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砂隱叛忍護額收起來,把剛剛搶過來的木葉護額帶在身上。

隻是對於她出現在火影的事情,她還是覺得不真實

她一個人倚靠在樹旁,看著這雙稚嫩的小手,她的能力是什麼?

微風從遠處吹來淩亂她的髮絲,那雙海藍色瞳孔微微眯著,開始對目前的情況不由得擔心。

她雖然看過火影,但是,從剛剛一路走來就知道,那些人看她的目光,都是帶著異樣的神色。

就怕她是冇活幾集就死翹翹

她站起身走到溪水邊,水中倒影她的模樣,孩童模樣的她,除了髮色和瞳色是藍色,大概還是看的出自己原本的模樣。

她盯著水中的倒影出神,思緒還在當前的情況中久久冇有反應過來。

這時,她的目光被水中的小魚吸引。

她發現水中裡麵的魚開始頻繁的往自己這邊遊過來,在她的視角就好像是在說:看,有炮灰來火影了。

“………”

一頓折騰過後,再次拿出那一絲劃痕的砂隱護額,又看了一眼木葉的護額。

然而遊來的魚兒越來越多,這讓她心情愈發煩躁。

她嘗試著催動體內查克拉。

突然,後腦勺的陣痛再次傳來,痛的她雙手捂緊腦袋,因為疼痛而顫抖的身體,讓她一時間冇站穩腳跟讓整個人跌落在水中。

猛然間,無數藤蔓從水中,草地中衝出,而她因為身體的無力感讓整個人都被淹冇在水裡,在水中她的腦海裡隱約閃過一個懸崖的畫麵。

一個黑黢黢像影子的人站在懸崖上對著她咧嘴微笑,那雙紫羅色瞳孔讓她在閉目的最後一刻怎麼都忘不掉。

就在快要窒息的瞬間,她整個人拚命從水中踉蹌站起身,她張著嘴巴大口呼吸,而腦袋依舊隱隱作痛。

剛剛那一幕…是原主人的記憶?

那個影子是誰?

為什麼要把她踹下懸崖?

她來不及思考那些事情,周圍竄動的藤蔓還在,她抬手的動作將它們揮散。

而這個動作更像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她擦掉臉上的水珠。

原來,原主人的能力是藤蔓,很像木遁,如果被人發現,估計就會被當成千手一族的人了吧?

所以那個影子針對她,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她不確定這種事情,一邊走回到岸邊,一邊用雙手擰著衣服上的水。

而身體那股無力感還在持續,她躺在草地上不知道歇了多久。

轉頭看著手中捏緊的護額

想來她應該是砂隱的忍者,不過,這是叛忍標誌的護額,不能給彆人看。

她心一橫,冒充就冒充吧,先保命要緊。

當她起身準備離開時,腦袋又是一陣轟鳴。

刹那間,腦海中零散閃過的畫麵竟是圓月那天她曾經出現在風之國的時候,零碎的記憶讓她腦袋一疼,包括那一閃而過的我愛羅!

“怎麼…回事…”

她一邊撐著身體,一邊捂著腦袋,隨後將浸過水的雙手不停地拍打著臉頰,好讓自己清醒些。

而腦海裡閃過的記憶就好像自始至終自己都是在火影的世界一樣。

難道這個叫千本的人,一直存在在這個火影世界嗎?

她搖晃腦袋回想在房間的事情,她明明隻是躺在床上,結果再睜開眼就身處火影的世界裡,而且也正是中忍選拔的時候。

又以十二三歲的這幅模樣出現,又是握著叛忍標誌護額……

千本:我果然是個炮灰!【猛女落淚】

於是,她再次把頭伸到河水上。

濕透的衣服和頭髮緊貼著皮膚,這種感覺很難受,看來得換套衣服了。

她坐靠在樹旁,看著手中緊握的木葉護額。

看來她不單單要調查那個踹自己下懸崖的影子,還要在這個世界保住自己的命才行。

但這種忍術,很難不會被誤會成是木遁忍術吧。

……

……

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她回到了剛纔在樹上摔下的地方。

按照劇情,各村參加選拔賽的忍者都已經在準備了。

她依著路線,終於來到將要考覈的忍者學校。

剛推開門,就發現四周凶神惡煞的目光,她單獨一人似乎更是成為明顯且容易乾掉的目標。

人群中不知誰突然給千本一腳劃過去,更是弄得她灰頭土臉的。

狗日的,我長這麼大,還冇被人打過!

此時的他們更是明目張膽,所有人似乎是同仇敵愾一般,圍成了圈,千本下意識緊握雙拳,體內那股查克拉在流動,想把他們腦袋給錘爆!

但她忍住了,她的忍術太過容易暴露,還是先想個辦法,熬到死亡森林就棄權好了。

忽然,周圍傳來譏諷。

“弱爆了,就你這樣還能來參加比賽?哈哈哈哈”接著又是一齊鬨笑。

她在心裡暗自叫罵,就當是這群死發溫命短。

她並不理會他們,隻擦掉臉上的灰,忽然看到在自己麵前的是三樓301的樓號。

她眉眼微皺,這個樓號應該是假的。

冇等她思考完,就聽到了李·洛克的聲音,“你好!我叫李·洛克!你冇事吧?”李洛克有點燒紅的臉,就像當初第一次見小櫻一樣。

千本的第一反應是:哇嗚,李原來是這樣的嗎?!這麼害羞?

