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秋原的話,她心裡的接受程度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她是被千代婆婆收養的,那蠍呢?

可她卻對這些事情一點印象都冇有,是因為記不清原主人身體的記憶嗎?所以冇有印象。

秋原冇有說話,隻是站在那裡等待千本的動作,因為她們還在考試。

突然,那股疼痛再次閃現,她下意識捂著腦袋,在看向秋原時,依舊覺得秋原這個人在哪裡見過,尤其是這雙眼睛。

她讓秋原繼續說。

秋原告訴她

風影羅砂的孩子,就是我愛羅,因為是人柱力的原因被村子裡人排斥,而羅砂也將我愛羅關在一個隻有夜叉丸和他自己的地方。

總以為這種事情會一直這樣,直到被孤立的我愛羅,遇到了千本。

千本聽到這裡眉頭緊蹙,秋原話音停住,以為千本有什麼問題

她示意秋原繼續說下去。

秋原解釋他們口中所謂的怪胎,不過是因為見到了那隻大蠍罷了。

“大蠍?”

千本臉上多了問號,在沙漠裡蛇蠍之類的不是很常見嗎?更何況哪玩意能比得上守鶴嗎?

秋原隻是答應,眼神卻飄忽不定,千本看向秋原的目光要再一次確認,而秋原也隻是不停地猛點頭。

見到她那副害怕的模樣,千本冇有再去問什麼。

在她看來,秋原的話也冇有多少是可信的。

可疑的地方太多太多,為什麼會說那頭大蠍是怪胎?

最重要的是她那雙紫色眼睛,好像在哪見過,難不成是踹自己下懸崖的影子?

不,單單憑一雙眼睛不能這麼草率。

於她而言在這個火影世界裡麵,奇怪的纔是是正常的,不奇怪的纔不正常。

她覺得,秋原雖然看著靦腆柔弱模樣,但是女生的第六感告訴她秋原這個人絕對冇有這麼簡單。

隨後又陷入了這個身體主人公的身世背景。

火影裡麵,藍髮的人是真的很少見,還是這個連來自哪裡的人都不知道……連媽媽也莫名消失……悲哀了……

千本一副入神樣子,嘴裡呢喃著。

“千本,你在這裡做什麼”

突然間,身後傳來了一聲低沉的男聲,打斷了她的思路。

隻見一隻手搭在了千本的肩膀上,這種莫名的壓迫感,不寒而栗。

慢慢的轉頭過來,才發現是我愛羅,還是悄無聲息就出現在了千本身後。

“剛纔禦手洗紅豆說過要跟上她的吧?這是打算把比賽放棄了?”

看到我愛羅站在自己身後,她眼裡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第一印象的我愛羅是高冷到不行,如果有誰惹他心煩意亂,或者看到誰不順眼都像捏死螞蟻一樣捏死彆人。

然而現在在她身邊的我愛羅,語氣,眼神都充斥著溫柔。

她整理好心緒,正當她想起身旁還有秋原時,才發現,秋原早已不見。

她表情愣愣,她從來冇有想過,秋原居然可以跑得那麼快。

……

……

她跟著我愛羅他們趕到了第二考覈現場,所有人都簽了同意書,而他們也隻有五天時間。

禦手洗紅豆看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一點一點的在變化,覺得這次的考覈,貌似變得更加的有趣了。

她看了看手上的同意書,表麵看著冷靜過人,與他人相比冇有太多的情緒。

這一點倒是和我愛羅有點像,但內心卻是一萬個曹尼瑪在奔騰。

直至揮筆簽了字,心想大不了死一回……

知道了大概情況,至少也懂該怎麼做了。

踏進去的那一步就有股不知名的壓迫感。

挑眼望去森林深處,更是讓她張大了嘴巴,感歎著這些現實生活中極少見到的參天大樹。

現實中出現的也不過在亞熱帶的亞馬遜森林纔有的。

而漫畫裡那些參天大樹,自己也是第一次,那種感覺難以言喻,畢竟,這次是把命都賭出來了。

她發現這一路上,和自己在漫畫中看到的有所不同,冇有發現任何要來奪取卷軸的忍者,反而是清淨的讓人不得不產生錯覺。

對於她而言,爭奪卷軸這種事情其實也無所謂,隻要保證自己在不使用藤蔓之前不翹辮子就行。

不過,真淩從一開始便看不慣千本的模樣,這一點,她是看得出來的。

她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p孩為什麼這麼討厭,細想一不殺人放火,二不刨他祖墳,又因為什麼,是真的不解。

秋原雖然是作為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說出來的話不知真假,反正臉是不可信的,畢竟樹能活也並非隻是靠樹皮才能活下去。

另一邊,真淩還在想如何才能通過考試,以及如何去乾掉對方的問題同時又開始挑著千本的刺。

就好像那種皮很癢,很欠揍的樣子。

千本:少年,你的想法很危險。

真淩說話還是那般的趾高氣昂的態度,一再讓人不爽。

感覺她可以在彆人看不到的地方整整真淩,不然受的那些氣總讓她心裡不快。

………

………

在死亡森林裡麵的第一天晚上,便遇到了其他忍者的襲擊——土隱村土之忍者。

土之忍者一路上跟蹤著千本等人,一路上看著對方內訌,不知是已經知道了有人跟蹤而做戲還是彆的什麼,但,要拿到卷軸的話,首先就是從新人下手。

三人一路走來,而周圍卻是異常的安靜,越是安靜就越是風暴來臨前的預兆。

“千本,這裡也太安靜,安靜得有點讓人害怕…”

秋原眼裡閃過害怕的光,她走在千本的身後,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他們三個從開始進來,周圍就一直都是這麼安靜。

她停下腳步抬頭觀察四周。

秋原說的很對,以前看這部漫畫時,哪個不是一開始就被盯上,接著就是被襲擊什麼的,為什麼這次是這種情況……

難不成他們這麼有耐心看我們?想到這裡千本皺起了眉頭。

突然一陣轟的一聲,四周瞬間拔地而起的土牆將三人困在了一個狹小的空間裡。

並且土牆在不斷的縮小,突如其來的襲擊讓三人不知所措。

“土牆?!土之國的忍者!”

千本第一反應過來,隨口而出,抬頭看往上麵,正是站著那三個忍者!

“嗬,”真淩一聲輕蔑,對於他來說這種小兒科的伎倆,實在無聊,在真淩麵前三兩拳之下,便打破了土遁術。

還是有點技術含量啊這小子

解決了土之國的忍者,拿在手中的卷軸竟然也是天之卷軸,接著千本也拿過了地之卷軸。

秋原原本想著大夥冇事就好的心態,結果令人意外的是,真淩揮拳過去,打在了千本身上。

千本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推到七丈遠,被擊中腹部那一刻,千本竟有自己死了的錯覺,而真淩的這一個舉動把秋原嚇得不輕。

隻見千本手中掉落的卷軸被真淩撿起來。

我懷疑他公報私仇。嗯。

“你在做什麼啊,那是千本!”

秋原喊住了他。

秋原總以為真淩會停手,可接下來那句“你到底是誰?”讓秋原楞住了。

真淩蓄勢待發的架勢,準備和麪前的千本決鬥。

此時的千本,隻覺得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你打我就算了,你居然還說我不是千本?(雖然我確實不是)

然而在灌木叢裡,有一個和千本一模一樣的人看著他們。

隻見一陣強風吹起,在他們麵前的卻出現了兩個千本!

“這,這怎麼有兩個千本!”秋原震驚的問道。

在這種真假難辨的情況下,真淩打算一個也不留,他可不會承認一個消失兩年又回來自稱是他搭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