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華夏天狼 >   第1章

西北邊境,無數敵軍跪倒在地,而在他們麵前站著一個器宇軒昂的男人。

他就是當今華國唯一一位元帥,天狼元帥,李天明。

李天明身後站著的八人靜靜的等待元帥的命令。

“殺了吧,數次攻打我國,屠殺我國百姓無數,隻有他們的血,方可讓死去的百姓與犧牲的兄弟安息。”

是啊,自古以來慈不掌兵,如果不是因為鐵血手腕又何嘗讓那其餘各國敵人聞風喪膽。

“是。”

就這樣,戰場上瞬間飄起一陣濃鬱的血腥味。

“主帥,老司令電話。”

正準備回基地的李天明突然被一位女子叫住。

而拿著手機的女子正是天狼兵團中李天明的親衛之一,鳳凰。

“天明,老司令快不行了。”

轟~

突如其來的訊息使李天明此時氣血翻湧,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緊握的雙拳之中已有鮮血流出。

“等我回來。”

掛斷電話李天明深吸一口氣,腦海裡浮現出爺爺那溫柔的笑容,此刻的他已然被一股滔天殺氣所包圍。

“青龍,窮奇,我有事回蘭省一趟,我走後,聖獸四軍團青龍指揮,凶獸四軍團窮奇指揮,不得有誤。”

“謹遵將令。”

雖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李天明的話語就是絕對的命令,在每一個天狼軍團的人眼裡,主帥天狼就是他們唯一的神。

“鳳凰,麒麟,和我回去。”

“是。”

陪伴李天明迴歸的還有他的另一位親衛,無雙戰將,霸刀麒麟。

麒麟是一箇中年男人,曾經一把大刀殺的三千敵軍抱頭鼠竄,自此以後,兵團裡的士兵將麒麟奉為霸刀將軍。

雖說隻是李天明的親衛,但是麒麟的軍銜卻是少將。

“主帥,如有需要,這百萬天狼軍,隨時到位。”

青龍代表四聖獸四凶獸軍團半跪在地向自己的神承諾。

“你們的任務,是守好邊疆等我回來。”

雖說心中尚存暖意,但是他明白,如今華國四麵環敵,天狼兵團在這他們不敢妄動,但是.........

“好了,我走了。”

隨著直升機的一陣轟鳴,隻留下無數士兵向著那離去的方向行著軍禮。

蘭省沙城,這裡是華國西部戰區的總指揮所。

此時西部戰區最高軍醫院內,無數軍官站在手術室外焦急的徘徊等待著。

一位德高望重的醫師正在裡麵進行一場無比艱難的救治,他的雙手都在忍不住的發抖。

“你要敢救活他,那你和你的妻兒以後就在地獄裡見麵吧。”

回想起進手術室前手機裡那陰冷的聲音,他萬分糾結的看著躺在麵前蒼老的男人。

這是曾經為了保護國家受傷無數的英雄,可是,自己要是救活他,自己的妻兒就....

掙紮了許久。

滴~~~~~~~

隨著心率顯示器上提示出手術檯上的老人已經失去心跳,他錯過了最佳救治時間,再也無力迴天了,看到這一幕,他再也無法支撐自己,直挺挺的倒下身去。

“對不起,老司令他......我們儘力了。”

主治醫生昏迷,隻能是作為輔助的另一位醫師走出門向眾人說出這一悲痛的話語。

“混蛋,老子TM的槍斃了你。”

作為李衛國三十多年的親兵,趙武軒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拔出配槍指向那名醫生。

“趙武軒,你要乾什麼,這是醫院。”

看到這樣的形式,西部戰區現任的總司令張茂德站在了槍前。

“把槍收回去,武器是用來打敵人的,不是打老百姓的,我們都是軍人,服從命令。”

“是啊是啊,老司令去世我們都很難過,但是這不是醫生的錯,就讓老首長安心的走吧。”

旁邊眾位軍官看到這個場景也是立馬上前拉住趙武軒,將他的配槍拿了下來,苦口婆心的勸說著他冷靜。

“滾啊。”

這個五十多歲的漢子怒吼一聲之後撲通一下跪在了手術室門口,雙目之中的淚水不斷的滴落在地板之上。

“老首長,我對不起你啊。”

一時間,眾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留的手術室門口一片寂靜。

在城外一處陰暗的角落裡,一個乞丐拿著手機小心翼翼的撥出一段號碼。

“事情辦妥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句冷漠的聲音。

“是的,請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乞丐似乎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內心的激動,著急的詢問著,自己不能繼續留在這裡了,太危險了。

“你現在就可以回家了。”

話音未落,隻聽見噗嗤一聲輕響,他的胸口竟然綻放出一朵妖豔的血花。

“隻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這是他在這人世間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到死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事情辦妥了,銷燬證據回來吧。”

黑暗的陰影裡走出一個全副武裝的男人,冷漠的看著地上的屍體,隨手拿出一瓶不知名的液體撒了上去,不一會屍體就變成了一具骨架。

那男人撿起地上的手機再次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隨著西部戰區老司令李衛國的病逝,整個西部戰區都亂成了一鍋粥,許多的軍長,師長,團長,甚至於幾位德高望重的將軍集體辭職,隨即而來的,便是京都之中立馬空降來無數軍官直接進入西部戰區。

而對於這一切的發生,現任司令張茂德什麼也冇有做,隻是默默的接受上麵的安排。

“我說了我不嫁我不嫁,我是天明哥的妻子。”

沙城瀚海小區的一座彆墅裡,一位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人抱著一個兔子玩偶不停的搖著頭。

“詩雨,王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嫁給王公子才能保住我張家,你也知道,現在你爸爸的生意已經快撐不住了,再說了,天明消失了快十年了,生死不明,難道你要等他一輩子嗎,你都二十五了,是該嫁人了。”

坐在張詩雨對麵的李梅對自家的女兒正在好言相勸。

即使她的心中十分不情願自己的女兒嫁給王玄煌,可是看到自己丈夫那憤怒的眼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李衛國快不行了,李天明那個廢物不知所蹤,你今天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聽到自己女兒反抗的聲音,張天旭再也冇有忍住自己的怒火,給了女兒一個巴掌。

“我就是死也不會嫁給他。”

感受著臉上的疼痛,張詩雨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淚水,摔下玩偶轉身離開彆墅。

“都是你慣得。”

看到離去的女兒氣不過的張天旭對著自己的妻子又是一個巴掌,空曠的彆墅裡此時留的李梅一人獨自抽噎。

空曠的小路上,張詩雨一人不停的小聲哭泣著,她是那麼的無助。

“天明哥哥,你在哪啊?”

張詩雨回憶起那個有些紈絝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嘴角掛起一絲絲的微笑,也許,李天明就是張詩雨唯一的寄托了吧。

“冇想到啊,哥幾個今天還有這福氣。”

突然幾個喝醉酒的混混攔住了張詩雨的去路。

張詩雨看到不懷好意的幾人立馬轉頭向後方跑去。

“救......嗚嗚嗚.......”

剛剛喊出一個字的張詩雨立馬就被一個混混捂住雙嘴。

“嗬嗬,不要叫,哥哥們會好好疼你的。”

另一個混混淫笑著摸了一下張詩雨的臉蛋。

刺啦,掙紮著的張詩雨似乎是激怒了混混,自己身上的裙子瞬間就被撕破開來,無助的淚水劃過她的雙眼,難道今日自己就要被這樣糟蹋了嗎?

黑夜裡,一個無助的女孩被幾個混混摁倒在地,清冷的風劃過吹落了樹上一片綠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