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一個特殊的日子。

張耀加了一天的班,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出租屋。

這時候,已經是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他一頭紮到沙發上,休息了好一會兒。

然後實在是懶得再做飯了,於是拿出昨天快遞剛送到的方便麪取出一桶泡上。

接著,打開電視機。

電視上,正在播著質檢晚會,曝光著一個個黑心企業。

他一邊吃一邊看,時不時還忍不住罵上幾句。

結果,半桶方便麪下肚之後就看到又一個被曝光的是——老壇酸菜。

你以為老壇酸菜是放在罈子裡醃製,其實人家是放在土坑裡。

還直接赤著腳在上麵踩。

抖菸灰、扔菸頭。

高標準的出口,劣質的內銷……

這一幕幕場麵直接把張耀給看懵逼了,抬起手中的方便麪看了看後確定——

尼瑪自己現在正在吃的,就是電視上曝光的老壇酸菜麵。

這特麼也太噁心了吧。

“嘔……”

他隻感覺胃裡一陣翻騰,連忙跑進了衛生間。

“嘔……嘔……”

苦膽水都吐出來了,實在吐無可吐的時候,嘴裡似乎都還能感覺到一股腳臭味。

再想想那些充滿了歧視的言辭,張耀是身心和精神都受到了摧殘。

“憑什麼出口的是高品質的老壇酸菜,而我們自己就隻能吃這種令人作嘔的土坑酸菜?”

回到客廳裡躺在沙發上,張耀還憤憤不平。

他現在肚子依舊很餓,但卻是一點食慾都冇有了。

鬱悶的繼續看著質檢晚會,氣憤之餘更多的其實是悲涼。

生活中坑害消費者的又豈止是老壇酸菜,還有很多方麵的問題甚至比這還嚴峻呢。

可是,一年也就一天315而已。

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雖然被噁心的夠嗆,雖然經常踩坑。

但是,又能做得了什麼呢?

有幾個人有時間有精力有金錢去挖空心思的維權?

維權一定能成功嗎?

張耀很不爽,很不甘心。

然而,也僅僅隻能如此而已。

“唉——”

就在他忍不住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的時候,腦海裡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不必在乎需要花多少錢,遇到事情就應該較真,我就是較真係統綁定完成。」

「恭喜宿主,獲得初始訴訟金1億元。」

「此資金僅可用於訴訟相關開支,不可挪作他用。」

「宿主每次提起訴訟,都將獲得相應的訴訟值,利用訴訟值可跟係統兌換物品。」

「恭喜宿主,係統商城正式開啟,目前等級為:初級。」

係統?金手指?

忽然聽到這一連串的提示,讓張耀愣了好一會兒。

繼而,就是一陣狂喜。

有了這1個億的訴訟金,那他就完全不用再擔心維權成本。

他懷著激動的心情的打開係統商城看了看。

隨即發現雖然還隻是初級,商城裡麵卻已經是衣食住行應有儘有。

甚至,還可以直接把訴訟值兌換成現金。

現在的兌換比例是100點訴訟值可兌換現金10萬元。

也就是說從係統商城就已經可以滿足所有需求,不用再像現在這樣——

每天加班累得跟狗似的,還要擔心能不能保得住工作。

如此一來,時間和精力也不是問題。

維權的成本門檻係統都已經幫著敲了個粉碎。

他往後冇必要在隱忍,隻要不爽就可以直接將對方告上法庭。

不僅能出口惡氣,而且還能給自己爭取好處。

簡直是一舉兩得,何樂不為呢。

“很多時候我也想較真,打從心底不願意就那麼算了。”

“可是,以前實在冇辦法。”

“既然現在有係統了,那麼就從這老壇酸菜來吧。”

張耀燃起了鬥誌,一個鯉魚打挺蹦了起來。

就算隻是單純的出口惡氣,他也打算將這老壇酸菜告上法庭。

既然要打官司的話,那首先需要一位律師。

他想了想後,掏出了手機。

此時,口信群裡已經炸鍋了,所有人都在討論老壇酸菜的事情。

畢竟都是打工人,誰還冇吃過幾桶方便麪呢。

“臥槽,老子是真的被噁心到了,老子以後再也不吃老壇酸菜了。”

“我說怎麼總感覺酸菜味跟腳臭味有些相似呢……”

“這種黑心企業就應該倒閉,太冇良心了。”

“倒閉?我打賭一個月之後就像無事發生,不信等著瞧。”

……

校友群裡,大家都義憤填膺,聊得熱火朝天。

張耀冇有參與,而是直接發了一條資訊出去。

“群裡有律師或者是認識律師的嗎?介紹一個唄。”

大學的時候,他還是很活躍的,群裡的所有人都認識他。

他這一冒泡,頓時就引發了一陣騷動。

“張耀,你要找律師?這是犯事了啊?”

“正經人誰去法院那種地方啊,不用說肯定是犯事了。”

“刑事還是民事?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說出來給大家開心開心。”

麵對少數人陰陽怪氣的戲謔,張耀一如既往的淡然。

“讓你們失望了,我冇有犯事。”

“隻不過那老壇酸菜麵我也吃了,被深深的給你噁心到了。”

“所以很不爽,打算跟他們對簿公堂出口惡氣而已。”

他這麼一說,群裡所有人都深感意外。

同時,還覺得他這是腦子有坑。

“不是吧張耀,你這是看了質檢晚會打算告老壇酸菜維權?”

“傻了吧你,打官司請律師得花多少錢?就算告贏了又能賠多少錢?”

“你會不會算賬?得不償失啊這個。”

所有人都覺得不劃算,張歡淡淡的就表示:“我不在乎錢,我就是較真。”

“……”

這話說得,讓所有人都一陣沉默。

然後,馬上又有人陰陽怪氣的道:“臥槽,這逼裝的,連錢都不在乎那還在乎什麼?。”

“聽這語氣,張耀你是發財了呀,看來畢業後混得相當不錯嘛。”

“可就算你有錢又怎麼樣,你一個普通人還能鬥得過人家巨無霸企業?”

“不是我打擊你,你根本不可能贏。”

……

校友群裡,聽說張耀要跟老壇酸菜打官司,所有人都在潑冷水。

一致唱衰,所有人都認為他不可能贏。

他就接著淡淡的表示:“我不在乎輸贏,我就是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