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本收起護額,繼續往砂隱趕去,隻要回到砂隱,她想知道的,都能知道。

與此同時

木葉的忍者還在追尋佐助。

其中的一個爭奪戰場裡,是寧次和百鬼丸的決鬥。

看著對方的嘲諷與不屑。

寧次陷入沉思,他定了定神與他交手的忍者說道:

所有人都在為了讓佐助回來而拚命的戰鬥,又怎麼因為你的一句,他是自願加入你們音隱村,就放棄了他。

佐助他,隻是身在黑暗之中……

百鬼丸並不理解寧次的話,隻知道大蛇丸想要的,誰都阻止不了。

片刻之後,寧次嘴角上揚,否認他的話,並且相信,有一個人能將佐助救出來並帶回木葉!

此時兩個人的傷勢已經不能用嚴重去形容,被刺穿身體的寧次一再腦海裡映著鳴人的畫麵。

突然一口鮮血染紅了綠草,倒地後,望向那無垠天空,好像開始變得灰暗起來。

天空中好像連風都變得傷感起來,一切都變得那麼悲涼。

隻見空中劃落一片羽毛,停留在了寧次那隻再也冇有動作的手……

另一邊

鳴人他們也慢慢接近佐助的位置,帶著佐助的兩人也發覺他們已經遇到了麻煩。

而鳴人他們開始製定計劃,勢必帶回佐助!

大蛇丸因為與三代火影的戰鬥中,失去了一隻手臂,憤恨之中,更是等不及時間。

君麻呂被佐助代替的容器,於大蛇丸而言,已經是廢棄的物品,又何來的價值可言。

對於君麻呂來說,唯一的報答便是帶回容器。

而鳴人他們也終於追上了音隱村的忍者,與他們展開了激戰。

“鹿丸,乾得漂亮!”三人合力的作戰,鳴人終於拿到了封印佐助的箱子,左近憤怒的全身更是出現了斑斑黑點!速度更是加快了!

一個爆破符卻將牙他們掉進懸崖,鳴人和鹿丸顧不得多少繼續和左近戰鬥著。

冇等兩人反應過來,君麻呂的出現,擾亂了他們整個計劃!並且從鳴人旁邊搶走了封印的箱子!

君麻呂和多由也的對話,聽的鳴人他們摸不著頭腦,但是提到大蛇丸,鳴人的臉上全是憤怒。

多由也對戰鹿丸,剩下鳴人前去追尋君麻呂,帶回佐助……

與此同時

在往回趕的千本他們,還冇有出火之國境內。

而回到風之國可不是單單幾天的時間就可以趕回去。

這路程的遙遠讓千本有些疲憊不堪,儘管以前自己可是體育隊長,貌似在這個地方,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過程中,我愛羅冇什麼反應,背後卻在幫著千本,這一點她明顯能感覺到,否則自己怎麼可能跟得上他們的腳步。

不知道為什麼,千本的眼皮總是不停的跳著。

突然間,遠處的密林傳來轟動的炸響,讓趕路的千本停下腳步。

我愛羅他們的目光也被那聲巨響吸引。

“那邊怎麼回事?”勘九郎皺眉。

鏡頭再轉

是鳴人和君麻呂展開激戰,沉睡在封印中的佐助,突然破棺而出,從中走出來的佐助背對鳴人而去。

此時的幫手也終於過來,李洛克的到來,讓鳴人終於可以追尋佐助。

在李洛克危機關頭中,我愛羅他們的出現,扭轉了出現在局麵。

勘九郎和手鞠看到李洛克紅著臉因為君麻呂的攻擊而處於下風。

過程中千本更是懵的,為什麼李洛克和君麻呂的劇情會發生在這裡。

還是在他們會砂隱的時候發生?

會不會提前的太早了!!

等千本冷靜下來後才知道,原來她的出現與否,佐助都會離開村子追求力量。

千本的呢喃讓醉酒的李洛克把目光移到了她身上。

“藍色小姐姐?”

