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遠挑了挑眉,這美女叫仇非。

雖然長得好,但業務水平一般。

所以平時也就負責給公司其他人,跑跑腿,乾些雜事。

這種人才,不正是自己需要的嗎?

當即同意道:“你也可以來。”

“啊真的嗎?那我工資是不是和盧嘉一樣?”仇非興奮的瞪大眼睛。

很快,仇非也收到3萬元。

“張總您真帥。”

以後我一定乖乖聽話。

讓我乾什麼都行,仇非撒嬌的拉著張遠胳膊。

“這張遠這麼豪?”

“我也想去,張總能不能收下我?”

“我也去。”

辦公室瞬間沸騰了,一群人擠在張遠周圍,各種討好。

“可以!一萬底薪,五險一金...”

張遠咧嘴笑道。

周胖子為了滿足自己私慾。

招的大多都是美女花瓶。

至於能力較強的。

張遠一個都冇敢要。

如果收下他們,搞不好真能賺錢。

可惜自己目的是虧錢。

笑著說道:“我還趕著去李總那裡,趕緊走吧。”

這麼多美女被張遠帶走。

周富貴如同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王亮捏緊拳頭。

心中詛咒張遠公司一定會倒閉的。

八個美女走在街上,如同一道亮麗風景線。

所謂同行是冤家,在周胖子指示下。

張遠打探過幾百次,可以說的上很熟。

不是因為李總家裡有人生病。

他絕對捨不得轉租。

“李總你好,剛剛電話裡和你溝通過。”張遠伸手出說道。

“張總,你好,你好。”看到這人如此年輕,”

李江心裡不免有些輕視,和失望。

投資行業不景氣,導致自己釋出了一個月訊息。

來詢問的人也寥寥無幾。

有願意接的價錢也壓的很低。

“李總,我看你合同上租金20萬一月,現在還剩6個多月。”

“押金是二十萬,我直接付你一百五十萬,現在交接吧。”

張遠看完合同,覺得冇有問題,直接拍板。

李江眼睛一亮,冇想到這個年輕人,不止冇有壓價。

反而多給了十萬,趕緊點頭同意。

簽好字後。

李江看著陸續進來的一票美女。

眼睛都要凸出來了。

自嘲一笑。

“原來是個富二代,怪不得,怪不得。”

三百多平的辦公區,一應俱全。

讓張遠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花錢。

看著辦公桌,椅子。

決定重置辦,把這120萬統統花出去。

“請宿主立刻停止違規操作,本次置辦不能超過二十萬。”

張遠無奈對著盧嘉說道:

“這些座椅都已經破舊了,這裡是二十萬。”

“你們需要什麼,一併采買,一定要把錢花完,一分都不能剩下。”

“謝謝張總,張總帥氣。”

一群鶯鶯燕燕,嗲聲嗲氣的喊道。

忙碌一下午,看著煥然一新的辦公區。

張遠滿意的點點頭。

“張總,咱們要不要開個會,製定一下發展計劃?”

盧嘉小心翼翼的說道。

張遠想想也對,便同意了。

會議室。

盧嘉問道:“咱們公司是不是要先招個財務?”

“對對,就像今天采買一樣,還要一筆單子一筆單子覈對。”

張遠笑著說道:“咱們這麼多人,還需要招財務?”

常言財務做得好,公司倒不了。

一個好的財務。

足以讓一個公司迅速起飛。

幾女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不敢接話。

盧嘉小聲說道:

“這麼專業的事情,我們都不會啊,我連帳都算不明白。”

張遠眼睛一亮。

這太好了。

“財務就指定盧嘉當了!”張遠一錘定音。

“啊?張總,我經常算錯賬,自己的收支,都需要藉助計算器。”

“這我不行啊。”盧嘉臉色一變,慌亂不已。

“就你了!我希望你能成長,我很看好你。”張遠麵帶微笑。

“我會努力的。”盧嘉深怕被開除,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前台就交給仇非。”張遠想了想,還是把最漂亮的仇非放到前台。

畢竟長得漂亮也是優勢。

萬一拉點靠譜的投資來。

豈不是得不償失?

仇非也點點頭。

她知道自己業務能力不行,前台這個職位正好適合。

“那我們公司,主要投資哪個行業?”

“我覺得股票好,雖然有風險,但咱們畢竟都操盤過,有經驗。”

“投資廣告是最穩妥的,我們手上都有資源。”

“冇錯!中小企業急需曝光,我們可以利用我們資源,幫他們推廣。”

“對,冇錯,然後資源整合,向廣告界邁進。”

為了能留在公司,幾女絞儘腦汁證明自己價值。

七嘴八舌下,竟然真的整合出一個靠譜方案。

張遠直呼好傢夥!

“說好的花瓶呢?”

“這就是被畫餅的感覺嗎?”

“我竟然心動了!”

“這該死的誘惑力。”

“痛!太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