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伸手卻怎麼也拉不住沉入懸崖底下的人。

霎時間,場景再次轉換到她所在的院子裡。

她如夢初醒般,一陣小跑逃離這個房子,開門那一刻怎料到。

門口突然站著一個和她模樣的人,整個人突然愣住,眼睛是震驚的光。

等她冷靜下來後,兩人之間的談話明顯變得扭曲起來。

千本突然被她突襲出擊,隻見自己的臉上又是出現了一道劃痕,紅色血液開始流了出來然後變成藍色液體。

彆看對方和自己年紀相仿,能力是說不出的厲害。

而女孩也完全現出真身,完全是詐屍的行為!

這時候又怎麼可能還有時間想那些事情,自己在一個死人身上,現在又麵對這個身體曾經的主人。

這一切,根本就說不通好嗎!女孩一路出擊,千本一路躲閃,卻還是被對方苦無傷到。

果然,千本想起那時在河邊練習結印,至少還是能拖一段時間。

這次希望可以讓自己不會死在一個詐屍的人手裡。

隻見她動手結印,突然一陣轟動,從流沙出來的正是那隻巨蠍!麵前的女孩嘴笑眼不笑的樣子,讓人不寒而栗。

對方暴露著強勢的查克拉,生怕不知道她的厲害一樣,身體源源不斷釋放著,就好像用不完一樣。

縱然是初代火影在此目睹,也要驚顫,查克拉都太過犀利與霸道,技驚寰宇,難以抗衡。

千本再次雙手結印,一時間釋放驚人的力量,特殊身體承受著普通的靈魂,隻見拔地而起的藤蔓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

像是貫穿了天地,過後冇多久,千本的臉色有些蒼白,卻依然帶動起大量的查克拉。

她看著眼前的人。

千本,原本屬於她另一個沉浮的世界裡,到底是穢土轉生還是彆的。

隻當是一場有她冇我的戰鬥罷了。

在她看來是這樣的。

怒火之花在綻放,碰撞中兩者間那絢爛的芒火劇烈燃燒。

呼聲響起,成為了永恒,身體新主人對決著原主人,這足以讓所有人震驚咋舌!

滿臉傷痕累累的千本擦掉臉上的血跡,在她的身後數以計百的藤蔓,對麵的另一方也是如此。

誰能想到相隔兩個世界,遇到曾經的自己卻是這一番遭遇,很明顯,千本心裡更多的不甘心!

刀鋒縱橫,血染了整個房屋,兩人打鬥中。

千本眼裡竟再現起了當初的模樣,那是時光的碎片,像是在逆轉時間長河。

那棵茂盛的櫻花樹啊,依然還在飄零著那花瓣……

一片淒涼之地,唯有些許生機的地方,便是院子裡,那棵櫻花樹了。

……

……

不知何時,耳旁聲起,睜開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我愛羅。

微風吹著他頭髮,隻見我愛羅不停的對其他人說著什麼,但始終聽不見。

啊,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看到我愛羅……

眼簾低垂的瞬間,前麪人早已消失,而她也隻是依稀記得我愛羅的出現罷了。

再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一間陌生的房子。

……

……

“幻術?!”

我愛羅的話,讓她睜大不敢置信的眼睛。

回想剛纔與小時候的千本的戰鬥,竟是那般的真實!讓她不明覺厲。

然而,比起中了幻術,更大的問題是,為什麼幻術中出現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

與其說一模一樣,倒不如說就是在和“自己”展開戰鬥,千本沉思。

我愛羅示意了手鞠和勘九郎離開,勘九郎原本還擔憂我愛羅的安危,但現在看來,貌似是打消了對千本的警惕。

片刻許久,我愛羅開口說話,提到了兩年前的事情,千本一頓愕然。

“兩年了,千代婆婆在你消失那段時間也已經不見了,我們也派人尋找過,但並冇有什麼訊息”

她聽著那些話臉上冇有什麼反應,但眼神的漂浮不定,我愛羅皺眉繼續說道。

“後來,自從你們消失,那個房子也廢棄了,漸漸的就再也冇有人去過……但,你喜歡的那棵櫻花樹,依然開著茂盛的芬芳”

我愛羅的聲音開始壓低,自己講的每一句話,千本竟冇有一點觸動,反而更多的是疑惑,這種疑惑,在她的眼睛裡已經看出來了。

“我很想知道,這兩年來,你發生了什麼?”

我愛羅繼續問她,他想知道千本經曆了什麼,為什麼對他們曾經的事情一無所知。

千本腦袋早已經混亂不已,外表冷靜內心慌的一批。

鬼知道在這兩年來的她經曆了什麼!!

一番整頓,她鼓勁準備開口,隻見我愛羅的下一個動作,讓她話到嘴裡又嚥了下去。

原來,我愛羅在中忍考覈之前,拿了自己的護額,而現在又把那個護額,放到了桌麵上,風之國的標誌,被劃上了刺眼的劃痕。

“我…”

叛忍的標誌,讓千本心裡是另一番滋味。

我愛羅冇有提及護額的事情,隻是疑惑千本會被幻術牽連,作為樓蘭人的她,為什麼會中那種忍術。

難道她不是千本?

不,不對。

明明這麼真實的人,怎麼可能不是千本。

她沉下臉,原來如此。

因為她並非千本,隻是魂穿到千本身上,所以纔會觸動幻術嗎?

她在腦海裡回想,到底什麼時候中了幻術的,難道是從自己推開門的那一刻,就已經中了幻術嗎?

還是櫻花飄落在她身上那一刻?

所以纔會在院子裡的每個角落都會出現“自己”小時候的一些事情。

還有被影子踹下懸崖的自己。

包括和“自己”戰鬥的時候,總以為自己隻會召喚藤蔓,卻在幻術中召喚通靈獸巨蠍。

沉默幾許,她大概算是理清了這個身體主人的前事。

“想到什麼了嗎?還是說想著準備怎麼回答我的問題?”

我愛羅的眸子冷清,在看向千本時又多了幾分溫柔的光。

“這兩個問題,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要”

“……”

………

………

在隻有兩人的空間裡,果然還是覺得氣氛有些緊張,我愛羅的話,使得千本心裡又是一番激盪。

我愛羅麵對千本的回答,眸子暗下來。

無言的空間裡,我愛羅率先開口,她的心就好像是一麵靜水被風吹起了波紋一般,心緒被撩動著。

依靠著自己多年的追影,總覺得心中一陣盪漾,這種場麵又不是第一次見,雖然是第一次發生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