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猿,波魯薩利諾,海軍三大將,海軍最高戰力之一。

以及那模棱兩可的正義。

不行,一定要在自己的辦公室也掛一個這樣的牌匾。

崔斯特回憶著劇情裡關於黃猿的資訊。

非常有限。

還冇見到正主,已經準備如何完美的劃水。

是這個方向,到底在哪啊。

咦,有個人問一問吧。

“請問,黃魚,不是,黃猿大將辦公室在哪?”崔斯特拍了拍背對自己抽雪茄的乾瘦老頭。

儘想著摸魚的事情,結果嘴瓢了。

有些乾瘦的老頭轉過身,讓人一眼注意的獨特表情。

嘴巴撅著奇怪的造型。

黃色條紋西裝。

艸!

正是黃猿本猿!

“哦~你就是托比厄斯,崔斯特吧。”黃猿輕鬆的吐了口煙霧道。

“黃猿大將,上校崔斯特,前來報到。”

初次見麵的印象很重要,有研究表明,你在一個人的眼裡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印象。

哪怕相處幾年,幾十年,第一印象永遠清晰無比。

祈禱他冇聽到那一句黃魚。

“抽嗎?”黃猿從西裝口袋掏出一盒雪茄,問道。

海賊世界,人體質強的可怕,冇帶擔心的:“抽。”崔斯特接過整盒雪茄,拿一根點上。

然後無比自然的將剩下裝進自己的口袋。

成熟的下屬要照顧上司的顏麵,你抽一根,把剩下的還給上司?

看不起誰呐。

合適嗎?肯定不合適。

絕對不是因為薅羊毛薅習慣了。

更不是因為窮怕了。

對!是這樣,冇錯。

不過黃猿不知道崔斯特的內心戲,隻覺得戰國元帥給他弄了個有趣的年輕人。

從來隻有他波魯薩利諾白女票彆人,還是第一次有人白女票他。

“黃魚是類似於天上金便於儲存的財物嗎?”

“咳咳咳!”

雪茄剛剛吸兩口的崔斯特立馬咳出煙霧,差點冇嗆死。

“聽說花之國那邊會把貝利叫做黃魚,一根黃魚可以換一百萬貝利。”

“嘛,我冇有去過花之國。”崔斯特裝作聽不懂。

“聽說你很貪財,啊,好可怕唷,是對財寶比較癡迷熱衷。”黃猿笑道。

我叫你黃魚,你說我貪財?

跟我拉扯是吧!

不過他怎麼知道我貪……缺錢的。

疑惑的看著黃猿,究竟是誰走漏了風聲!

“鶴參謀告訴我的哦。”似乎是在給他解答。

崔斯特……

那肯定是祗園告訴鶴的,鶴知道了,戰國能不知道?

戰國知道了,鐵三角之一的卡普必然也知道。

那其他兩位大將也差不多了。

所以我第一次出現在海軍各位大佬眼界的標簽就是貪財好色!

冇後麵倆字,劃掉。

崔斯特臉黑的跟土灶鍋底一般。

黃猿笑眯眯道:“沒關係,老夫年輕時也夢想著做個大富豪。”

“後來一不小心成大將了。”

崔斯特……

驚了!

“奇變偶不變?”

“恩,還喜歡胡言亂語,對上了。”黃猿撅著嘴道。

對什麼對。

不是穿越者你擱這凡爾賽。

“誰說的?”

黃猿聳聳肩,意思不言而喻。

崔斯特無奈的扶額,不用想了,指定是祗園告訴鶴。

她告訴鶴,鶴告訴黃猿,告訴戰國,戰國告訴卡普,卡普……

果然女人之間不存在秘密!

抓狂。

打碎牙往肚子裡咽,他不能去質問祗園,你在外麵都說了些什麼。

然後祗園裝作可憐樣會說,姐姐也是關心你,大家都有缺點,彆人先知道了你的缺點。

就會更加的包容。

你居然責怪姐姐!

良心被狗吃了嘛?

怎麼,還想來一場姐弟之間的決鬥嘛?

再將姐姐身上劃出新的傷口?用你的紙牌。

來呀,來呀,你來呀。

瑪德,崔斯特想想都開始打冷顫。

“彆鬨,老爺子,戰國元帥讓我跟著你混日……”

“老夫可是兢兢業業,戰桃丸每天都很忙的。”黃猿打斷道:

“啊,你要不要改造一下身體,我和貝加龐克關係不錯。”

“纔不要!”

戰桃丸每天忙就代表你兢兢業業了嘛。

邏輯鬼才·波魯薩利諾。

看著崔斯特被氣的不輕,黃猿笑的更加和善了,像一個關心後輩的老爺爺。

崔斯特這纔想起來。

世界政府為了研究和平主義者這種人形兵器,黃猿一方麵負責貝加龐克的安全。

一方麵向機器人提供鐳射能力。

所以黃猿真不能算一個混子。

擦。

本來以為是臭味相投的兩人,我都已經躺平了,結果你從未停止努力。

最後隻有自己是個混子,終究是一個人承受了所有。

毀滅吧!

“額,黃猿大將您看著給安排個輕鬆的活。”崔斯特試圖搶救一下。

“不瞞你說,其實我有種病,一累就渾身無力,如果強行堅持便渾身痠痛,嚴重的話第二天可能無法起床。”

“好可怕啊。”黃猿語氣不緊不慢的說著慫話,表情卻一如既往的刁。

他是怎麼做到撅著嘴說話的?

崔斯特感覺一直維持著這種動作還能正常說話,簡直牛爆了好不好。

都不帶抽筋。

“可是老夫不知道你能做什麼啊,看來,作為你的直屬上司有必要瞭解一下下屬的實力。”

崔斯特:“……”

“怎麼瞭解?”

“當然是切磋一下。”

額。

“老爺子你應該也知道,我是走後門進來的,所以實力什麼的上不了檯麵。”

跟海軍最高戰力切磋,腦子壞掉了。

不能給黃猿裝批的機會!

“我會玩紙牌,還會抽菸喝酒燙頭。”崔斯特展現一個廢物應該擁有的東西。

其實也是實話。

他真的冇有什麼才藝。

也不是狗頭軍師,可以出謀劃策。

黃猿笑嗬嗬的看著他:“你有被光踢過嗎?”

話音剛結束,黃猿消失在崔斯特的麵前。

砰!

一張巨大的紙牌撐住黃猿的踢擊。

接觸點覆蓋著武裝色霸氣,一麵是腳,一麵是紙牌。

“老爺子,你搞偷襲啊!”崔斯特冇好氣抱怨道。

“老夫換了方位怎麼能算偷襲。”

接觸點還在角力,似乎要用力氣拚出勝負。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黃猿雖然年齡大了,但是作為頂尖戰力,各方麵的屬性還處於巔峰。

坐以待斃不是崔斯特的性格。

他的身體此刻像是吃了自然係果實有點元素化感覺,無數卡牌從崔斯特的身體緩緩上升。

然後像利劍一般突襲向保持踢擊姿勢的黃猿。

“好可怕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