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華夏天狼 >   第9章

“給我去死。”

隻見林中猛地衝出一道黑影,黑影之上帶著一道銀光,刹那之間銀光已抵在李天明背後。

就在一瞬間,隻見李天明似動非動,那黑影卻猛的倒在了地上,嘴角滲出一道殷紅的血跡。

“天明哥哥,你冇事吧。”

李天明懷裡的張詩雨明顯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抱著他的胳膊更加用力。

“丫頭我冇事。”

左手摟著張詩雨的後背,右手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李天明此時就像一個父親寵溺女兒一般寵溺著張詩雨。

“對不起,少爺。”

剛剛反應過來的趙武軒半跪在李天明身前。

他已經冇有保護好老司令,這次少爺差點又........

“趙叔,冇事,你先帶詩雨去那邊,我處理一點事。”

將懷裡的張詩雨安撫好之後,李天明俯身扶起跪在地上的趙武軒。

兩人退到一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銀蛇劍,帝都軒轅家的銀蛇衛麼,軒轅涼月那小丫頭還好嗎?”

“你....你是誰?”

倒在地上之人掙紮許久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本想殊死一搏的他聽到這個名字猛地瞳孔微縮。

那是多年前的一個深秋,軒轅現任家主軒轅浮萍在年近四十纔有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取名軒轅涼月。

小丫頭一出生就深得軒轅家老祖宗的喜愛。

可惜上天不公,小丫頭天生頑疾,從三歲開始就一直高燒不斷,十歲之時已經危及到自身性命,軒轅家找遍天下所有名醫竟無一人能救治,眼看涼月大限將至,所有名醫還是束手無策。

就在眾人心灰意冷之時,一位乞丐模樣的老者路過帝都,軒轅家老祖認出此人便是那上古名醫華佗後人,華菥蓂。

華菥蓂在所有醫者都束手無策之時一手銀針愣是吊住了軒轅涼月一年的性命。

不過在穩住涼月病情之後華菥蓂還是搖了搖頭,對此頑疾他還是冇有辦法根治,隻給軒轅家留下一副錦囊之後便離開帝都。

軒轅家老祖知曉華菥蓂離去本都已經絕望了,可是無意之間他看到了華菥蓂留下的錦囊,抱著嘗試一下的心理他打開了錦囊。

天生火脈,無藥可醫,西北或有一線生機。

錦囊裡有一張字條還有一塊玉佩,玉佩玲瓏剔透,一個大寫的李字映入眾人麵龐。

“老祖。”

看到錦囊裡的內容,軒轅梁月的父親軒轅浮萍著急的看向老祖。

“走。”

看來軒轅家老祖是真的喜愛這個十來歲的小丫頭。

將近一百歲的年紀了抱起軒轅涼月就離開了軒轅家開始西北之行。

軒轅涼月離家的那一年無人知曉發生了什麼,隻是她再次回到軒轅家之時,老祖第一時間便宣佈軒轅涼月成為軒轅家下一任家主。

礙於老祖威嚴眾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畢竟自古至今軒轅家何時讓一個女子掌過權。

時間轉眼回到現在。

李天明看了一眼地上驚恐的銀蛇衛,順手在腰裡拿出一塊金牌扔到他的麵前。

“你是銀蛇衛,這個你應該認識。”

帶著一臉疑惑,那男子將地上的金牌撿了起來,本來不屑的目光逐漸變得驚恐。

“您,您是.....”

看著地上的銀蛇衛冇有了殺氣,李天明撤走了自身的威壓。

“屬下軒轅家銀蛇衛,銀魅,參見大長老。”

感受到身邊的威壓被撤走,銀魅立馬起身半跪在地下,低著頭顱等待著處罰。

在軒轅家,他們這些護衛對旁係弟子出手都是死罪,更何況這次自己刺殺的對象可是地位僅次於老祖宗和家主的大長老。

冷汗順著銀魅的兩鬢滴落在地上,對於他來說,彷彿李天明的下句話就會讓他身首異處。

“行了,不知者無罪。”

“是,屬下這就去死......屬.....大長老....大長老你不怪罪我嗎?”

銀魅抬起頭來不可思議的看向李天明。

在他的印象裡,似乎除了那三位金龍衛,他們銀蛇衛還有鐵劍衛隻要得罪軒轅家主人都必須以死謝罪,可是自己今日得罪大長老,大長老居然冇有怪罪自己。

“好了,收起你那詫異的目光,我本不是軒轅本家人,機緣巧合之下才成為軒轅家的大長老,現在,你該和我說說軒轅家發生什麼事了。”

李天明用眼神給了銀魅一個安慰,然後再次恢複到慵懶的目光看向遠方。

等待了半天跪在地上的銀魅久久未能話語,李天明也知曉了銀魅的顧慮。

“趙叔,你先帶詩雨回家啊,我一會就回來。”

李天明看向站在旁邊的兩人,給了張詩雨一個溫柔的微笑。

“好。”

趙武軒看著向李天明走去的張詩雨自己偷笑了一下去往門口。

吧唧~

靠近李天明的張詩雨突然在李天明的臉上親吻一下,然後獨自捂著臉頰向外跑去。

“這丫頭。”

摸著臉上的餘溫,李天明的嘴角掛起了若有若無的笑意。

一旁半跪著的銀魅很懂事的低下頭顱捂住耳朵,嘴裡不停的唸叨著。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好了,現在可以說了。”

看著離去的兩人,李天明讓地上跪著的銀魅起來示意他可以說話了。

“大長老,老祖宗和家主莫名其妙的中毒昏迷了,幾個長老都說小姐年紀太小又是女兒身並不適合執掌家族,家族會議之後一致決定讓二長老執掌家族,等待老祖宗和家主醒了再說。”

聽到銀魅的話語李天明在心裡默默盤算。

看來,涼月小丫頭是被奪權了啊。

“你接著說。”

“二長老執掌家族之後,大肆接納京都二流家族,就連一些邊境上的一流家族都來投靠,王家也是其中之一。”

李天明略微點了一下頭。

看起來這個軒轅菩提野心不小啊。

“王宣聖怎麼成為了軒轅菩提的弟子?他的武道天賦應該極差吧。”

再一交手李天明就發現了,王宣聖早就被酒色掏空的身體,這樣的人怎麼會成為軒轅菩提的弟子。

“大長老,這種事我們做下人的無從知曉。”

也對,畢竟隻是一個銀蛇衛,這樣的事他應該接觸不到。

“對了,大長老,三個月後,涼月小姐就要嫁人了。”

此時墓園裡狂風四起,一片片綠葉隨著狂風凋零,半空之中綠葉突然變成冰塊,落地之前消散在了天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