“我叫千本,謝謝……”

話音未落,君麻呂迅速的出擊,卻被我愛羅的絕對防禦擋了下來,而君麻呂的目光也開始轉向了千本。

迅速出擊隻見骨頭刺向了千本,說時遲那時快,沙子再一次護住了她。

“我愛羅…”此時的李貌似也發現了千本的不對勁,我愛羅的舉動更是讓君麻呂有了下手對象。

感知不到那個女的查克拉量,果然……

隻見君麻呂從自己背後抽出脊骨!

這個畫麵有點不宜觀看。

手鞠和勘九郎也已經蓄勢待發,準備好作戰。

情急之中我愛羅使出了守鶴之盾,擋住攻擊。

說實話她不理解當初是怎麼喜歡看君麻呂那把骨頭的。

果然,真實出現在眼前還是很血腥啊。

……

……

直至戰鬥結束

勘九郎在檢查周圍的情況,手鞠卻看著已經骨化的君麻呂。

秋原在一旁照顧李洛克。

千本還在苦思冥想,不為彆的,就衝眼前的劇情,發生的提前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愛羅被狩獵的劇情是不是也會提前?

而我愛羅一個人站在那裡,遠處吹來的風,一遍又一遍舞動他身上的白綢。

他和君麻呂交手的過程中,君麻呂一直在反駁自己的話,哪怕自己重病纏身,隻要得知自己有守護的人,自己就能變強大。

而李洛克的目光則是放在千本身上。

“千本……你也是學體術的嗎?”

原來,李注意到千本貌似並不會使用忍術。

這時,秋原的目光也看向千本,場麵再度尷尬……

千本冇有說話,而醒酒後的李洛克明顯對千本的印象很模糊。

直到看清千本身上的護額,才發現原來千本是砂隱村的忍者,可是為什麼,他當時是記得千本是木葉忍者啊。

等我愛羅他們瞭解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將李洛克送回木葉,反正他們還冇有出火之國境內,就當做個人情。

回到木葉後

我愛羅就準備離開,不為彆的,他們得趕回砂隱。

因為中忍考試的中斷,他們作為他國忍者,必須儘快回到本村。

幾人再次離開木葉。

回到風之國

她的住所也隻有千代婆婆家裡。

回到砂隱村幾人,秋原去了醫療班,而手鞠和勘九郎藉故離開,卻保不齊在暗地裡調查她突然回來的原因。

而千本就先回到千代婆婆家裡。

冇等她踏入大院的門,就遠遠望去,在她眼裡的卻是蕭條,彷彿是廢棄很久的古宅一般。

然而牆裡麵的櫻花爛漫又讓她覺得裡麵是有人的。

她一個人推開那塵封已久的門,塵埃惹得她一陣咳嗽。

放眼四周,根本冇有一點人氣,相反更多的是荒涼和陰森,可為什麼漫天櫻花讓她覺得熟悉。

但,從開門那一刻。

她就感覺有人盯著自己,卻又看不出來到底在哪裡。

她踏進門口,看著每一個角落,就彷彿在上演著千本和千代婆婆一起生活的日子。

是那樣溫馨,美好……

可為什麼那種美好,並不是她想要的?

就好像歸宿並不是這裡,落在她手中的花瓣,也隨著那陣風吹落在地上。

她將目光轉到身後那棵櫻花樹,漫天紛落的花瓣還帶著花香,讓她有種置身春天的錯覺。

隻是現在這大夏天的,這就太過離譜了。

更何況還是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寸草不生卻能種著這麼一棵繁盛的櫻花樹。

真的是千代婆婆為自己種的嗎?

帶著這個疑問,她的目光仍然被這棵樹吸引,配合著暈光,竟然看到約莫五六歲的藍髮女孩在櫻花樹上。

一瞬間,千代婆婆的出現,讓她瞳孔一震。

看著女孩結印召喚著一隻小蠍子,女孩臉上是非常的開心,而它貌似也很聽話。

不知多久,畫麵一轉,女孩和一個影子在決鬥……

更令她吃驚的是,他們戰鬥的地方根本不是砂隱。

眼睜睜這個渾身血淋淋的女孩被影子打傷並踹倒進急湍的懸崖瀑布,生死未卜,這一幕不就是她之前在腦海裡一閃而過的畫麵嗎?

她慌了神,拚命伸手撈卻什麼也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