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發家致富小神醫 >   第7章

當一陣陣劈裡啪啦的脆響聲從怡紅院裡頭傳來之時,劉化雲頓時笑的前仰後合:“曹夫人肯定已經把那老烏龜抓了現行,正在裡頭打砸泄憤呢……”

話音未落,又有幾聲淒厲的慘叫之聲傳了出來,,靈兒頓時眉開眼笑:“動手了,肯定是動手了,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曹掌櫃被母老虎打的抱頭鼠竄之時的情形,真是太解氣了呀,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比母老虎還要母老虎的曹夫人,已經把僅僅穿著一條牛鼻褲衩的曹掌櫃從怡紅院裡拎了出來。

親眼看到曹掌櫃和怡紅院裡的爛女人風流快活,曹夫人早已怒火中燒,左右開弓連連抽了他幾個耳光,把曹掌櫃揍的鼻血長流,好像一頭瘋狂的猛虎破口大罵:“你個不知羞恥的老混賬,騙我說有了急診病人需要出診,卻到這種地方來風流快活……”

偷偷摸摸的出來逍遙快活,卻被老婆當場捉了現行,曹掌櫃早已羞愧難當,隻能想方設法的遮掩:“青樓女子也是人,是人就會生病,我過來是給她治病的……”

曹掌櫃如此的強詞奪理,徹底激怒了這頭母老虎,曹夫人氣急敗壞的大罵著:“治病?我明明看到你們這對狗男女在床上亂搞,治病需要脫光衣裳嗎?”

渾身上下隻剩下一條小褲衩的曹掌櫃頓時啞口無言,支支吾吾好半天才終於厚著臉皮說道:“夫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也是一時糊塗,第一回來這種地方就被你知道了。咱們回家去好不好?有什麼事情不能在家裡說呢?”

曹夫人雖然凶悍,卻也不是那種不可理喻之人,自家男人赤條條的樣子,確實丟人現眼。為了照顧他的麵子,隻能恨恨的說道:“跟老孃回家,回家之後看老孃怎麼教訓你!”

回家之後,無非就是賠禮道歉跪搓衣板,畢竟是這麼多年的夫妻嘛,教訓教訓曹掌櫃也就是了。

想輕而易舉的矇混過關?

哪有那麼簡單?

好戲纔剛剛上演,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落幕呢?

眼瞅著曹掌櫃兩口子就要回家去“私下解決”夫妻內部矛盾,劉化雲趕緊站了出來煽風點火。

就好像剛剛路過這裡似的,劉化雲一步三搖的走了過去,故意用驚訝的目光看著曹掌櫃:“老曹啊,我早就對你說過,嫂夫人溫柔賢淑秀外慧中,你卻總是瞞著她到這種地方來,你這麼做對得住嫂夫人嗎?萬一染上了花柳病,豈不是害了嫂夫人?”

自己幾次三番的到怡紅院來快活,從來就冇有出過事。今天卻被老婆抓了現行,而且劉化雲還很“湊巧”的出現在這裡,必然是劉化雲通風報信。

雖說曹掌櫃貪財好色,但他終究不是傻子,從看到劉化雲的第一眼開始,就知道是他在背後搗鬼。

尤其是剛纔那幾句話,乍一聽好像是在勸解說和,其實分明就是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雖然曹掌櫃知道這一點,奈何曹夫人根本就不會想那麼多。

聽了劉化雲之言,曹夫人心頭原本已經有些消退的怒火頓時再次升騰起來,一把揪住曹掌櫃的耳朵:“你這老東西,剛纔還說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原來你是這裡的常客呀。若不是人家小劉看不過去,老孃險些就要被你騙了……”

“夫人不要聽他胡說,他是在陷害我……”

“放你孃的狗臭屁,我親眼看到你在胡搞亂搞,人家怎麼陷害你了?”曹夫人越說越氣,漸漸已失去了理智,猛然一個熊抱就把曹掌櫃摔倒在地,又使了一招“張飛騙馬”順勢騎在他的身上就是一通狂毆。

曹夫人本就人高馬大卻又性情凶悍,瞬間就把曹掌櫃揍的鬼哭狼嚎慘叫連連。

親眼看到曹掌櫃被曹夫人當街暴打,劉化雲的心裡頓時就樂開了花,就好像最炎熱的季節連飲了幾杯冰水一般,真是要多痛快有多痛快,要多解氣有多解氣。

“嫂夫人,你打便打,隻是不要打臉。”為了讓老對頭多吃一點苦頭,劉化雲又在一旁拱火了:“不管怎麼說,曹掌櫃都是個好麵子的人,若是打了他的臉,以後他還怎麼見人?”

“做出這種事情,還怕丟臉?”在劉化雲的“提醒”之下,暴怒的曹夫人好像瘋了一樣,劈頭蓋臉的在曹掌櫃臉上重重的捶了幾拳,不僅打掉了他的兩顆門牙,還打了他一個“萬朵桃花開”!

看到這一幕,靈兒早已笑的肚子都要疼了,卻故意做出一副“我就是好心人”的樣子,在一旁大喊大叫:“曹掌櫃被打了,街坊們快點出來解勸……”

這邊打的如火如荼熱鬨非凡,曹夫人的喝罵和曹掌櫃的慘叫之聲,早已驚動了剛剛吃過晚飯的街坊,人們紛紛出來看熱鬨。

“曹掌櫃也真是的,明明已是一把年紀的人,還到怡紅院這種地方來,也不怕腎虧?”

“這種老不羞,就應該好好教訓教訓。”

“多年的老夫老妻了,還出來打野食,曹夫人真是可憐。”

連番暴打之下,曹掌櫃已經被揍的滿臉是血,卻又不敢還手,隻能抱著腦袋連連慘叫。

曹夫人打的累了,乾脆躺坐在濕漉漉的地上嚎啕大哭:“也不知我造了什麼孽,竟然嫁給了你這個挨千刀的老混蛋。老孃為你生兒育女,你卻在外麵胡搞亂搞,把白花花的銀子用在那些婊子身上,這日子還怎麼過?”

眼看著這場精彩的大戲已經到了尾聲,本著“看熱鬨不怕事大”的精神,劉化雲趕緊再次“火上澆油”:“嫂夫人呀,雖說老曹他不個是東西,終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您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也該消氣了吧?”

“老孃都要被他活活氣死了,怎麼可能消氣?”

“您要是還冇有消氣,不如把老曹帶回家去,該怎麼教訓就怎麼教訓,就不要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丟人現眼了。”

受到了劉化雲的“啟發”,曹夫人猛然跳將起來,一把揪住曹掌櫃的耳朵,拖著他就往家的方向走,一邊走一邊罵:“你這老東西,看老孃回家之後怎麼收拾你,今日晚上不把你的屎打出來,老孃誓不為人。”

望著曹掌櫃夫妻二人漸漸遠去的身影,靈兒已經笑出了眼淚:“親眼看到這個老烏龜被打的淒淒慘慘,親眼看到他丟人現眼,真是太解氣了,哈哈……”

“雲哥哥,你這一手借刀殺人,真是太漂亮了。”

劉化雲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總算是出了胸中的一口惡氣,我感覺舒服多了,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