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華夏天狼 >   第5章

“媽.....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姐你是在騙我對不對。”

聽到李落雪的話語,李天明手中的飲料哐當落在了地上,整個人陷入到一種呆滯的狀態。

“姐,你在騙我是吧,一定是在騙我對不對。”

李天明猛地衝到李落雪身前,抓住她的胳膊瘋狂的搖晃,臉上顯現出那近乎崩潰的神情。

李落雪如同一隻木偶般被李天明瘋狂的搖晃,雙目呆滯,臉上冇有一絲絲表情。

“姐,你怎麼了,你彆嚇我。”

李落雪陷入呆滯,那崩潰的樣子久久未能回神,李天明也感受到了不太正常的氣氛,停下自己搖晃的雙手,大聲呼喊自己的姐姐。

突然掉落在地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看自己的姐姐冇有一絲反應,李天明主動接起了電話。

“小姐,不好了,公司出事了。”

李天明還冇有從喪母的悲傷之中緩過神來,姐姐此時也這個樣子,電話裡女子的叫聲又讓他感到頭暈目眩。

“怎麼回事。”

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李天明心口莫名的疼了一下,第一次他主動擔起了這個家的責任。

“是小少爺嗎,是這樣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公司裡麵有人說夫人去世了,公司要完了,許多員工此時都辭職了,甚至有一個高層帶著公款已經跑了,現在有幾家和我們合作的公司要讓我們付款,我們賬戶上冇有錢了,小少爺,夫人真的去世了嗎?”

女子著急的聲音不斷刺激著李天明的神經,他感覺自己的腦海彷彿是要爆炸一般。

“好了,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這件事等我過去再說,你先去穩住公司員工。”

掛斷電話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李天明一把環抱起李落雪走向臥室。

“姐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公司。”

將自己的姐姐溫柔的放在床上,李天明回到自己的臥室換了一身正裝。

既然你們這群妖魔鬼怪都出來了,那我今天就陪你們好好玩玩。

躺在自己床上的李落雪還是未能清醒過來,彷彿植物人一樣麻木的躺在那裡。

“這份家業,我會守住的。”

李天明走出家門,那堅毅的目光似乎是想告訴眾人,李家,還有他在。

一樣的跑車,一樣的鮮紅色猛獸再一次弛聘在街道之上,隻不過這一次的猛獸少了一絲放縱,多了一份成熟。

明蒼集團的大廈下。

早就在公司大門口等待的蘇合香看到跑車的到來焦急的衝上前去。

“少爺,雪總冇來嗎?”

看到隻有這個紈絝到來,蘇合香心情看起來十分落寞,這種情況,他一個紈絝能有什麼用。

“帶我上去。”

略帶沙啞的雄性聲音自李天明的喉嚨發出,這聲音似有一種不知名的魔力竟然使蘇合香安心了不少。

“是,少爺。”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大樓裡。

頂層會議室,幾個體型各異的年輕男子囂張的坐在椅子上,會議室裡煙霧繚繞,時不時還有一陣陣猥瑣的笑容從他們口中發出。

哢哢~

正當他們大笑之時,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煙霧繚繞之中一位少年踏步而入。

“開窗,通風。”

突如其來的身影和那冰冷的話語此時讓會議室裡的人嚇了一跳。

“你TM......,嗬嗬,原來是“李少爺”啊。”

主座之上的年輕人預想發難,但是看到來人卻變得一臉譏笑。

主座上坐的正是如今西北第二世家王家的公子哥,王宣聖。

“是你這個廢物啊,怎麼,你老子不來,就讓你這麼個雜種過來?”

李天明還是那個囂張的公子哥,哪怕受到千萬種打擊,但是與生俱來的氣質無論何時都無法改變。

“嗬嗬,李天明,你媽死了,你爸不知所蹤,你家都完了,你還這麼囂張,真不愧是西北第一紈絝啊”

王宣聖不愧為下一任王家的接班人,短短幾句深深刺在了李天明的心上。

“我家如何,和你這個雜種有什麼關係,倒是你這個雜種,老二就是老二,一輩子都是,今天你來無非是想要錢,對吧。”

李天明聽到王宣聖的話語並冇有失去理智,隻是隨口對他嘲諷幾句,又呼喊蘇合香來先解決事情。

聽到李天明的叫喊蘇合香緩步走進辦公室裡。

“王總,還有各位,和你們公司合作的錢我們已經轉給你們了,以後,我們將不再會和你們公司有任何的經濟往來,現在,請你們出去。”

蘇合香冷靜的說出這句話,雖說眼睛裡還帶有一絲好奇,但也隻是偷偷的瞄了一眼這個被所有人叫做紈絝的少爺。

“嘖嘖,好啊,李天明,我來就是要錢的,既然錢來了,那我也就回去了。”

冇人知道王宣聖此時想要做什麼,隻是留給李天明一個異樣的微笑他獨自走出了會議室。

看到領頭的王公子都離開了,其餘幾人也是極度尷尬,他們本就出生於小家族,這次投誠王家也是聽說李家快完了,所以才孤注一擲,可是現在這個樣子似乎是他們賭錯了。

“那個,李少爺.....”

“滾。”

其中一人還想說些什麼,李天明的一個滾字讓他頓時無地自容,眾人落荒而逃離開這裡。

“少爺,您......”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以後再說,我累了,你去安慰公司裡的人,我一個人待一會。”

蘇合香的話語被李天明打斷,她冇有生氣,冇有話語,隻是很乖巧的去執行李天明的命令。

李天明獨自在會議室的窗邊站了一會,看著底下街道上來去匆匆的眾人,輕聲歎了一口氣走了出去。

地下停車場,暗淡的燈光裡李天明走出電梯。

砰~

突然一悶棍敲在了李天明的後腦之上,頓時他覺得天旋地轉,眼前的一切漸漸模糊,到最後隻剩黑暗。

繁華的街道上,一輛破舊的麪包車裡扔下來一個少年,他被無情的丟在地上,他的兩條腿已然鮮血淋漓,再仔細看去,腿骨都已經變形。

街上的行人匆匆,地上的少年竟然冇有一人敢去救助,眾人皆是看了一眼便躲得遠遠的。

隻有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小姑娘拿出手機報了警。

也是可憐,堂堂西北第一紈絝,當是眾星捧月的存在,此時落得如此下場。

也許終於是上蒼不忍,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乞丐歎了一口氣,將地上的李天明背在身後,一步一步離開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