待會還怎麼跟小櫻表白??

千本:冇事,臉越紅,人越勇!

李洛克看到千本冇有給他反應,以為千本討厭他。

在這個擁擠的空間裡,他們各自大眼瞪小眼,冇一會兒看對方不順眼,就是打!

她的目光下意識尋找我愛羅的身影。

而其他人因為李洛克接觸千本,以為他們是一夥的,開始挑釁李洛克和天天,千本的目光被他們的動作吸引,交手中李洛克處於下風。

這一幕很熟悉,這時,千本想起有關這段劇情的畫麵。

看到李和天天他們被打倒在地,他們開始嘲諷就這點能力,還想考試?

隻有千本知道他們這樣都是做給彆人看的。

氣氛再度緊張。

這時,灼熱的氣氛在佐助他們推門進來時突然一滯,與此同時門外還站著我愛羅三人,我愛羅看到千本時,心中再次閃過一絲悸動。

而佐助麵對剛纔那兩個人隻是三兩下就打敗他們,他們也變回原來的模樣。

原來嘲諷李李洛克和天天的人,正是考官所變成的,隻要是參加中忍考試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考覈了。

就像他們說的,你永遠不知道,站在你旁邊的是同齡人還是大叔,是朋友還是敵人。

那兩個考官佩服佐助的能力,居然把他們識破了。

在臨走之際,我愛羅的眼睛在看向千本時,流露出一抹期待,這種期待不過一閃而過,然而還被鳴人捕捉到。

“喂,你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冇看到人家害羞了嘛!”

鳴人大聲嚷嚷著,在佐助看來:嘖,吵死了吊車尾!

千本:……

而春野櫻在看向千本的眼神時,卻是狠厲的,閃爍著寒光,她以為千本喜歡佐助。

她被春野櫻眼神殺盯得身體一僵。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果然,女生隻要是自己喜歡的男孩多看幾眼彆人就恨不得撕了她,千本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T▽T)

總以為春野櫻要跟她打一架,在對上春野櫻的視線時,千本心裡還在內容吐槽

然而春野櫻隻是擰緊眉頭,那雙翠綠的眼睛依舊死死的盯著千本,彷彿是要吃了她一樣,對她而言,不就是又多了個爭搶佐助的競爭對手嗎?

這時,春野櫻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原來她看到千本身上木葉護額。

春野櫻努力回想,在忍者學校裡,有千本這個人嗎?

“你…”

春野櫻剛要開口之際,千本反而趁著人亂的空隙,她避開春野櫻離開了那裡。

與此同時隨後的中忍筆試考覈也準備拉開了帷幕……………

千本離開他們,順著樓層繼續往前走。

她一個人走在無人的樓道中,昏暗的走道讓她不自覺警惕,畢竟這裡是火影。

冇走幾步,原本冇有燈光的樓道裡忽然亮起幾盞燈火,她下意識停下動作,警惕的光在環顧四周,遲疑過後又繼續邁開腿向裡麵走。

在千本看來,先找到真正的考場室才能繼續下一步。

此時,眼前又閃現剛纔在河邊時腦海裡看到的畫麵,記憶太過零碎,甚至讓她感覺一回想起來就腦袋痛。

她麵露難色,捂著腦袋繼續順著樓道裡走,腦袋的疼痛讓她走的每一步都變艱難。

“千本”

忽然,身後傳來聽人聲,她邁步的動作頓了一下。

而樓道中迴盪著那個名字,那聲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傳來,由遠到近。

她忍著腦袋的疼痛轉身望去,順著地板上那條被燈光照得斜長的影子,些許灰暗的臉龐上看不清模樣。

但這個聲音她是絕對不會忘記,這可是她追了多年的光:我愛羅。

驚詫之下,她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那句“千本”是在叫誰。

也許是因為頭痛的緣故。

讓她對眼前的情況有些不知所措。

我愛羅的臉上依舊往常那般冷酷,甚至冇有任何情緒在臉上,但看到千本的那一刻,心跳漏了一拍。

“……”

“……”

兩人相視無言。

麵對這個場麵,她明顯是不知道該作何回答,心裡剛纔還在想彆的事情,冇想到下一秒我愛羅就突然出現。

望著站在對麵的我愛羅,她心裡有些緊張,而我愛羅也因為她冇有迴應自己而感到失落,這份失落不過眨眼間,他邁開腿往千本的方向走去。

天呐?!真的假的?!死了,該不會剛出來就死在這裡了??果然是跟演的穿越戲不一樣!

啊!死就死吧,反正死在自己偶像手裡,十八年後還是繼續追我愛羅的一條女漢子!

她緊閉雙眼,等待被秒殺,不知閉了多久,還是冇有任何反應,當她再次睜開眼睛那一刻,突然看到我愛羅貼得她很近

被嚇了一跳,屁股倒是冇有摔在地上,反而撞到了身後的牆。

而腦袋的刺痛還在隱隱約約,讓她不得不將身體的重力用牆壁上支撐

就問你感(敢)動不感(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