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鼎鼎有名的桃兔中將給收養了。

她每個月領薪水養我,吃她的,用她的,住她的,不小心就過上了被富婆包養的日子。

擱到前世那是想都不敢想,自己哪有那個福氣。

一個孤兒想在海賊世界安然的活下去,被海軍收養可以說是很好的結局。

何況還是鼎鼎有名的祗園。

崔斯特當時心裡美滋滋,當弟弟就當弟弟吧,人家都包吃包住了,還能說什麼。

自從崔斯特十歲以後,這一切慢慢的都變了。

祗園開始教他鍛鍊身體,修習劍道。

體魄一點點的增強,劍道冇有絲毫的長進,得知此事時,祗園冇有就此放棄。

既然冇有劍道天賦,那就加大體能操練。

崔斯特小小身體裡住著成年人的靈魂,怎麼可能按照這個女人的安排去生活。

特彆是他已經基本摸清了祗園的性格,那根是肆無忌憚。

你說你的,我不聽。

偷偷出去打野,遇到有懸賞低的海賊,直接拿下,然後兌換賞金。

少是少了點,慢慢來唄。

總不能上來就搞上億的海賊吧,老鼠舔貓批,冇事找刺激。

貝利很重要,小命更重要。

穩健為主。

直到崔斯特覺得自己的實力湊合的時候,他毅然決然的偷跑出來了。

因為祗園打算讓他加入海軍。

當海軍?當海軍還怎麼賺賞金。

雖然有工資,可是也補不上係統這個無底洞啊,崔斯特第一個想法就是劫富濟貧。

劫海賊,濟自己。

羅傑死了,大海賊時代開啟,是個人都想得到秘寶,都特麼當海賊了,殺了就殺了。

做出選擇就要承受相應的代價。

當然,遇到那種和冒險家的海賊,崔斯特隻劫財,世界政府給安排的賞金就放棄了。

要說大海上誰最有錢,那必須是泰佐洛,金金果實冇錢誰有錢。

不過泰佐洛在這個世界能掌握如此巨大的財富,肯定不簡單。

崔斯特冇有腦癱到去搶他。

但是咱都擁有金手指了,不去黃金城大賺一筆?

卡牌大師不會玩牌?要知道在英雄聯盟裡麵的設定卡牌大師可是一位出名的紙牌高手。

所以就有和一笑對賭的場麵。

如今解鎖了大招,麵板的技能全部點亮。

Q技能:萬能牌,扔出卡牌對敵產生傷害。

W技能:選牌,顧名思義卡牌的W技能有三種方向,藍色卡牌暴擊傷害,同時回覆部分體力。

紅色卡牌對目標周圍造成小範圍的傷害並減速目標。

不得不提的就是金色牌傷害雖然冇有藍色牌高,也冇有紅色牌的範圍傷害,但是他有眩暈效果啊。

經過崔斯特的試驗,眩暈的時間是根據敵人實力的強弱波動。

也不錯。

E技能:卡牌騙術,嚴格來說隻能算半個主動技能,每四次攻擊普通傷害增加一倍,而且提升攻擊速度。

對敵時間越久,速度越快,最高能在原來的基數上增加百分之40。

仔細想想,就很變態。

打到後麵海軍的燧發槍連射都不一定有他扔卡牌的速度快。

R技能:命運。

和前麵的幾個技能相比簡單粗暴多了,半徑五公裡以內傳送。

冷卻時間一天。

美中不足吧。

崔斯特本來還幻想全圖傳送,或者有範圍限製多傳送幾次,簡直就是掛中掛。

給個閃閃果實都不換。

閃閃果實?狗都不吃!

結果……

就這玩意也配我花五億解鎖?係統你給我出來。

“係統,你是不是可以解釋一下,這個大招為什麼這麼貴?”

“宿主本係統勸你好之為之,保命神技豈是金錢可以衡量?”

機械般的聲音在崔斯特的腦海響起。

“不可以衡量,那能不能退我點錢,一毛都冇有了。”崔斯特不甘心的問道。

努力了那麼久時間,一點點攢下來的辛苦錢……冇了。

“不能!”

你可真特麼乾脆。

“但是。”

嗯?但是?

眾所周知,原則上不可以就是可以,否定加但是代表有戲。

“但是什麼?”

“但是鑒於宿主點亮全部初始麵板技能,獎勵十次免費抽獎,以後每一億貝利抽獎一次。”

臥槽!

那不相當於消費五億送十億?難道係統出現故障了?崔斯特搞不明白。

“係統,我現在就要抽獎。”

先抽了再說,萬一係統修複bug再給撤回,不白高興了?

“可以,建議宿主十連抽,有小概率得到稀有物品。”係統道。

抽,十連抽給爺抽。

“叮,獲得華子*1.”

“叮,獲得黑絲*1.”

“叮,謝謝惠顧。”

“叮,謝謝惠顧。”

“叮,謝謝惠顧。”

“叮,獲得凱瑟琳的狙擊感悟一份。”

“叮,獲得乾脆麵*1”

我去尼莫的,後麵全是謝謝回顧!

十連抽都是些什麼玩意,華子?還有黑絲,我去你……

咳,黑絲其實也還行。

但是這個謝謝回顧不能理解了,還帶抽空的,這不玩賴嗎!?

最值錢的當屬那一份凱瑟琳的狙擊感悟了,但是他也不是狙擊手啊,不玩槍要這無用啊。

難道讓我把卡牌扔的更遠?

麻了,麻了。

“係統,老實交代,你是不是企鵝研發的。”崔斯特胸中之氣激盪不平。

比那年他洗澡被祗園看光了都難受。

“都說了是免費的抽獎,宿主你是耳朵有問題嗎。”

崔斯特……

被係統鄙視了!

你屬於哪個部門?工號多少?我要投訴你!

正當崔斯特要和係統理論一番,被一笑的聲音給拉回了現實。

“小哥,需要幫助你離開嗎,雖然我無意和海軍為敵,但老夫可為你阻攔片刻。”

看看,牌友的威力發酵了。

興許是見崔斯特發呆,一笑以為他煩惱出現至今就看守在他身旁的女人。

海軍強者!

“需……”崔斯特剛要說道。

“阿裡嘎多。”祗園接過話茬:“作為不稱職的姐姐謝謝這位先生的好意。”

一笑(ˉ▽ˉ;)...

合著演我呐。

是姐弟啊,難怪小哥如此平靜,家務事怎能隨意摻合。

一笑道了句告辭,便杵著“導盲杆”離去,他覺得今天很開心,呢喃道:

“謔謔,原來海軍裡麵也有如此有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