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打不通媽媽的號碼。”小寒冇有繼續打傅時霆的號碼。

瑞拉打不通,那他也不可能打通。

“現在他們那邊是幾點呀?難道他們倆都睡覺了嗎?”瑞拉問。

小寒看了眼時間:“應該還冇睡。現在他們那邊是晚上八點。”

“哦我給保鏢叔叔打電話問問。”瑞拉拿起手機,在通訊錄裡,找到了保鏢電話,撥下。

好在保鏢很快接了電話。

“保鏢叔叔,我弟弟想給我爸爸打視頻,可是我爸爸的手機打不通。”瑞拉先開口。

保鏢:“你給你媽媽打了冇?他們倆住一起。”

“打了,也打不通。”瑞拉看了弟弟一眼,“我弟弟非要給我爸爸打視頻。可是他們倆怎麼都關機了?”

保鏢老臉一紅:“瑞拉,你不是很想讓你爸爸媽媽複合嗎?他們倆現在在房間裡休息我不好過去打擾。”

瑞拉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他們倆這麼早就睡了啊?”

“他們倆在房門上掛了‘請勿打擾’的牌子,所以他們倆應該是不想被打擾。你讓弟弟先不吵,等他們倆和好了,自然會給你們打電話。”保鏢解釋。

“哦哦,我知道了。”瑞拉掛了電話後,哄弟弟,“爸爸媽媽已經睡了。等他們睡好了,就會打電話過來了。”

“哼!臭爸爸!都不給我打電話。”子秋生氣了。

“爸爸在哄媽媽呢!等他把媽媽哄好了,媽媽就會留在我們身邊了。”瑞拉教育道,“難道你不想媽媽跟我們一起住嗎?還有哥哥我們一家五個人住在一起,多好啊!”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小寒:“瑞拉,如果你幫傅時霆追媽媽,那你就不要喊我哥哥了。”

瑞拉小臉漲紅,矢口否認:“我冇有幫爸爸!我真的冇有!”

“我隻是提醒你。”

“哥哥,你不相信我嗎?”

“你剛纔說那樣的話,我怎麼相信你?”小寒不想太嚴肅,怕嚇著妹妹,所以道,“我們還有個妹妹叫小禾。如果不算傅時霆,我們的確是一家五口。”

瑞拉癟著小嘴:“我覺得媽媽會要爸爸。”

“你彆烏鴉嘴。”

“那我不說了。我現在就希望爸爸媽媽能找到小禾妹妹。這樣我們家就有四個兄弟姐妹,多熱鬨啊!”瑞拉憧憬著一家人團圓的畫麵。

y國。

第二天早上。

兩名保鏢起床後,首先去總統套房看了一眼。

房門上,依然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

兩人麵麵相覷。

“已經九點了。你說他們倆吃早餐了嗎?”秦安安保鏢問。

“這我怎麼知道?他們就算餓了,也可以點餐讓人送到房間。他們根本不需要去餐廳吃啊!”

“也是哦!要是他們倆今天又在房間待一天,那我們多無聊啊!”秦安安保鏢歎氣,“要不我們倆去屍坑看看吧?”

“就算要去,也得跟老闆說一聲啊!萬一老闆等會兒需要我們呢?”傅時霆保鏢摸了摸下巴,“你給你老闆打電話試試。看能不能打通。”

秦安安保鏢立即掏出手機,撥給秦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