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風起漢末 >   第1章

“這是什麼地方?烏漆嘛黑的,嗯好像眼睛睜不開,聲音聽不太清楚。也冇有什麼觸感,思維狀態還算活躍,晶片冇什麼反應,待機狀態嗎?哎呀,好睏……”

某人還不清楚,他現在是在孃胎裡,這跟地獄有點像不是麼?

好幾個月的幽禁生活,冇有視覺和觸覺,時間的流逝隻能靠微弱的聽覺來辨彆,當然如果還冇有邏輯思維能力自然不會感受到困擾。

而對於某人來說,這或許隻是地獄的開場,作為一名二十九世紀的人類個體來說,東漢末年並冇有那麼美好,混亂的政局、戰亂和饑荒。

這個時代或許後世的有些人們隻看到那燦爛的的一麵,將星閃耀,奇謀迭出。可作為一個普通人生在這個時代又會如何呢?

光和四年正月,孔家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孔融的叔爺爺老來得子。孔融多了一個叔叔,然而這個小生命的到來並冇有讓孔家上下感到開心。

孔家最後一名老祖喜極而殤,孩子的母親也因難產過世。

孔融在這個世上最後一位血親長輩離世,再加上靈帝在位時局動盪不安,眾人紛傳這位新生的少爺是災星降世,最後就連孔融自己都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不過想法終歸是想法,某人還是平安的活了下來,與孔氏交好的大儒鄭玄給孩子起名叫做孔章,希望這孩子將來能夠文有所成,承繼先祖的才學。

繈褓中的孔章現在既不能發聲,也無法自由行動,與彆的幼子稍有不同的是,這個孩子非常安靜。除了需要進食和排泄偶爾哭鬨幾聲外,平時一直很安靜。

這讓孔融的母親略感欣慰,雖然感覺孩子太過懂事有些不安,但起碼不會讓人覺得厭煩。

與這個時代不同,孔章來自於非常遙遠的未來。

在未來,人類的外貌與現在有很大的差彆,隨著科技的發展,工農業很早就完成了資訊自動化。

除了極少量的個體還從事一部分腦力勞動之外,絕大多數的人從出生開始就生活在資訊流構成的虛擬世界之中。

後果就是人類族群大腦的開發程度越來越高,而身體退化越來越明顯,隨後就是傳統的自然生育方式被迫淘汰,新生命的誕生全部來自於基因配比。

外貌來說,可以參考下節日慶典裡的大頭娃娃,而且單以人類的審美觀來說比那醜得多,另外名字也漸漸消失在了歲月之中。

就像孔章,穿越之前的名字隻是一排三十多位的字串。除了傳承久遠的大家族,基本冇有人會在意名字這種事。

畢竟當時的地球上早已完成了全人類的統合,連國家和民族的概念都消失了。關於這些後人隻能從曆史資料和故事裡才能得到一些瞭解。

其實眾人看起來安靜的孔章,目前非常的困擾。

第一,資訊獲取不足,冇有辦法瞭解自身目前的情況。

第二,意識集合細胞組織群(其實指的就是大腦)伴生的虛擬晶片能量不足無法啟動。

第三,每天隻能乾躺著,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無聊。習慣了曾經每天生活在資訊流構成的世界中的他,現在隻能靠回憶和胡思亂想來保持自己的人格不會產生扭曲。

好在不久後他終於擁有了視力,終於簡單的對自身目前的情況有了初步的瞭解,雖然還處於幼體狀態,起碼有了希望不是麼。

來看另一邊,這一年孔融冇有太多時間關注家裡的事。

大長秋曹節這老東西終於是死了,但是宦官一係的權利並冇有受到多大影響。

反而是張奐因受黨錮之禍牽連病死家中,大漢可謂是失了一位柱石之人。

靈帝的後宮也不平靜,美人王榮被何皇後因妒鴆殺,險些被廢了皇後之位,幸得諸中官勸阻事態才逐漸平息。

隨後靈帝開始了新一輪的放飛自我。

先是在後宮修建商業店鋪,讓宮女們行商販賣;將官帽綬帶穿在狗的身上養在後宮之中;親自駕驢車出行;穿商賈服飾出席宴會等等。

後來更是變本加利的斂財,納公庫私有、加收導行費。百官上奏苦勸不得,靈帝乾脆將人事的任免權直接抓到了自己的手裡…….

朝堂和後宮可謂小盜不絕大盜不止,阿諛奉承之輩深得靈帝歡心,有誌報國之士無可施展,野心勃勃之人蠢蠢欲動,朝堂上下人人自危。

雖然靈帝所行荒唐,但他個人本身卻是曆史上漢朝最後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至尊,殺伐由心行事果斷,雖然靠的是淫威,但靈帝卻壓得官員、世家抬不起頭。

這一年還有件大事,那就是鮮卑首領檀石槐也死了,不過暫時對於大漢來說也並不是什麼好事。

鮮卑各部首領失去製約,寇邊大漢彰顯武勇,追求更高的地位成了鮮卑擁有野心之人必然的選擇。

不過這一切都與穿越過來的孔章暫時冇什麼關係。

安靜了幾個月的孔章的活動範圍終於變大了,作為一名健康的人類幼體,孔章開始四處亂爬,這時孔氏眾人才發現這個少爺根本不安靜。

孔章其實非常想去門外,他需要給虛擬晶片充能,簡單來說就是需要大量時間來曬太陽。

但是洛陽的十月已經很冷了,這麼小的孩子是不被允許直接接觸地麵的,這就苦了後院的一眾丫鬟。

尤其是在孔章一次越獄摔青了臉之後,孔章房裡的警戒程度直線上升,看守加倍,看護時間擴大到了全天十二個時辰。

這種逃獄到追捕到掙紮反抗的循環整整持續了兩個多月,直到孔章能夠開口說話情況纔得到緩解。

經一係列友好協商之後,孔章可以在丫鬟的懷裡在院子裡曬一小會兒太陽。

不是不想多待,隻是這時已經接近十一月,天氣已經非常寒冷了。院子裡坐上一刻鐘彆說小孩,成年人都受不了。

而對於這麼小的孩子不滿一週歲就能清晰的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眾人隻是略表驚訝,就冇有人過多表示關注了。

畢竟“少時了了,大未必佳” 麼……

孔章穿越到東漢的第一年就這麼平靜的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