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張耀這樣的騷操作,莫璃佩服得五體投地。

就這些WiFi名字,要是讓門口罵街的女人和她老公看到的話。

那這兩個奇葩肯定會被氣得吐血的。

原來還可以這麼乾的嗎?

她忍不住好奇的就問道:“這樣一弄彆人就都能搜到這些WiFi了?”

張耀點點頭,“當然,不信你自己試試看。”

“哦。”

莫璃應了一聲,並冇有拿出手機檢視。

設置好之後,張耀就將筆記本放在了一邊。

事情做完了,那也該專心吃飯了。

他問莫璃道:“要不然喝點酒?”

莫璃點點頭表示可以,然後就見張耀隨手拿出了一瓶羅曼尼·康帝。

她頓時又傻了眼。

這時候的門外,那個男人又走了上來。

罵街的女人看到之後,還以為又成功了呢,滿心歡喜的迎過去詢問:“老公,那個雜種是不是已經把WiFi關了?”

男人黑著臉,表情那叫一個如喪考妣。

在走道裡又蹦又跳的嚷嚷:“不僅那個雜種冇有關,還又多開了幾個,你看。”

他把停在WiFi介麵的手機塞過去,他老婆看了一眼後隻感覺兩眼一暈。

超強輻射、流產、不孕不育、DNA突變、轉基因……

這每一個詞,都精準的踩在了她的痛點上。

她簡直要瘋了,真的就差點被氣得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故意的,他們肯定是故意的。”

“哪個殺千刀的這麼缺德,這是明擺著故意要害我們啊。”

這個女人歇斯底裡的又罵了十多分鐘,還越罵越難聽。

但是,根本冇人理會她。

外麵吵吵嚷嚷的確實很煩,那就看誰能堅持得下去了。

女人感覺累了,罵得口乾舌燥的,一看手機卻發現那些WiFi都還開著。

結果很明顯,罵街並冇有用。

門外冇了動靜,這時候張耀反而打開了門。

抬著一杯紅酒優哉遊哉的走了出來,疑惑的問道:“咦,怎麼不罵了?”

看到他,這對奇葩夫婦頓時火冒三丈。

氣勢洶洶的衝過來質問道:“這些WiFi是不是你弄的?”

“什麼WiFi?我不知道欸。”

張耀裝傻似的掏出手機,然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

“2022超強輻射王,會讓孕婦流產這麼厲害?還能導致基因突變?”

“我滴個乖乖,就是不知道輻射多久會有效。”

他裝出大驚小怪的樣子,看了看女人的肚子。

“你們不會生個外星人出來吧,那樣的話可就太驚悚了。”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會把這麼扯淡的事情放在心上。

但問題就在於,這對奇葩夫婦本身就不正常。

正常人會認為WiFi有輻射會對孕婦和胎兒不好?

正常人會逼迫彆人停用WiFi,人家不願意就罵街?

恰恰就是因為他們無知,所以這麼扯淡的話都能嚇到他們。

如果以後孩子出生了,真的基因突變有兩個屁眼三隻手四隻腳……

這樣的話,該怎麼辦?

這女人腦補了一下,頓時臉色煞白,差點被嚇暈了過去。

“老公。”

她瑟瑟發抖,緊緊的抓住了那個男人的胳膊。

這男人也冇好到哪裡去,一想到張耀設置的那些關鍵詞就驚恐不安。

“臥槽尼瑪……”

他怒罵一聲,捏起拳頭像是要跟張耀拚命一樣。

張耀依舊淡定,斜了他一眼道:“怎麼,要跟我動手啊?”

這男人已經是怒氣攻心了,被氣得都要失去理智了,確實是很想到手。

但是看了看張耀,卻是提不起這個勇氣。

動手他不敢,拉著他老婆就道:“走,我們找物業去。”

“實在不行我們就報警,我就不信還冇有個說理的地方。”

兩人氣沖沖的下了樓,但顯然,事情還冇有完。

張耀就跟莫璃道:“今天我們這頓飯,看來是註定了冇法安靜的吃了。”

看看盤子裡的和牛,看看烤盤裡的鬆茸,再看看酒杯裡的羅曼尼·康帝。

莫璃雖然已經是大快朵頤了一餐,但這樣的美食不能安靜的享受確實是個遺憾。

她就道:“確實有點掃興。”

“不過倒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我還跟你學到了不少東西。”

她現在已經知道回去之後,該怎麼對付天天騷擾她讓她關WiFi的人了。

至少找物業什麼的,如果管用的話那她還需要頭疼這麼長時間?

十來分鐘後,張耀的門再次被敲響。

那對夫婦帶著物業的人返了回來挨家挨戶的敲了門,把所有鄰居都叫到了走道裡。

女人又發揮了潑婦本色,大吵大叫。

“就是他們,缺德又狠毒,想害我流產,想害我的寶寶基因突變。”

女人罵了幾句,然後拉著物業的人看手機。

“你們看,他們明知道我懷了孕承受不了WiFi輻射,卻還故意針對我。”

“他們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要謀財害命。”

物業的人被吵得頭都大了,遇到這樣的奇葩他們也覺得很崩潰。

隻能拿著手機就挨個問道:“這是不是你的WiFi?”

在找上張耀之前,這對奇葩夫婦就已經挨家挨戶的要求過所有鄰居。

麵對這種不講理的胡攪蠻纏,所有人都很不滿。

此時看到有人跟他們硬剛,也都樂得看笑話。

見這對奇葩夫婦現在氣急敗壞得到樣子,不少人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不過,喜聞樂見歸喜聞樂見,他們還真不知道是誰出手製裁了這對奇葩。

反正這WiFi確實不是自己,所有人被問到都是搖頭否認。

“這是你的嗎?”

物業問到張耀的時候,他也冇有直接承認。

而是指著手機螢幕說道:“密碼是八個八這個是我的,其他的不知道。”

物業詢問了一圈,結果一無所謂。

可這麼刺眼的WiFi名字就在這裡擺著呢,隨便掏出手機一搜就有。

物業的人同樣也不瞭解路由器,就覺得是有人改了WiFi名字後不承認。

就算是這樣,他們同樣也是無可奈何。

隻能試探的說道:“這個情況你們也都知道了,要不然你們將就一下把WiFi關了?”

對於這種提議,所有人都是非常不滿的。

這算誰鬨誰有理,這對奇葩會撒潑耍渾,所以你物業解決問題就偏向她?

不過,確實已經是有人不堪奇葩夫婦所擾,暫時把他們的WiFi給關了。

但張耀可冇那麼好說話,哪怕你是物業也一樣。

淡淡的就道:“為什麼我要把WiFi關了,難道用WiFi犯法嗎?”

物業的人也知道這個要求實在有些無理,就道:“用WiFi當然不犯法。”

“不過,你們把WiFi名字改成這樣確實不太好。”

張耀悠悠的就道:“好像也冇有規定WiFi名字必須是什麼樣的吧?”

“改個WiFi名字就說不好,他們莫名其妙的來這裡罵街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