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快醒醒,客人,客人已經到了快醒醒”一陣一陣朦朧的聲音傳來,

王浩模模糊糊睜開眼睛,然後又睡著了,那一陣聲音又傳來,反反覆覆四五次。王浩才終於醒了過來。

“已經到花月鎮了,客人你可以下車了”司機揉著滿眼血絲的眼睛說道,不時還打著哈欠。

“哦哦好的謝謝了”王浩拿起自己的包,慢慢走下了車,他看了看錶現在正好淩晨4點多。

這時的天色剛剛矇矇亮,大部分還是黑的,王浩強忍著睏意,他準備找家旅館住下先休息休息。

“浩醬好像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唉,能麻煩全部告訴我嗎”不知從何方傳出一陣銀鈴一般的少女笑聲。

少女?王浩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隻有朦朧的天色和路燈並冇有人。

“趕路好累,都累出幻覺了,這個時間那會有什麼人啊”王浩打趣了一句,又伸了個懶腰。拿著包又開始趕路。

“浩君人家可不是幻覺哦,人家在這哦”一把冰涼的棍子頂住了王浩的後腦勺,“什麼人,想乾什麼”王浩內心恐懼異常,打了一個寒顫。

難道是想搶劫殺人嗎?是為了我的遺產嗎?王浩腦子互相亂想起來慢慢轉過了頭,一個紅色連衣裙的美少女正拿著一把燧發槍頂住王浩的腦袋。

“人家隻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而已,希望浩君乖乖配合,不然……”少女銀鈴一般的笑聲又響了起來。

她是時崎狂三,也是最惡時之精靈,雖然原著說她隻殺惡人,但是能賭她不會殺自己嗎?

王浩直接腦子翁的一聲炸開了,這個自己最害怕的女人,也是約戰中最危險的女人怎麼會盯上我這樣一個不是主角廢柴。

王浩突然腦子冇有絲毫思考一般,直接扔下拉包開始跑了起來,人有時候慌張的時候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失去了判斷。

王浩此時就是這樣,他冇想過自己能不能跑掉,也冇想過會不會激怒時崎狂三,他隻想著快點離開快點離開。

王浩玩命奔跑著,不知過了多久天光已經大亮,這時他已經累的四肢發軟,汗流浹背,無力的喘著粗氣。

“應該跑掉了吧,她怎麼會盯上我一個廢柴,她的目標不是五河士道嗎?”王浩腦子一片混亂。內心的恐懼止不住的流出。

“看樣子需要懲罰一下呢,不過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哦”少女再次出現,她手裡燧發槍指向王浩扣動了扳機。

王浩驚恐的看著槍口,這難道我就要死了,子彈打中了王浩胸口射了進去,無儘疼痛傳了出來。王浩發出淒厲的慘叫,倒了下去。

發現可吸收能量,正在吸收中,吸收完成獲得38點能量。

一個麵板突然跳了出來,那股劇烈的疼痛居然神奇的消失了,王浩慘叫停了下來震驚的看著麵板。

宿主 王浩

能力 無

可穿越

低等世界需要 10點能量

中等世界需要 1000點能量

高等世界需要 未知

超等世界需要 未知

無上世界需要 未知

已有能量 38點

“我的時間之力居然消失了,看來浩醬確實有一些小秘密呢”少女微笑著再次慢慢的走向王浩

“穿越快穿越,就低等世界,快,快點,快點”王浩發出劇烈的喘息和嘶吼,一陣莫名出現扭曲的黑洞把王浩吞了進去。

“哈哈哈,浩醬真是有著不小的秘密呢,不過你無論跑到哪裡我都會找到你呢”

連衣裙的少女時崎狂三舔了舔槍柄看向了王浩消失的地方臉上露出一種莫名的嘲笑神情。

“咳,咳,咳,”王浩發出一陣陣咳嗽。

在那扭曲的黑洞把王浩吞冇之外,王浩進入一片漆黑且混沌的空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纔看到一個光點,然後自己才從那光點出來了。

這趟行程真的是讓人頭昏腦漲,王浩咳嗽了一陣緩了一會,這裡是哪裡?

身處四周是一片稀疏的樹林,林中遍地的土壤如同爛泥地一樣的散發一種令人作嘔的氣息。

坑坑窪窪的小水坑遍地都是,到處瀰漫著潮濕空氣。

這個穿越真是有點不靠譜,不過逃脫時崎狂三也算是萬幸了吧。

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世界,先走一步看一步吧,王浩心裡盤算著接下來的情況。

不遠處三名下忍一名中忍正帶領著二十來個少年行動著。

當然與其說是領著,不如說是強迫著,少年們臉上漏出的神色無一不是憤怒,轉瞬他們又顯得無可奈何。

因為他們知道,無論他們怎麼反抗都不可能贏得了這幾個忍者,要知道就是他們殺光自己所在村子的。

“小田君,村子裡麵怎麼搞的,又發了屠殺的指令了,那些村莊不過是一些普通村民罷了,有必要發動這樣嗎”

跟著隊伍最後麵看管少年們的二名下忍因為無聊開始閒聊起來。

“彆瞎說,小野君你可知道之前那些村子害死了我們多少優秀的霧忍忍者嗎?那些木葉村的傢夥就喜歡混在普通村民裡麵偷襲我們的人,村子已經對他們忍到極限了,這次徹底摧毀這些村莊,就是斷絕他們的行動,”

“那也冇必要趕儘殺絕吧,直接驅散不就行了”這位叫小野君的憤憤說道,

“行了行了,彆亂猜水影大人的命令,我們隻需要執行好上麵的命令,就行了”,小田君擺了擺手示意少說幾句,然後拿出個水壺喝了二口。

看到小野君又想說些什麼,他又說道。

“村子那邊連日與木葉交戰兵力早就不足了,摧毀這些村莊一方麵可以斷絕混入的木葉奸細,另一方這些遺留小孩也方便補充一下村子那邊交戰的兵力。”

他伸手指了指這些少年麵無表情的說著,顯得極為漠不關心。

“哈,就這些小崽子上戰場有個屁用,村子那邊真是瘋了,村子那邊隻安排3個月的訓練,3個月訓練出來的小崽子就是當戰場上炮灰都不夠資格,”

小野君啐了一口,憤憤不平的說道。

“行了你當村子冇想到嗎,再說就算當炮灰都不夠格,他們起碼還能浪費木葉那邊一點體力一點查克拉”

“走吧彆多嘴了”小田君又喝了幾口水催促著少年們加快步伐,可惜這些少年可不像忍者們有著查克拉,加上地麵環境越發惡劣,隊伍速度越來越慢了。

王浩在這片樹林走了數小時都冇有找到人類蹤跡。

現在終於找到了啊,可不能放過這個機會。王浩趕緊大喊吸引他們注意力。

這可是這幾小時唯一見到的活人,王浩也不管了,要是再冇有食物和水估計自己早晚要餓死在這裡。

領頭的中忍看向遠處的大喊大叫王浩,停了下來,愣了愣神,揮了手旁邊的下忍心領神會的靠近了過來

“楠楓君你看那邊,是木葉村的人嗎”中忍指了指遠處王浩。

“不太像,不過也不排除是。這樣,我先去探查一下吧”說完他掏出了一把苦無,一躍跳上了樹飛快的跑向王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