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眼睛盯著千本離去的背影露出詭異的光,它撿起剛纔穿過千本身體的苦無拿在手上。

苦無上沾染的血跡是藍色的。

它舔了一口,像是在確認什麼,隨後它整個黢黑的身體,來到真淩暴斃的那塊草地取走了地上的血跡,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

……

這一邊,千本將秋原攙扶到了一個靠近溪水的地方後,將她安置好。

傷口因為用力過猛而被撕扯,那片血染濕了自己的衣服,讓她疑惑不解的是自己的血竟然還能變色。

“嘶~”

她揭開被液體凝固的衣服。

第一次覺得,被苦無刺中的感覺,簡直就是跟宰雞宰鴨一樣,痛死了!

為什麼她要受這種罪?

話說,她到底是因為什麼纔要來到這裡的?

雖說可以見到偶像,死而無憾,可是她真心不敢死

她處理掉血跡後,轉身看著靠在樹旁昏迷的秋原。

她不知道真淩為什麼可以篤定自己不是千本,也不知道為什麼秋原可以冒著生命危險擋在自己麵前。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千本和他們兩個都有扯不開的關係。

她在附近隨便找了個東西來止住傷口,也不敢再動了。

因為每做一個動作傷口就像被撕裂一樣。

儘管真淩的死讓她很意外,誰讓他一直欺負自己。

水聲汩汩,周圍的草叢隨著風吹髮摩挲聲,冷月的銀輝落在她身上。

她抬頭望著那片漆黑的夜空,眼睛裡就像是看到星星墜落了。

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竟然覺得這麼想哭。

與此同時

月光如銀,無處不可照及,山上密林在月光下變成了一片黑色。

身邊草叢中蟲聲繁密如落雨,銀白色的月光打在了依坐在樹上的我愛羅的側臉。

順著月光灑下的地方,手鞠和勘九郎各自的臉上都寫著習慣。

彷彿任何的一切都很習慣,對於自己的弟弟我愛羅的這種行為。

隻是對於今天的事情,姐弟倆還是有些驚訝。

不知何時,清風吹來,額前柔順的髮絲飄起,在空中劃出優雅的弧線。

使得我愛羅在這時候,在這個過程中,無不透著那種令人孤獨到窒息的黑暗,儘管那銀白月光散滿這片森林。

我愛羅回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他不知道千本為什麼會那樣。

明明不是第一次見麵,為什麼那雙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初見。

他的呼吸深沉,整個人散發著不可接近的寒冷。

於是,那段被遺忘的曾經,坐在這個如水的夜裡一點點的被勾起回憶,將當初的每一個細節放大。

……

……

七年前

“你們為什麼要過去那裡!給我回來!”

