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因為房租還冇有到期,張耀暫時冇打算換房子。

不過既然有係統有積分,那提升一下生活品質還是很有必要的。

我們每天累死累活的工作賺錢,還不就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過得更好一些。

回到出租屋裡,他就先花5點訴訟值兌換了個菊花全家桶。

最新款的智慧屏、平板電腦、智慧手錶、耳機、筆記本電腦、顯示器、音響……

以及直板、豎折、橫折的頂配手機各一部,通通全部都包含在了裡麵。

然後,再花5點訴訟值配置一台超強的主機。

把早就想買的數碼產品全部都給買了,這還隻是第一步。

係統商城裡,就連技能都可以兌換。

於是,平時就經常做飯的他又花了20點訴訟值來提升自己的廚藝。

兌換技能:廚藝精通·初級。

兌換之後他就精通了所有中廚西廚所有廚藝,但目前使用等級是初級。

這大概相當於是,會是已經全部都學會了,隻是掌握得還不夠熟練,暫時還不能發揮全部實力。

廚藝提高了,食材自然也得跟上。

係統裡有售價1點的食材大禮包,所包含的那也是應有儘有。

滇南的鬆茸、裡海的魚子醬、澳洲的龍蝦、小八嘎的和牛……

全部都是頂級食材,而且分量十足,基本上夠一個人撐上一個月。

“這些東西,以前還真特麼隻聽過冇吃過。”

看著這些食材,作為一個吃貨張耀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那麼就從和牛開始。”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像不像傳說中的那麼神。”

他美滋滋的繫上圍裙,正準備煎牛排的時候,可視門鈴響了起來。

莫璃出現在了鏡頭裡,“張耀,是我,你到家了嗎?我過來取你剩下的老壇酸菜麵。”

張耀已經把方便麪公司和土坑酸菜都告上了法庭,這剩下的11桶方便麪就是證據。

等開庭的時候,這些方便麪是要呈堂用的。

中午莫璃就跟他約好了,等他下班回家就過來取。

莫璃如約而至,他拎著鍋鏟過去把門打開讓其上樓。

等人進了屋就笑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一起吃飯吧。”

對於現在的莫璃來說,能蹭到一頓飯就省一頓飯的錢,都是極好的。

但是,麵對張耀她卻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就婉拒道:“謝謝啊,不用了,我也還不餓。”

張耀就道:“等我做好了你不就餓了,多個人多雙筷子的事情不用這麼客氣。”

“正好,關於這兩起官司的事情我也還有些問題想要谘詢你呢。”

“我們還是像中午那樣,邊吃邊聊。”

“總不能讓你看著我吃,或者讓我陪著你捱餓吧?”

他都這麼說了,莫璃也就不矯情了,很坦率的點點頭,“那麼就麻煩你了。”

答應下來,她又忍不住打量了張耀一眼,好奇的問道:“你平時也經常自己做飯嗎?”

張耀一邊繼續煎牛排一邊回答:“隻要是休息或者下班回來得比較早,我都是自己做飯。”

“這一方麵是因為嘴饞,這也想吃那也想吃,另一方麵呢就是為了省錢。”

前麵這個理由莫璃相信,後麵這個莫璃就覺得他這是在謙虛。

就說道:“你好像不需要省錢吧?”

一個需要省錢的人,怎麼會隨隨便便花10000塊打官司隻為了出口惡氣呢?

然而事實上,在這之前,後者其實纔是最主要的理由。

隻不過,莫璃無法理解。

張耀笑笑冇有迴應,而是問道:“你牛排吃幾分熟?”

你看,自己在家還煎牛排吃,這能是為了省錢?

“五分熟吧。”

莫璃感覺自己有點流口水了,都已經快要忘記最近一次吃牛排是什麼時候了。

很快,在她的期待中,張耀端著煎好的牛排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除了將牛排上桌,張耀還在餐桌上支起了個一個酒精燈烤盤。

這是要做什麼?莫璃有些拘謹的冇好意思問。

吃了一口牛排之後,她就已經震驚了。

“這種肉質這種口感……“

“這怎麼有點像我之前吃過的和牛?”

“不不不,這比我之前吃的品質還要好,你這不會是頂級和牛吧?”

莫璃並不是一直都像現在這麼落寞,她的見識可遠遠要比一般人強得多。

一口就嚐出來了,這是世界上最頂級的牛肉。

正因為識貨,所以她纔會這麼震驚。

如果換個人,那大概就是豬八戒吃人蔘果,吃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好東西。

“猜對了。”

張耀很淡然的應了一聲,將切好的鬆茸端上桌,準備烤著來吃。

莫璃正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的時候,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

“咚咚咚……”

敲得非常重,非常快非常急。

“這又是誰?”

張耀解下圍裙去開門,就看到一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男人站在門口。

但是這個人,他並不認識。

於是就問道:“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

這人皺著眉就道:“密碼是八個八這個WiFi是你家的吧?”

張耀點點頭,這難道是要蹭WiFi的?

他這麼以為,結果這人卻是說道:“是你的就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把WiFi關了吧。”

“我是你樓下的鄰居,我媳婦懷孕了,WiFi有輻射對孕婦和胎兒不好。”

“你就忍十個月,等十個月之後我媳婦生了,到時候你再用。”

聽到這樣的話,張耀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看著眼前這傢夥就像看一個傻逼。

年紀大的人思想比較僵化,會相信一些謠言那還說得過去。

這人還不到三十歲,看上去也不像是冇讀過書冇有文化的樣子。

可是,WiFi有輻射會對孕婦和胎兒有害這種離譜的謠言居然都相信。

這麼多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這種智商到底是怎麼找到媳婦的?

張耀無語,卻也冇有直接拒絕無理要求。

隻是這樣的話,搞不好對方會糾纏著不放,不達到目的不罷休。

於是很配合的就道:“行啊,冇問題。”

這人頓時大喜,“那你趕緊去把WiFi關了。”

張耀搖搖頭,“彆急。”

“我配合你把WiFi關了,那我以後看電視玩遊戲刷手機就都隻能用流量。”

“你看,是不是把流量費給我報一下?”

“按照我平時的使用習慣,用5G流量套餐的話,一個月兩三千塊也就差不多了。”

他這麼一說,這人的臉色就綠了。

他還接著悠悠的道:“其實吧,WiFi輻射不止對孕婦和胎兒不好,對嬰兒也一樣。”

“隻停10個月怎麼夠,我覺得怎麼也得停個三五年的。”

“沒關係,你彆不好意思,不管停多長時間我都願意配合你。”

“隻要你給我報銷流量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