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一笑老哥,要不要玩撲克或者骰子,這個我更拿手。賭上所有的籌碼!”

崔斯特看著眼前得瞎子詢問道。

好吧,崔斯特承認,這位未來大將的賭術已經登峰造極。

難道搞瞎眼睛見聞色修煉起來更方便?

瞎子抬頭露出了隱約可見得眼白,一臉淡定道:“既然小哥有興趣……哦?看來衝著小哥來的。”

崔斯特……

麻煩!

黃金城的安保真差,海軍進賭場抓人生意還怎麼做嘛。

圍觀的賭徒們鳥獸般散去,生怕被波及。

“啊,老哥多慮了,上了賭桌哪有輕易離去的說法。”

一笑的麵前堆滿各種籌碼,早就被崔斯特盯半天了,還差五億貝利解鎖卡牌六級大招。

——命運傳送。

冇錯,他是一個穿越者,穿越到孤兒身上,崔斯特也是穿越海賊世界後的名字,至於前世?那不重要!

就因為叫崔斯特,係統這個狗批贈送的新手大禮包居然是卡牌大師模板。

要是叫戰國是不是給元帥噹噹?

做劍豪多帥啊!

可惜,他冇得選,更可惡的是,穿越二十年隻給了一個模板,然後就玩消失。

索性直接擺爛。

好不容易從那個女人那裡逃出來,這次一定要賺到足夠的錢解鎖“命運”

哪怕再次被抓回去也在所不惜!

海賊世界冇有足夠的實力,隨時小命嗚呼。

而“命運”技能作為卡牌大師六級技能,妥妥的保命神技。

經過多年的研究,好在係統給的模板不是完全複刻遊戲裡的設定,最起碼技能上冇有諸多限製。

氪金解鎖。

“可是你已經快輸光了所有的貝利,真的冇問題嗎?”一笑雙手握著類似竹杖的棍子說。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手裡的棍子是給瞎子用的導盲杆。

但是你要敢出老千,他就回讓你嚐嚐下地獄的感覺。

“如果你根本不會輸,那就不叫賭。”崔斯特取出撲克牌道。

嗯?

一笑細細品味這句話,額頭上X狀的傷疤略顯皺起,冇想到對麵小哥也是同道中人。

瞬間對他產生了些親近之意,連雙方賭注對不對等都冇有在意。

而找到崔斯特的女海軍聽聞他的詭辯之言眼角直冒黑線。

來者正是海軍中將,祗園。

“老哥,比大小如何,你看到了,我比較趕時間。”崔斯特將洗好的撲克熟練的一字攤開。

有趣。

難道並非海賊嗎?遇見海軍將領還能淡定的繼續自己的喜好,真是奇怪。

“可以。”一笑說著從牌堆裡隨手抽出一張紙牌亮出。

“什麼點數。”

瞎子見聞色厲害還是瞎子,對於死物無法感知。

“A。”這時祗園出聲了,她在瞎子身上感受到強者的氣息。

擔心某個傢夥禍從口出。

“謔謔,運氣真好。”一笑渾不在意道。

彷彿所有都與他無關,當然也有可能是對自己賭術的自信。

祗園看向崔斯特,似乎再說,你運氣真的差,隨後又撇了下對麵堆積如山的金幣。

眉眼彎彎,看戲,吃瓜。

跟在祗園後麵的女海軍道:“呀,輸定了。”

A點數在整幅牌裡非常大,上麵隻有黑紅JoKer,相比抽到有四張的A,從一副紙牌裡麵抽取隻有兩張大小王的概率更低。

可概率低不代表冇有機會。

得知海軍中將來到娛樂城的巴卡拉前來圍觀,真實目的估計擔心祗園搞破壞。

既然海軍來抓捕這個人,那就趕緊讓他輸光,快點被帶走,不能影響生意。

弱小的傢夥而已,不值得為此和海軍精英中將對上。

何況桃兔還是大將候補。

擁有幸運果實的她,簡直就是負責賭場的不二人選。

通過觸摸將彆人的幸運吸收,轉化自身所有,但被觸碰到的那個人會因此倒黴。

所以巴卡拉給崔斯特端了杯紅酒乘機觸摸了他的手指,好像海鮮商人。

有便宜不占?

那不符合崔斯特的作風,他向巴卡拉靠近了些。

啪!

一柄刀鞘壓在巴卡拉的胳膊上。“還想要胳膊的話,將你爪子拿開。”

金毘羅,大快刀二十一工,祗園的佩刀。

麵對祗園突如其來的發難,巴卡拉懵批了,你不是來抓海賊的嗎。

我是幫你啊!

難道是要堂堂正正的擊敗海賊?是了~這奇怪的正義感,巴卡拉腦補道。

她頷首收回被崔斯特握住來回滑動的嫩手。

優雅不失體麵。

混蛋,敢當著老孃的麵耍流氓,有你好看,這次絕不讓你溜走。

祗園暗暗下定決心。

“小哥輪到你了。”一笑側耳,似乎通過聲音來分析現場的畫麵。

崔斯特歪嘴,不是,微微笑道:“幸運可不會眷顧傻瓜。”

祗園……

還幸運,你的幸運差點被吸乾了。

巴卡拉有被內涵到,自己的果實能力隻有少數人知曉,不然賭場還開不開了。

嗬,愚蠢的海賊!

隻見崔斯特兩根修長的手指夾起紙牌緩緩放在桌麵。

“JoKer!”

“什麼!”

“怎麼可能!”

難道能力失效了?一張鬼牌令巴卡拉自我懷疑。

這個男人不簡單。

跟班女海軍也驚呆了,剛剛纔說崔斯特輸定了,結果反手怕怕打臉。

居然真的拿到鬼牌,還是在對方是A的情況下,要不是親眼目睹,誰會相信。

額,崔斯特大人笑起來真好看。

跟班女海軍捧著臉開始犯花癡。

你屬長頸鹿的嗎?脖子伸這麼長。

祗園挪動腳步擋住其視線咬切齒道:“我懷疑你藏牌!”

就見不慣他得意的嘴臉,偷跑,賭博,想當海賊?還特麼的耍流氓,到處沾花惹草。

不,我絕不允許。

莫名的怒火熊熊燃燒,平日裡見慣大場麵的祗園在這一刻難以自己。

非要給這個該死的混蛋上上眼藥。

“我相信小哥。”

“擁有此般賭術的男人絕不會使用那無聊的技倆。”一笑解圍道。

巴卡拉:( _ )?

是什麼讓瞎子可以自通道這種地步,是你手裡的柺棍嗎。

一億籌碼收入囊中。

“叮,恭喜宿主解鎖全部初始模板技能,抽獎頁麵已打開。”

崔斯特淚流滿麵,係統終於活了,你知道我這二十年怎麼過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