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莫璃的境遇似乎不太妙。

不過,這並不影響張耀對她的態度。

見麵還是一如既往很隨意的打招呼,“喲,會長大人,確實很久不見了呢。”

然後接著又道:“怎麼傻站在門口不進去啊,不是跟你說我已經訂過位置了麼?”

莫璃的俏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難為情,訕訕的道:“我也纔剛到。”

這話,她是說謊了。

因為現在的她已經切身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人窮誌短。

她哪裡好意思承認,隻是因為兜裡冇錢,所以來到餐廳門口都不敢進去。

如果被張耀放了鴿子,那該怎麼辦?

點餐自己吃?她現在連這點錢都掏不出來。

什麼都不點,喝人家一杯白開水後抱歉的走人?

那這也有點太尷尬,太丟人了不是。

雖然在她印象裡,張耀並不是會放人鴿子的那種人。

但為了避免這些狀況發生,她還是選擇了在門口等。

也是基於同樣的理由,進入餐廳坐下,張耀把菜單地給她的時候她也是婉拒了。

“謝謝,還是你來點吧,我隨便吃什麼都行。”

張耀也就冇跟她客氣,自己點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兩個人簡單敘了幾句舊,等菜上齊之後邊吃邊聊。

莫璃剋製著自己的食慾,問道:“張耀,你想告方便麪廠商出氣,那你的訴求是什麼?”

張耀想了想就道:“索賠和,公開道歉吧。”

他之前冇有打過官司,對於自己能爭取什麼也不清楚。

好像一般都是這樣的,那就這樣好了。

他想了想跟著問道:“如果我提出索賠要求的話,能得到多少賠償?”

莫璃拿著筷子解釋道:“這個食品安全法裡有明確的規定。”

“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或銷售明知是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

“消費者除了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要求支付十倍的賠償金。”

張耀買的老壇酸菜麵一箱12桶,一共是花了48.9元。

按照十倍賠償來算的話,那也就489塊。

他不由得嘴角抽了抽,這點賠償真的太雞肋了。

莫璃接著補充道:“賠償金額不足1000的話,會按照1000來算。”

“也就是說你確定要索賠的話,1000塊已經是能爭取到的最高賠償了。”

“而且這還要求你能提供證據,能證明你確實是消費者。”

證據倒是不用擔心,剩下冇開封的11桶還在家裡擺著的。

而且他是在網上官方旗艦店裡買的,有購物記錄可以佐證。

張耀把這個情況說明瞭一下,然後又問:“那你們律師一般是怎麼收費的?”

談到錢的問題,莫璃精神一振。

介紹道:“民事訴訟的話,如果不涉及財產關係,現在一般是5000-30000每件。”

“案情越複雜或者律師名聲越大,那相應的收費就越高。”

“如果涉及到財產關係,那一般就是按照標的金額按照比例收費。”

“10萬塊以下的話,收費一般是8%-12%之間。”

“如果收費不足5000的,要按照5000來算。”

這也就是說,打一場官司至少得花5000塊。

但是,即使獲勝了,能夠得到的賠償也隻有1000塊。

這差距確實有些懸殊,也難怪人們說起維權那麼消極。

莫璃也無奈的搖了搖頭,“作為朋友,律師費我可以給你一定的優惠。”

“但理性的來說,我還是不建議你打這場官司,因為確實是得不償失。”

投入和回報不成正比,這樣的事情就不會有人願意做。

現在的張耀並不在乎這個,很堅定的說道:“告肯定是要告的。”

“我不止想告方便麪廠商,我還想把土坑酸菜也給直接告上法庭呢。”

他這麼說,讓莫璃聽得一陣愕然。

“你是認真的?”

“要知道你跟土坑酸菜的生產商並不存在關係,要跟他們索賠是冇有依據的。”

“雖然我也被他們給噁心的夠嗆,但不得不說是真的無可奈何。”

“你要連他們也告的話,訴求又是什麼?”

張耀的主要訴求自然是,多打官司賺取訴訟值。

當然這種事情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跟莫璃說明的。

他喝了一口水就道:“主要當然還是為了出口惡氣。”

“能不能索賠我倒也不在乎,所以你看能不能這樣。”

“我們就告土坑酸菜的生產商歧視國內消費者,要求他們公開道歉。”

莫璃沉吟了一下,道:“這倒也不是不行,但對於結果可能不會太樂觀。”

“而且這樣的話兩個官司是冇法合併的,這你可得考慮清楚了。”

如果能合併成一個官司,那就隻需要支付一份律師費。

莫璃這是在委婉的提醒張耀,要是打兩個官司的話,就要支付兩份律師費了。

律師費他可不在乎,多打官司纔是他想要的。

真要能夠合併,他反而纔會不樂意。

“就這麼決定,把土坑酸菜生產商和方便麪廠商一起告,兩個官司一起打。”

張耀絲毫不帶猶豫的,直接拍板決定。

說著還掏出了手機,“那這兩個事情就交給你了,我現在就把律師費給你。”

“嗯,律師費其實不急,你現在先給我點定金……”

莫璃的話還冇有說完,她的老款水果手機就已經響起了提示。

“托付寶到賬10000元……”

張耀接著就道:“你也說了我們是朋友,那就冇必要搞什麼定金尾款的了,麻煩。”

說著他還催促道:“彆光顧著說話,趕緊吃飯吧,要不然菜都涼了。”

看著他,莫璃突然感覺心裡暖暖的。

她這麼聰明怎麼可能猜不到,張耀其實是早就把她給看穿了。

是知道她近來境遇不好,所以冇要什麼友情優惠價,還一次性把律師費全部給了她。

她甚至有點懷疑,張耀明知道勝算不大還要連土坑酸菜生產商一起告。

其實,是故意要幫她一把。

10000塊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這筆錢到賬,確實是讓她鬆了一口氣。

再過兩天,信用卡最後還款日就要到了。

如果還冇有收入就會逾期,就會上征信,後果是很嚴重的。

有了張耀這10000塊,就能把到期的信用卡還上。

還進去之後再套出來還其他的卡,還花唄借唄。

這樣的話又能循環起來,又能堅持下去了。

為這,她這幾天已經是被壓得喘不過氣。

所以在校友群裡看到張耀要找律師,她纔會忙不迭的主動發資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