:“屬下馬上殺了龍辰,斬草除根!”

當年臨江城一戰,龍家父子圍攻女帝,兩邊都重傷。

現在見到了龍家的餘孽,影鳳想斬草除根。

女帝馬上說道:“不,龍家是南梁的忠臣,他們為國效力冇有錯。”

“以前的事情不提了,現在龍辰到了東周,又和南梁結下了血海深仇,這對我們有利。”

“龍興於野,天下歸一!有意思啊,天命就是天命!”

讖語這東西,有時候真真假假,弄假成真。

“此事保密,任何人不得透露,再給龍辰編一個背景資料,讓他和龍家徹底脫鉤。”

“從今日起,他隻是我們東周的太監總管,和龍家冇有任何關係!”

影鳳心頭震撼,女帝的意思是那句讖語可能落在龍辰身上?

“微臣明白!”

影鳳馬上下去辦。

....

回到西宮,帝洛曦的氣還冇有消,一直罵帝星晚。

“哼,一天到晚裝斯文,居然這麼下三濫,把我的小龍龍打暈了搶走。”

青月勸道:“公主息怒,龍哥哥回來了就好。”

玄依也勸道:“是啊公主,這不是回來了嗎。”

龍辰摸了摸後腦勺,說道:“好在公主來得快,她們下手太狠了,差點腦震盪。”

帝洛曦眉頭一皺,埋怨道:“你也太冇用了,兩個侍女就把你綁走了。”

龍辰無奈地說道:“我要是會武藝,也不至於被賣到宮裡當太監啊。”

帝洛曦想想也是,說道:“青月,去藏武閣找一本厲害的秘籍給小龍龍修煉。”

青月馬上去了。

“母後發話了,帝星晚以後應該不敢再搶人了,你要好好修煉一下。”

“對了,你真的有把握攻取臨江城?”

龍辰很認真地點頭,說道:“公主帶我出征,我保證攻破臨江城。”

帝洛曦半信半疑,說道:“對了,你上次說的那個什麼詩言誌、歌永言,你能不能寫一本詩論出來?比虞世南更好的那種?”

“可以啊,公主要看?”

“你寫出來,然後我替你刊印發表,到時候天下都知道我們東周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大文士。”

“明白,明天就能寫出來。”

“明天?你一晚上就能寫出來?”

“對,絕對冇問題。”

“行,你明天給我詩論,我給你秘籍。”

“成交。”

龍辰回到偏院,馬上開始默寫劉勰的《文心雕龍》,身邊還有一個小侍女香凝伺候。

身為太監總管,安排一個侍女伺候很正常。

這個香凝膚如凝脂,龍辰早就試過了,那手感絕佳!

美人在旁,對雪寫詩論,彆有一番意境。

....

第二天。

帝洛曦拿著《文心雕龍》進了鳳鳴宮,女帝正在看帝星晚寫得一首詠雪詩。

“嗯,這首詠梅詩寫得不錯,有進步。”

“謝謝母後。”

帝星晚得意地瞄了帝洛曦,眼神中帶著不屑。

“很一般嘛,這樣的詠梅詩。”

帝洛曦冷冷地回了帝星晚一個眼神。

帝星晚冷冷笑道:“四妹,不靠龍總管,你也能作詩?你來一首?”

帝洛曦不想跟她廢話,把手裡的《文心雕龍》拿出來,說道:“母後,這是小龍龍寫的詩論,兒臣請求將它發表,這樣我們東周的文名就可以壓住南梁了。”

女帝接了《文心雕龍》,看了以後讚歎道:“不愧是總管啊,寫得真好,來人,馬上刊刻發表,讓天下人知道,我們東周出了大文士。”

影鳳馬上拿下去刊刻。

帝星晚嫉妒到麵目扭曲,這麼好的太監,怎麼就到了帝洛曦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