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給了莫璃10000律師費之後,張耀還有訴訟金9999萬。

簽下代理協議之後,他就正式成為了莫璃的委托人。

同時,係統也傳來了提示。

「宿主委托了律師,獲得訴訟值100點。」

接下委托之後,莫璃先還了信用卡,把這10000塊錢給規劃好。

先捋順了自己的事情,等法院上班之後直奔過去提起訴訟。

這個時候,張耀正在公司裡上班。

到了下午四點多,莫璃打來了電話,告訴他法院已經受理了這兩個訴訟案。

然後,係統提示就再次響了起來。

「宿主起訴老壇酸菜方便麪已經立案,獲得訴訟值100點。」

「宿主起訴老壇酸菜生產商已經立案,獲得訴訟值100點。」

委托律師有訴訟值獎勵,立案同樣也有。

按照這個節奏來看,等以後開庭審理、最後拿到判決應該也還會有。

打一起官司少說可以賺取好幾百點,還蠻輕鬆的樣子。

如果把300點訴訟值都兌換成現金的話,那就是30萬,差不多已經是相當於兩年的工資。

他美滋滋的打開係統商場,就跟逛淘寶似的看看有什麼值得兌換。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要到18點了。

他們公司朝九晚六,隻不過大部分時間都需要加班。

前段時間天天加班,到昨天終於才把項目給做完。

今天事情不多,所有人都盼著能夠早點下班。

距離18點還有十多分鐘的時候,辦公室的氣氛已經騷動了起來。

張耀邊上的同事三分鐘裡看了好幾次時間,眼巴巴的盼著18點到來。

可就在時間走到17:55的時候,辦公室裡接二連三的響起了手機資訊提示音。

“叮咚……叮咚……”

張耀的手機也響了,跟著大家一起掏出手機一看。

原來是部門經理在群裡發了資訊:“通知:18:30開會。”

這訊息一出,辦公室裡頓時怨聲載道,所有人都在小聲的抱怨。

“昨天好不容易把項目做完了,今天本來以為可以按時下班,冇想到又要開會。”

“我都說好了要陪女朋友的,再這樣下去我估計要被踹了。”

“我也跟兒子說好了,今天我去接他放學。”

“明明工作都已經按時做完了,還要加班開會,還讓不讓人活了?”

……

按照以往的經驗,開個會起碼得一兩個小時。

18:30開始,基本上得到20點左右纔會結束。

說是開會,其實就是在占用大家的私人時間。

每個人都對此很不滿,都是垮著臉跟個怨婦似的抱怨不已。

但是,部門群裡,幾乎所有人的迴應都是非常乾脆的——收到。

要麼就是好的、明白、清楚。

甚至還有拍馬屁的,“經理,你想吃什麼?訂飯的時候我給你也定一份。”

一直以來,張耀對加班對於這種占用私人時間的行為也是很不爽。

隻不過,他和所有人一樣,因為需要這份工資所以隻能忍氣吞聲。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他也就不準備再繼續隱忍了。

這口惡氣,同樣也是早就想出了。

於是,他先在部門群裡“拍了拍”部門經理,把所有同事都搞得有點懵。

然後回資訊道:“你要是早說五分鐘,我剛纔就不用搶著去廁所排隊了。”

“你要是晚上分鐘,我都到家了。”

邊上的同事朝他投來了詫異的目光,“張耀,你這陰陽怪氣的不要命了?”

“你居然還拍了拍他,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這話說完,就見部門經理“嘩啦”一下拉開了他辦公室的門。

接著“咚咚咚”踩著沉重的腳步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厲聲質問道:“張耀,你給我說清楚是什麼意思。”

張耀站起來,占著身高居高臨下跟部門經理對峙。

背後的同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襬,提醒他不要衝動。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他一字一頓的就道:“冇什麼意思,就是我不樂意。”

“18點就下班了,之後是私人時間,我冇有興趣用私人時間來跟你耗。”

他出了頭,其他不甘心的同時也小聲跟著附和。

“經理,前段時間已經加了那麼長時間的班了,今天就讓我們準時下班一次吧。”

“就是,大家已經辛苦那麼久了。”

聽到同事們的訴求,部門經理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他覺得,這是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

這怎麼能忍。

於是漲紅著臉就怒道:“你們是想造反嗎?還想不想乾了?”

這話一出,就再也冇人敢說話。

都還指著這份工作養家餬口呢,還能怎麼辦?

這就是打工人的悲哀,為了一份工作甚至不得不低聲下氣。

震懾住了其他人,部門經理得意了。

趾高氣揚的跟張耀就道:“我說18:30開會就必須18:30開會,我的部門我說了算。”

“今天這個會還就非開不可了,就非開不可了怎麼著?”

張耀淡淡的就道:“經理,你是活不到明天了嗎?”

“……”

這話一出,周圍的同事都目瞪口呆。

看著臉都憋青了的部門經理心裡那叫一個暢快,爽翻了。

都忍不住在心裡為張耀喝彩,“好樣的,乾得漂亮。”

麵對不合理不情願的要求,他們又何嘗不想懟回去。

隻不過迫於現實的無奈,隻能YY一下而已。

現在,張耀這話簡直說到他們的心坎裡去了,當然也是覺得非常解氣。

同事們解氣了,部門經理可就氣炸了。

他暴跳如雷恨不得直接跳起來給張耀膝蓋狠狠來上一拳。

再次咆哮著威脅,“張耀,我看你是不想乾了。”

此時,時間已經到了18點。

下班時間到了,張耀也懶得再廢話,直接用行動來證明。

他收拾了一下,背起包來毫不拖泥帶水的轉身就走。

“兄弟姐妹們,下班了,回見哈。”

部門經理被無視,原本憋得鐵青的臉漲得通紅。

氣急敗壞的朝著張耀的背影繼續吼,“我還冇說下班呢,你敢走試試?”

“今天你要是敢跨出公司大門半步,你以後就彆來了。”

張耀絲毫不做理會,大跨步走出不見有任何遲疑。

部門經理已經是歇斯底裡,“張耀,你被開除了,你明天不用來了。”

張耀依舊頭也冇回,走得很瀟灑。

同事們還蠻羨慕他能這麼灑脫的,但同時也覺得不值。

為了置一時之氣把工作給搞丟了的話,這顯然不劃算。

不少人甚至忍不住搖了搖頭,年輕人啊,終究是太沖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