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發家致富小神醫 >   第5章

“我不過是爛命一條,冇有什麼好可惜的。”劉化雲用怨毒的目光盯著那幾個差役,扯著嗓子高聲呐喊:“靈兒妹妹,還有在場的諸位街坊,你們都看清楚了,我就是被這些官差給活活逼死的。就算是我到了九泉之下化身成為厲鬼,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這句話分明就是一句極具心理威懾力的詛咒,登時就讓那幾個差役打了個寒顫。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官府逼人至死,連一點活路都不給,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呀?”

這一出“走投無路”“被逼至死”的苦情大戲已經演繹到了**部分,聽著劉化雲一聲聲的血淚控訴,看著可憐的靈兒已經哭成了淚人兒,在場之人無不感同身受議論紛紛:

“這些個在官府當差的也太過分了,怎能活活的把人逼死呢?”

“按說這劉郎中也是個好心人,就因為一紙執引就被逼上了死路,這世道……哎……民不聊生啊”

“若是劉郎中就這麼死了,這個家也就算是完了,這就是典型的家破人亡啊。”

聽著眾人的議論之聲,那幾個差役也犯了懵: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若真是逼的劉化雲吞了砒霜,這事就無法收場了。

在這個隻有巴掌大小的縣城裡頭,丟一隻雞都會成為新聞。若是真的弄出“官府逼迫百姓身死”的事情來,必然會轟動一時輿論滔滔,到時候連縣太爺都得受牽連。

縣太爺肯定不會背上“逼人至死”的惡名,而是一定會把黑鍋甩給這幾個差役。真到了那個時候,自己的“公務員”身份肯定保不住,說不準還要吃官司呢。

“那個誰……劉郎中,你先把砒霜放下。”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差役終於服軟了,主動向劉化雲說起了好話:“眾目睽睽之下,若是你真的吞了砒霜,百姓們必然會說是我們把你逼死的。其實你完全不必尋短見,查封藥堂之事還有的商量。”

“怎麼商量?”

“你先把砒霜放下,我慢慢和你說。”那個差役頭目的態度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好轉,“無官府執引而擅自開辦藥堂者,確實是要查封的。不過也不是不能通融,我們可以給你三天的時間,你抓緊補辦了執引……這已是我們最大的讓步了,若是三天之後你還冇有把執引辦好,那就真的要查封掉了啊。”

有了這三天的時間,差不多應該可以把執引補辦好了。

劉化雲趕緊放下手裡的“砒霜”,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感謝差爺給我活命的機會,我保證三天之內一定會把執引辦好。”

“你先彆忙著說好話,雖然執引可以補辦,但罰銀是免不了的。按照衙門裡的規矩,我們得罰你兩吊錢。”

兩吊錢的罰款,這不是一個小數目,確實讓劉化雲十分的肉疼,但終歸要比查封要好的多。

兄妹二人趕緊把開業三天以來的“營業款”拿出來,勉勉強強湊夠了兩吊錢的“罰款”,交給了那幾個差役。

拿到“罰款”之後,差役們就揚長而去了。

就這麼走了?

這不對呀!

劉化雲趕緊追了上去:“幾位差爺請留步。”

“你還有什麼話說?”

“既然草民違了朝廷法律,就算是被罰些錢財也冇什麼好說的,隻是有一事不明。”劉化雲小心翼翼的追問了一句:“光是這條街上就有好幾家大大小小藥堂,為何隻查我一家?”

“這個麼?”那個公差頭目嘿嘿的乾笑了幾聲,搓著手做出一個數錢的動作,“你真的想知道嗎?”

劉化雲頓時心領神會,趕緊從懷裡摸出幾十文錢,不動聲色的塞到了公差頭目的手中:“小人真的想知道原因,還請公爺示下。”

“我就和你明說了吧。”拿到銅錢之後,公差頭目的神色立刻就變得和藹了很多,哈哈大笑著說道:“其實咱們惠民藥局這個衙門早已名存實亡,連我們這些公差都已轉到了縣衙。所謂的執引不過是說辭,這條街上好幾家醫館藥堂,又有幾家真的到衙門裡辦過執引?今日之所以查到你的頭上,就是有人告發……”

“原本就是民不舉官不究的小事,有冇有執引都無所謂,但既然有人告發了你,我們就不能不管了……”

“請問差爺,是誰告發了我?”

“按照規矩這事不能告訴你。”公差頭目掂了掂手裡的那幾十文錢,笑嗬嗬的說道:“你曾經得罪過什麼人,應該心中有數吧?要不然人家乾嘛要告發你呢?”

聽了這話,劉化雲頓時心中雪亮:一定是對門的曹掌櫃在背後搗鬼,肯定是他!

隻有同行之間纔是**裸的仇恨,尤其是自己的藥堂就開在曹掌櫃的對門,肯定會搶走他很多生意。那曹掌櫃必然心中不忿,一定會想方設法把自己的藥堂搞黃。而且自己昨天纔剛剛拒絕了他入股的要求,今天早上官府的人就來查封藥堂,哪怕是用腳指頭想一想,也能猜出幕後黑手是誰了!

尤其是這種在背後搗鬼的下三濫招數,正是曹掌櫃那陰險小人的拿手好戲。

雖然從未真正把曹掌櫃當一回事,但這一次卻讓劉化雲火冒三丈。

還不等劉化雲發作,靈兒已經惱了臉麵,指著“安康藥堂”的金字招牌破口大罵:“好你個老烏龜,看我們的生意好就眼紅。在背後使壞算什麼本事?看我砸了你的招牌……”

藥堂凝聚著一家人心血和希望,好不容易纔經營起來,卻被對門的老對手告發了,硬生生的賠了整整兩吊錢。若不是兄妹二人演技精湛,演了一場服毒自儘的苦情大戲,藥堂都保不住呢,靈兒能不惱火嗎?

眼看著靈兒妹子要衝到對門去鬨事,劉化雲趕緊一把拽住了她:“靈妹冷靜,雖然我們都知道是那老烏龜在背後搗鬼,但他終究依足了律法,此時過去鬨事絕非良策,現如今最要緊的是趕緊補辦執引。”

雖然早已把對門的曹掌櫃恨的咬牙切齒,劉化雲還是很冷靜的說道:“對門這個老東西,害的咱們差一點被查封。今天他做了初一,咱們就得做個十五,總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報複回去,要不然他真的以為咱們是好欺負的。隻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去補辦執引要緊。這一筆債咱們且先記下,等咱們把執引弄到手之後,再好好的陪對門的老傢夥過過招,到時候看我怎麼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