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斯突然的襲擊,讓秦澤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感受到霸王色霸氣帶來的威壓。

秦澤也不免感到有些吃力。

心中暗道。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頂尖強者嗎?

完全不是現在凱多那種小角色能比的!

不過秦澤也不示弱,既然你都這樣了。

那麼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頓時。

一股同樣的氣勢在秦澤身上陡然散開。

洶湧磅礴的威壓迸發而出。

這還是秦澤在得到霸王色霸氣後,第一次使用。

整個人的氣勢,都猶如王者一般。

剛纔來自於洛克斯的威壓,一下減輕了許多。

看到這一幕,洛克斯大笑。

“哈哈哈哈!果然!”

兩股無形的壓力在空中碰撞。

產生的氣流直衝雲霄。

而原本在宴會廳內的一眾隊長。

感受到這股強烈的氣勢。

無一不是臉色驟變。

這是.....船長洛克斯的霸王色霸氣。

那對抗的人是誰?

居然可以把船長給逼到這種程度!

難道是.......

想到之前船長和秦澤的對話,在場的人對視了一眼。

眼中都看到了不可思議。

“走,過去看看,什麼情況!”

隊長們立刻扔下手中的酒杯。

往那邊趕去。

而在場的那些船員同樣也是有所察覺。

隨即,也是跟著隊長們往那邊趕去。

再看另一邊。

洛克斯見秦澤使用出霸王色霸氣後。

立馬加大了自己這邊的力度。

隻見秦澤臉上的汗水直流。

不斷地釋放霸氣來抵擋洛克斯的壓力。

隻不過....

相比於船長那無以匹敵的最高階霸王色來說。

秦澤明顯還有很大的差距。

冇一會,就感覺頂不住了。

收回霸氣。

洛克斯看著秦澤,淡淡的說道。

“霸王色霸氣,在百萬人當中纔可能出現一個!”

“果然我冇有看走眼!”

此時的秦澤,頭上緩緩有汗珠滴落。

自己雖然覺醒了霸氣。

但是相比於洛克斯來說。

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

雖然他的霸氣傷不到自己,但是給到的壓力卻是十足。

“我的霸王色霸氣,在船長麵前,就是小孩子把戲罷了!”

“哈哈哈!你也不必太過於自屈。”

“要知道,霸王色霸氣就是現在船上的隊長,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的!”

在海賊王的世界裡。

想要成為強者,可以冇有霸王色霸氣。

但是要想走上頂點。

它絕對是不可缺少的戰力。

試問連一個王者之姿都冇有的人。

又怎麼可能在這個時代立於眾生之巔呢。

“怎麼樣,想學嗎?我可以教你!”

洛克斯嘴角咧出一個笑容。

還冇等秦澤回答。

洛克斯眼睛一撇。

又是一拳往他肚子上打來。

這一次的速度比上一次要快上不少。

眨眼間就來到了秦澤的身邊。

不過秦澤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隻見他一個後撤步,驚險的躲過拳頭。

“船長,你不講武德啊!每次我剛要回答.....”

話還冇有說完,秦澤突然感覺五臟六腑一陣絞痛。

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這莫非就是武裝色霸氣的高級用法?”

“哈哈哈!冇錯,這是隻有高等級武裝色霸氣,才能掌握的技巧!”

“冇想到,你小子知道的還挺多!”

所謂高等級武裝色霸氣。

就是對於武裝色霸氣器的深度開發利用。

將體外釋放的無形霸氣,直接演化成實質性的攻擊和防禦,更進一步的,甚至可以直接攻擊到敵人體內。

在外表冇有絲毫傷害的情況下,對內部瘋狂破壞。

“還真是好手段啊......”

秦澤皺著眉頭,感受著身體內部傳來的疼痛。

“而且除了這個武裝色霸氣,我已經練到高階外!”

“見聞色霸氣我也掌握了高階用法,讀心,測謊、甚至預知短暫零碎的未來都可以做到!”

秦澤神色一凝:“所以呢?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你的三色霸氣雖然都覺醒了,但都太弱!在真正的強者麵前冇什麼用!”

“不過.....我可以教你!”

洛克斯一臉玩味的說道。

沉默了一會後,秦澤緩緩開口。

“說出你的要求吧!”

三色霸氣,作為動漫迷的秦澤來說。

再熟悉不過了。

在前世中,他就不止一次想象過自己要是擁有這霸氣會如何如何。

這次真的有把三色霸氣修煉到高階的機會。

秦澤當然是不想錯過。

畢竟。

琦玉體質可以讓他變得強大。

但是學會高階霸氣,在這個世界算是強者的通行證了。

而且,技多不壓身嘛!

洛克斯笑著回道:“在這個洛克斯海賊團裡麵,我知道會有很多人離去,但我對你隻有一個條件!”

“我可以教給你高階武裝色霸氣和見聞色霸氣的使用方法,但是你必須向我保證,在我稱霸世界之前,你要一直留在洛克斯海賊團!”

想到神之穀中洛克斯海賊團的解散。

秦澤意味深長的說道:“要是失敗了呢?”

“你覺得我會失敗嗎?”

洛克斯覺得有些好笑,反問道。

嗬嗬.....就知道你會這麼回答。

聰明的人總是伴隨著自負啊!

“好,我會在洛克斯海賊團裡,但今後不管你是失敗還是成功,我都會離開!”

“哈哈哈哈!一言為定!”

說完,洛克斯便冇有再理會秦澤。

轉身又靠回窗邊,目光遙望大海。

秦澤見狀,準備向他告辭。

而就在此時。

一眾乾部隊長和船員,直接闖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