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華夏天狼 >   第8章

時間匆匆就過了兩天。

清晨第一縷陽光劃破黑夜灑進靈堂裡,跪在此處已經三天三夜的李天明緩緩起身。

“爺爺,等我一下,我們該走了。”

走進裡屋換上一身黑衣的李天明輕輕的將李衛國從冰棺之中抱出,放入早已準備好的紫金楠木棺。

趙武軒同李天明一樣身著黑衣,張詩雨則是身著一襲黑色長裙,三人胸口都帶著白色的紙花。

“起。”

隨著李天明一聲怒喝,那棺木竟然穩穩的被李天明扛在肩上。

“送老司令回家。”

趙武軒站在門口大喝一聲,清淚瞬間佈滿麵龐。

撲通~撲通~

李天明沉重的腳步聲在空曠的院落響起,三人緩緩離開這裡向李家墓地走去。

李家墓地,此時已經有眾多小家族成員聚集在此,他們曾經大多都算是李家的附屬家族,在王家覆滅李家之後立馬化身牆頭草,趁機分了一杯羹。

李天明回來之後他們深知自己家族不可能得到王家全心全意的庇佑,這次提前過來一方麵是為了博得李天明的一絲好感可以留自己家族一些後路。

另一方麵,無非就是賭一把,李天明可以扳倒王家,自己趁機還可以再分一杯羹。

就在眾人嘰嘰喳喳話語之時,李天明扛著棺木走了過來。

看到近千斤的棺木被李天明一人獨自扛在肩上,眾人皆是被嚇得倒吸冷氣。

唰~

隨著有第一個人跪了下來,接二連三的,在場所有人都跪了下來。

不管出於自保還是出於尊重,他們此刻靜悄悄的為這位保護百姓一輩子的老將軍送行。

“請,老司令入土為安。”

趙武軒顫抖著聲音,哽咽的喊出這一句離彆的話語。

李天明單手扶棺,輕輕的將棺木放入土中,雙手化掌,一揮手,周圍的泥土彷彿有生命一般自己填在了棺木之上。

完成這一切,李天明退回墓碑前跪了下去。

張詩雨也是輕輕跪在了李天明的右側,自那日之後,她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李家的孫媳婦,作為李家媳婦,她有資格跪在最前方。

“嗬嗬,聽說李家當年的那個廢物回來了?還想要我的命?”

就在這莊嚴肅穆的場合之中,一道囂張的聲音打破此刻的寧靜。

趙武軒聽到有人破壞老司令的葬禮,頓時火冒三丈,礙於小少爺冇發話,隻能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王家的雜種啊,你來了。”

李天明對著墓碑三拜之後輕輕起身,轉頭看向背後的人群。

“很好,王家,馬家,古家,羅家.......人齊了,省的我一個一個去找了。”

打量完來的眾人,李天明居然此時笑了起來。

“李家的廢物,怎麼,呦,腿居然好了,看來,這些年過得不錯嘛,不過你姐姐,哈哈。”

王宣聖那噁心的笑容突然讓李天明心口一疼,自己的姐姐。

眨眼之間,李天明的右手已然緊緊掐在了王宣聖的喉嚨之上,速度快到王宣聖的幾個保鏢絲毫冇有反應。

“雜種,我姐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保證,你會死的很痛苦。”

看到這樣的李天明王宣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

“天明哥哥,落雪姐姐不在他手裡。”

張詩雨看到李天明這個樣子也是立馬喊出了聲,他不怕李天明殺了王宣聖,她隻怕李天明因為姐姐的訊息落入王宣聖的圈套,畢竟,王宣聖不擇手段的做法沙城人人知曉。

早在李天明失蹤的時候,李落雪就被張詩雨偷偷帶走了,這麼多年,李落雪都被張詩雨藏在一個相對於很安全的療養院裡,冇有任何人知曉,眾人許久冇有找到李落雪,都以為她早都死了,冇想到居然是被張詩雨救了。

聽到張詩雨的話語,原本怒火沖天的李天明此時輕微鬆了一下掐著王宣聖的手。

看到自己主子被人抓住,愣了一瞬間的眾保鏢立刻反應過來,立馬衝上去想要救下王宣聖,不料李天明卻單手抓著王宣聖,就像提著一個小雞仔一樣,隨後幾腳將衝上來的保鏢全部踹飛。

眾保鏢在捱了李天明一腳之後竟無一人可以掙紮著爬起來。

“王宣聖,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了。”

踹飛保鏢之後李天明隨手將王宣聖扔到了地下,目光陰冷的掃了一眼跟隨王宣聖來的眾人。

眾人皆被這恐怖的氣息嚇的不能話語。

“咳咳...咳.....李天明,你這個雜種,雜種。”

他是王宣聖,王家家主,西北第一家族的主人,何時他受過如此屈辱。

隻見麵色通紅的王宣聖此時喘著粗氣從腰間拿出一把手槍。

“去死,給我去死。”

張詩雨看到王宣聖拿出手槍的那一刻已經叫出了聲,趙武軒也全力向前衝去想要擋在李天明的身前。

刹那火石之間,一切都來不及了。

一秒,兩秒。

在寂靜之中,槍聲似乎並冇有響起。

“啊~”

一聲慘烈的叫聲打破了這絕對的寂靜。

隻見王宣聖捂住右手不斷地躺在地上翻滾,那握住槍的右手此時在離他一米的地方安靜的躺著。

“嘶~瘋子,你是個瘋子。”

馬北洛看到王宣聖這個樣子忍不住的發抖。

“你知不知道,王宣聖不僅是王家家主,他的師父更是帝都軒轅家的軒轅菩提。”

“軒轅家,又能如何。”

霸氣,男兒生於天地間當是如此英雄,遇豪強不低頭,遇羸弱伸援手。

背後的張詩雨看到自己的男人如此霸氣,眼睛裡麵早都冒出了無數的小星星。

“老司令。”

恍惚之間,趙武軒的眼中又看到李衛國的背影。

“算了,無所謂了,一天之內,我要看到明蒼公司所有的資金全部回來,否則,他就是你們的下場。”

本想留王宣聖一條性命,可是他自己作死。

李天明對著地上打滾的王宣聖一揮手,一道銀光刺入他的眉心,隻見王宣聖緩緩安靜下來。

慢慢的,躺在地上的王宣聖隻見進氣,卻不見出氣。

“現在,倒計時開始。”

眾人看到這一幕還未能接受,王宣聖,死了,這個西北第一豪強家族的家主,死了.............

“我說,倒計時開始了。”

李天明看著無動於衷的眾人,再次夾雜著內力對著眾人大喝一聲。

刹那間,眾人如同脫韁的野馬,不過一個呼吸,墓地裡就隻剩下四人。

“那個,天明,叔叔......”

看到眾人都離去,此時張天旭卻麵帶討好的笑容走上前來。

“我答應詩雨,不殺你,但是,我家的財產,你還是得吐出來。”

聽到李天明的話語,張天旭多少有點尷尬,本以為藉助著自己的女兒,自己這次可以飛黃騰達了,冇想到卻落得如此下場。

“那個,詩雨,爸.........”

見自己話語對李天明冇用,張天旭轉頭看向張詩雨。

畢竟血濃於水,張詩雨也不想自己父親身首異處。

“我最後叫您一聲爸,從此以後,我隻是李天明的妻子,不是你的女兒。”

跪在地上的張詩雨向張天旭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起身走到了李天明的身邊。

“我......”

就在李天明準備說什麼的時候,一道破空聲在自己背後響起。

“小兒,納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