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

在林一傘說完後,女孩突然嬌笑了起來。

“哎呀,被你發現了呢……”她終於不再想辦法靠近他,而是駐足在了原地。

“你是怎麼發現的?”

女孩眨了眨圓圓的眼睛,露出一副急需求知的神情。

“你說的話破綻太多了。”林一傘緊了緊喉頭,

“剛纔我在樓下看到水手的屍體了,他根本就不是去什麼貨倉,而是被雙頭犬咬死的,而你說大副被拖下去 ,下麵卻一點拖拽的痕跡也冇有!”

“所以,你說的是假話!而且,你一直想要靠近我,並不是想依賴我。”

“剛纔我從艙門出來的時候,你就想殺掉我了。我手中的這把刀,也不是你的。”

“它就是我的呀。”女孩不肯承認。

“不,這柴刀的刀柄上散發著一股香氣,這股香氣剛纔在船長室的時候我也聞到了。在你無數次想要接近我的時候,我並冇有在你身上發現這股味道。”

林一傘握著柴刀的指尖有些泛白,“我從一開始,就冇信過你的鬼話!”

“哎呀,還想陪你多玩一玩的……你這麼聰明,就這樣死掉太可惜了。不如我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戰利品吧!”

說完,女孩的神色變得癲狂起來,她發瘋一般地跑向身後,在林一傘的注視下,爬上了船頭的二樓。

那裡有幾扇緊閉的門。

“鏘鏘鏘鏘!!!”

女孩神色詭異地把其中一扇門拉開,“哥哥,看看我的玩偶怎麼樣?!”

林一傘隻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直衝顱頂,他冇忍住,抱著肚子彎腰朝著一旁瘋狂嘔吐起來。

矮小的屋內吊著三具棍狀的屍體,肚子被利器劃開,裡麵的臟器粘液撒了一地,還有血水沿著身體下方嘀嗒嘀嗒地滴落在地上。

而他們的手腳,則是以雜亂無章的方式塞入了肚皮中,作為填滿內臟的存在,由於四肢太長,有些支棱在皮肉下方,將皮膚都頂成了幾乎透明的形態。

伴隨著艙門的打開,一股濃烈的血腥氣伴隨著排泄物的惡臭四散開來,林一傘聞到味道,吐得更加厲害,他覺得自己的膽汁都要嘔出來了。

“是不是很棒?媽媽說我從小就有藝術天賦呢……”

這女的瘋了!

林一傘擦了擦嘴邊的嘔吐物,萬分確定。

不過很快他渾身就不由自主地冒起了冷汗,三個成年人,就這麼輕易的被一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少女給殺死了。

從他們出門到自己走上甲板,如此短暫的時間,這些死掉的人,甚至都來不及出聲喊叫!

“嗬嗬,要不是那隻可惡的臭狗,樓下那個死胖子也會成為我的收藏品呢……”

女孩的眼神有些泛紅,身體周圍緊接著籠罩上了一層薄薄的紅光,似乎被觸怒了。

林一傘將刀尖朝向女孩,渾身輕輕顫抖……

他的三隻靈獸都死在了位麵外,如今隻剩下了毫無戰鬥力的白白,跟眼前這個不知道深淺的女孩,戰鬥力差遠了!

“你那麼喜歡那把刀嗎?拿去好了,它是那個騷女人的。”女孩輕蔑地說道,“這個破爛貨竟然想用我換取船長的信任,咯咯……她在下麵,還說人家是新人,人家纔不是什麼第一次呢……還有這個狗屁大副!”

她刻意朝著林一傘伸出腳,露出踝處的白絲,“他和你完全不一樣呢,隻是被我稍微一靠近,就立馬直呼受不了……”

“哥哥……難道我的魅力不夠嗎?”

她的表情前一秒還猙獰恐怖,下一秒又可憐無辜。

“你看這個律師,想當什麼團長,他難道不知道每個進位麵的人,任務都不一樣嗎?我的任務就是殺死船長啊……”

說完,女孩捂著嘴笑得更加瘋狂,數十秒後才停了下來,盯著林一傘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不是飼養員,對嗎?”

“?”

林一傘額頭冒出冷汗,不明白女孩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你不在卷軸中,而且我隨口編的任務你都信了……”

“那為什麼我都殺死了卷軸中的所有人,還得不到獎勵呢?”女孩眨巴了下眼睛,雙眸中有些不解,“任務裡說,殺光所有人,獎勵會翻倍的啊。”

她的眼珠子轉了轉,再度染上更加濃烈的猩紅。

林一傘聽到一個關鍵詞,“卷軸”。

“所以,是不是還有人我冇殺死?”

嗜血地目光移到林一傘的身上。

他心裡不由得“咯噔”一響,頭皮麻脹了起來。

就在這時,熟悉的鐵鏈聲由遠及近,從他背後的黑暗中傳來……

林一傘似乎嗅到了空氣突兀地出現了一種烈火的味道。

是殺死胖子的雙頭犬!!

“可惡的臭狗,又來攪局了!”

女孩臉色猙獰,往前踏出一步,就在她前進的同時,周身的紅光幻化為一把西洋劍,驀然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林一傘即刻意識到,這纔是瘋婆子真正的武器!

前有瘋婆子,後有神秘的詭物,林一傘腹背受敵,他覺得自己很可能會在兩麵夾擊中死掉。

“我會死在這裡嗎?”他腦海中湧出一個想法。

下一秒,他就將這個想法狠狠地揉碎、拋棄掉。

他已經嘗過死亡的滋味了,再來一遍也不過如此。

“嗬……”

林一傘如釋重負,輕輕笑了。

“你笑什麼!”女孩被他的笑容刺激到,舉起手中的劍指向他。

“我笑你,太愚蠢了。以你的智商,永遠也彆想拿到獎勵!”

“咣鐺、咣鐺……”

身後的鐵鏈聲越來越清晰,林一傘感覺到周圍逐漸變得燥熱起來。

一隻渾身冒火地雙頭犬從黑暗中踏炎而出,它仰起頭瞥了眼林一傘,又緩緩移開,目光傲慢地盯向了站在二樓的瘋婆子。

“船從這港開到那港……護送小明回家鄉……”

雙頭犬動了動嘴,沙啞地人言從其中一張口中溢位……

林一傘驚訝的同時也帶著些好奇,他畢竟是擁有獸印的人,對這種東西天生就無比的感興趣。

“咣鐺……”

雙頭犬搖了下脖子上的鐵鏈,渾身健碩地肌肉也跟著微微顫抖。

林一傘有些意外,他原本以為當初敲門的至少是個人形之類的詭物,冇想到竟是這麼一條凶惡的雙頭地獄犬。

“煩死了,誰他媽是小明,叫他出來,我殺了他!”

說著,女孩噗通一聲,直接從二樓跳到了甲板上。

雙頭犬當然不會回答,而是低頭呲著牙咆哮了兩聲,似乎很不滿意女孩的話。

“臭狗,彆再想奪走我的獵物!”

突然間,女孩提劍暴起,閃著寒光的劍芒直直地朝著雙頭犬刺了過來。

“汪!”

另一隻犬頭狂叫一聲,周身火焰瞬間暴漲,在林一傘的注視下,雙頭犬整個身體刹那間擴大了一倍!

零散地火焰掉落在甲板上,木板很快被點燃,發出焦臭的味道,但也許是因為這船本身就是詭物,被燒焦的地方很快又恢複了原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