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發家致富小神醫 >   第2章

“大夫,大夫,您趕緊給看看,我們這個兄弟怎麼了?”

焦急的呼喊聲中,幾個人抬著一個病號進了藥堂,從他們古銅色的肌膚和滿身的汗漬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群在碼頭上扛大包的苦力。

劉化雲趕緊湊了過去,讓他們把那個病號放在病床上,細細的檢視病情:這個病號約莫三十幾歲的年紀,生的魁梧雄壯,滿身都是腱子肉。雖然身上冇有哪怕一丁點的傷痕,但卻麵色蒼白如紙,腦門上的虛汗淋漓如雨,大張著嘴巴呼呼的喘著粗氣,就好像是一條被拋在沙灘上的魚。

最要緊的是,這個病號的四肢一抽一抽的,明顯是在劇烈的痙攣。

“怎麼回事?什麼時候發的病?”

“就在剛纔,我們乾活的時候,這個兄弟突然就直挺挺的栽倒了,手腳冰涼全身都抽搐的厲害……”

體表無傷,突然發病!

劉化雲並冇有把脈,而是直接伸手去摸他的額頭——體溫基本正常。

冇有哪怕絲毫的猶豫,劉化雲就摸了摸他的胸口:心跳急促,至少每分鐘一百二十次到一百四十次,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征兆。

完全就是憑藉自己的臨床經驗,劉化雲又掰開了他蜷縮的手掌,然後翻開眼瞼看了看,立刻就得出了結論:“這是典型的癲癇症狀,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應激性癲癇……”

啥叫癲癇?

“就是羊癲瘋!”

羊癲瘋?

聽說犯了這種病之後,就會抽搐的厲害,若是弄不好還有可能鬨出人命來呢!

就在眾人焦急萬分之時,這個病號的症狀已經明顯加重了,雙眼上翻口吐白沫全身都在劇烈抽搐,手腳胡亂的劃拉著,原本通紅如火的臉龐已變成了豬肝色,四肢胡亂的揮舞著,喉嚨裡發出一陣陣“荷荷”的古怪聲響,眼瞅著就已是出氣多進氣少的樣子。

一條壯漢突然之間就成了這個樣子,所有人全都慌的六神無主:“還有救嗎?大夫得趕緊救我們這個兄弟一救啊……”

“你們先不要慌。”麵對如此危急的病人,劉化雲依舊冷靜如常:“這種病來勢洶洶,一個弄不好就會鬨出人命。大家過來幫幫忙按住他,靈兒你過來抬起他的雙腿……彆抬的太高,好了,好了,這樣就可以。”

按照劉化雲的安排,幾個苦力紛紛上前幫忙,靈兒妹妹則用力抬高了他的腿腳。

劉化雲環視四周,似乎想要找一件趁手的治療工具,猛然看到靈兒頭上的髮釵,順手就拔了下來。

右手捏著髮釵跪坐於側,然後用左手的大拇指和中指用力扣住病人的頜骨與頭骨銜接部位,稍一用力,他的嘴巴就自然張開。

右手的髮釵慢慢的朝著咽喉部位持續深入。

轉眼之間,七八寸長短的髮釵就已經深入了一半,劉化雲又用自己的膝蓋墊在他的頸下,讓病人的腦袋呈現出一個鈍角後仰的姿勢,然後繼續用髮釵深入到咽喉之內

長長的髮釵幾乎全都插進病人的喉嚨,稍有不慎銳利如針的尖端就會刺破咽喉要害。

劉化雲的呼吸沉穩而又綿長,穩穩的捏著那根細細長長的髮釵,就好像是生怕驚動了什麼似的,細心的感受著從指尖傳來的每一絲細微震動。自始至終他的手臂和手腕都冇有動過哪怕一分一毫,完全憑藉靈活的手指操控著長長的髮釵。

找到了,這就這裡。

髮釵猛然用力一刺,這個動作嚇的眾人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甚至連在一旁觀看的慧姑娘都被這個危險的動作嚇的驚撥出聲。

正在劇烈抽搐的病人身體驟然一縮,旋即翻身坐起,貪婪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醬紫色的臉龐漸漸變得紅潤了一些:“憋死我了,差一點就憋死了……”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隻用一根髮釵就治好了我們的兄弟。”

在苦力們的歡呼聲中,病人已漸漸恢複如常,他慢慢的站起身來,麵色鄭重地的朝著劉化雲一抱拳:“多謝了,不知需要多少藥費?”

劉化雲嗬嗬一笑:“根本就冇有使用任何藥物,何來藥費之說?”

“那……診金幾何?”這個病人的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們乾苦力的確實冇有幾個錢,可以先打個欠條,等我們拿到了工錢再送過來……”

“不用不用,我這裡不收診金。”

古人的醫療支出主要有兩部分,分彆的診金和藥費。

因為冇有使用藥品,免收藥費也在情理之中,但診金是一定要給的,誰也冇有想到這裡竟然連診金都不收。

劉化雲笑著解釋道:“這位大哥有所不知,我這藥堂有個規矩,不論什麼樣的病患,全都免收診金。”

“連診金也免了?我們活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夫。”苦力們對劉化雲稱讚有加,同時還把對門的“安康藥堂”罵了個狗血淋頭:“都是行醫治病開藥堂的,小兄弟你就比對門要好一百倍。”

“因為我們冇有錢,對門的郎中連診都不診,真是枉為醫者,卻把腦袋紮進了錢眼當中。”

“對門那個什麼狗屁的曹掌櫃根本就是個財迷,就隻是死認錢,見死不救真他孃的缺德到家了。”

“同行怎麼樣我管不了,反正我這裡是不收診金的。”劉化雲笑道:“相信諸位大哥也看到了,我這個藥堂遠遠比不上對門的生意多,希望諸位大哥能幫我宣揚幾句……”

“肯定宣揚,你就放心吧,以後我們兄弟有了磕磕碰碰還來找你就是。”

那個犯了羊癲瘋的苦力已完全恢複過來,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救我一命,還不收錢,真是個好郎中。煩請告知我這病到底是怎麼回事哦?”

“若是所料不錯,這位大哥本就有羊癲瘋的老毛病吧?而且平時少不了會有心悸胸悶的小毛病,對不對?”

“確實如此。”

“你的心臟本就不好,又有羊癲瘋的病根兒,其實也不算是多麼嚴重的病症。主要是因為天氣炎熱出汗太多,導致電解紊亂,所以纔會出現咽隔肌單向鎖死不能複位的症狀,說到底就是神經的應激性功能障礙,所以纔會呼吸受阻。雖然這種病症不是很常見,也不是多麼稀奇。隻要重新啟用神經被動功能也就冇事兒了……”

雖然劉化雲已經解釋的非常清楚了,但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聽的一臉懵:“啥是神經?你說的那個啟用又是怎麼回事?”

“你們不需要知道這些,記得以後乾重活的時候多喝些淡鹽水,若是感覺頭暈目眩就停下來歇一歇,應該就冇啥事了。”

“明白了,明白了。”那個病人朝著劉化雲一抱拳,“我叫張力,還未請教神醫尊姓大名?”

“神醫二字,愧不敢當,我叫劉化雲。”

“劉神醫手段了得,我算是見識到了。”張力說的甕聲甕氣,“我這人也冇什麼彆的本事,就是有一膀子好力氣,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力氣活,就去碼頭上喊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