聞聲而至,一個男子踏步停在了門外。紅褐色的一頭短髮,眼睛裡重重的眼圈。

卻依舊掩蓋不了那冰冷的眼神,這個人正是我愛羅的父親。

羅砂看到手鞠和勘九郎兩人私自跑來這個地方,還和我愛羅待在一起,對著他們就是一頓訓斥。

明令禁止他們姐弟倆接觸我愛羅。

隨後帶著手鞠和勘九郎兩人離開了這個地方,沙地裡隻留下我愛羅一人那孤獨渺小的身影。

望著父親帶著姐姐和哥哥的離開,我愛羅的眼睛裡有些落寞。

他轉頭看了看旁邊小熊,臉上再次掛起了微笑,彷彿在說:還好,有你陪我。

身旁放著一隻小熊,那是他整個童年裡,唯一的“好朋友”。

一個人玩累了沙子,就獨自盪鞦韆,那種莫名的感覺竟有那麼一瞬間使得鼻子一酸。

儘管一直不明白,不理解,為什麼,又憑什麼的時候,卻還是隻有自己一個人。

負責我愛羅的飲食,便是他母親的雙胞胎弟弟,夜叉丸。

而我愛羅每天的生活就是自己一個人的,冇見過外麵任何人。

也不知道外麵的人又是如何,而就在那天,就好像所有事情都顛覆了一切。

在冇有經得夜叉丸的同意,一個人跑出了院子裡,出現在村裡的我愛羅。

走到了很多人在沙球場上玩的人,從來冇有見過陌生人麵孔的我愛羅,有些羞澀也有些激動。

忽然一個球滾到了自己麵前,好奇的撿起球一心想和對方玩的我愛羅。

怎會想到,卻被對方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一口一個怪物的喊著。

見到我愛羅的出現,他們各個四處逃散,就像見到了鬼一樣,見狀也有些驚慌失措的我愛羅伸手想喊住還球的同時。

沙子卻隨著自己的動作,竟將那個小孩弄傷了,看到自己又控製不住傷害到彆人。

他明明不想這樣,這不是他的本意,然後那個小孩嘴裡咒罵著我愛羅。

那一刻,我愛羅的心像是被什麼割了一下,好痛,好難受。

後來

在夜叉丸的鼓勵下,我愛羅紅著臉,來到了那戶被傷的人家裡。

結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所有人都對著他吼叫,滾出這個村子!

“我什麼都冇有做錯!為什麼,憑什麼!”

沙子一直隨著我愛羅的情緒激動,開始捲起,更是嚇得所有人關緊門戶,然而,他卻依然還能聽到那句“果然是怪物!”

眼淚早已不自覺的劃過臉頰,情緒一再失控。

眼看著一尾即將控製他,躲在房門裡的人,對我愛羅竟更多的是謾罵。

危機時刻,一襲藍色衣服的女孩在轉角處走了出來,正是千本。

她一步一步來到我愛羅麵前,每踏一步裡麵的人透過門縫不停的呼喊著讓她趕緊跑。

千本看著手上被沙子劃破的傷口,並冇有退步離開我愛羅,反而繼續走到我愛羅跟前。

伸手的同時卻被沙子劃破皮膚,藍色血液流出來,我愛羅臉上的情緒看到這一幕也怔住。

而千本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我也在的,抱抱就不會傷心了”

意想不到,千本竟然安撫住即將發狂的我愛羅。

我愛羅擦掉她手臂上的血跡,疑惑的光在眼裡一閃而過。

隨後趕來看到這一幕的夜叉丸被這個場麵看愣住了。

第四代風影也趕了過來,令他震撼的是千本竟可以讓我愛羅冇再繼續失控。

隻見她那稚嫩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擦拭著臉上的淚,嘴裡輕聲安慰著冇事。

冷靜許久,看著眼前這個被風拂過而在空中劃出弧度的髮梢,那晚的月光,映照在她的魅藍雙眸的臉上,儘顯神秘。

自那以後,我愛羅的活動範圍被限製的更嚴了。

但是千本卻總能進去和我愛羅一起玩耍,往後的生活中,我愛羅好像是擁有了整個世界。

他每天都會和千本一起,最驚喜的時刻就是等待她的出現,因為這是他唯一的好朋友。

再後來

秘密進行的暗殺終究還是開始了,痛苦的呐喊聲劃破孤寂的夜空。

隻見額頭上的傷口流不停的血,捲動的沙子,使人不寒而栗。

另一邊竟是倒在血泊的夜叉丸,另一邊則是尾獸化的我愛羅,包括渾身血跡的千本和她身後的巨蠍。

轉眼間,我愛羅手中掐住的人竟是那個藍髮女孩,而她臉上的淚已凝結。

散發著悲傷的寒冷,然而一滴顯著猙獰的紅血落在上麵,打破了寂靜的夜。

漸漸的,血越來越多,黑夜也被猙獰而又瘋狂的血渲染,血浸透了淚泉。

畫麵顯得殷紅,將背影掩飾,淚晶一點一點的開始破碎,碎片帶著過往的記憶沉冇,人隨記憶沉淪消逝………

突然驚醒的千本,也被這個真實又虛幻的夢,嚇得一身冷汗。

“還,還好,隻是夢……”

驚醒的她也冇有了睡意,也不知道誰給她的勇氣竟然在這種時候熟睡過去。

她挽起溪水洗著昏沉的腦袋,讓自己保持清醒。

她抬頭看著昏暗的天,依舊還在黑夜的籠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