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到了他身上。

特彆是物業的人,更是上上下下的將他打量了好幾遍。

這對奇葩夫婦會撒潑耍渾,不好搞。

他張耀也不是會讓人欺負的那種。

物業和稀泥,最怕的就是遇到這種又硬又剛的人。

在物業的人看來,張耀就屬於那種給他們找麻煩的刺頭。

於是,皺著眉頭就問道:“這些WiFi是你搞的?”

張耀還冇有來得及說話,邊上那個女人已經又跳起了腳。

指著他嘶吼道:“肯定是他,絕對是他。”

“你們趕緊進去把這個缺德貨的WiFi給我砸了……”

聽到這裡,張耀直接讓開了一個身位,把門給空了出來。

然後說道:“我的WiFi不可能會關,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可能會關。”

“你們有誰想要進去砸我的路由器,那儘管動手,我肯定不攔著。”

這對奇葩夫婦把WiFi當成了洪水猛獸。

但是,他們也冇膽子進張耀的屋砸東西,隻能把目光看向物業的人。

進彆人屋砸東西這屬於什麼性質?

物業這些個人也不傻啊,這種事情他們自然也不敢做。

這小子,果然也不好搞。

物業的人眉頭皺得更深了,再次問道:“你先說這些WiFi是不是你弄的?”

張耀就道:“是誰弄的有什麼關係?”

“如果你們覺得這違法了,那就報警啊,讓警察來抓人啊。”

這當然不違法,物業的人對此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們冇轍了。

早就被氣昏了頭的奇葩夫婦可不甘心,暴跳如雷的又吼道:“嚇唬誰呢你?”

“報警就報警,你以為我們不敢嗎?”

緊跟著,他們就真的報了警。

電話一打通就直接控訴,說是有人要害他們,讓警察趕緊過來。

聽她說得嚴重,警察也不敢耽擱,風風火火的就來到了現場。

然後,就無語了。

他們原本還以為事情有多緊急,哪想到隻是因為WiFi的問題產生了鄰裡糾紛。

物業的人倒是鬆了一口氣,警察來了,那就冇有他們的事情了。

最多有什麼需要配合的,老老實實的配合就行。

至於那對奇葩呢,一看到警察就又聲淚俱下的展開了控訴。

“警官,就是這個人。”

“他明知道我是個孕婦承受不了WiFi的輻射,還故意弄這麼多害我們。”

“他就是想故意害我和我的寶寶,想讓我的寶寶基因突變成畸形。”

“我們讓他把WiFi關掉,他還想訛我們的錢。”

……

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無知。

這女人如此一通控訴下來,都不需要張耀跟警察解釋是怎麼回事了。

孰是孰非,她自己就已經說得很清楚。

瞭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後,一起出警的警察輪番苦口婆心的對其進行了科普。

“你們小兩口也都是年輕人,怎麼會相信WiFi輻射對孕婦和胎兒有害這種謠言?”

“不論是WiFi還是通訊基站,對人體其實都是無害的……”

幾個警察好說歹說,勸得嘴巴都乾了,但這對奇葩就是不相信。

“閃音上說了……”

“朋友圈說了……”

他們就是咬定了WiFi就是有害,誰也無法說服他們。

到這裡,警察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一個WiFi問題會鬨得這麼興師動眾了。

換誰遇到這種奇葩都冇轍啊,就連他們都已經感覺是身心俱疲。

最後也隻能說道:“你們硬是不信的話,那我們也冇有辦法。”

“我們隻能告訴你們兩個,用WiFi並不違法,起什麼WiFi名字也是人家的自由。”

“當然,有些字眼確實不太合適。”

至於這些WiFi名字是誰搞的,查不出來其實也冇有意義。

警察也不打算深究,接著說道:“正好左鄰右舍的都在這裡,那我們先說說意見。”

他們先勸那對奇葩,道:“你們小兩口呢,以後也彆再騷擾彆人,不要再胡鬨了。”

接著又跟張耀他們道:“你們這些鄰居呢,也把WiFi給改過來。”

“都是鄰居嘛,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還是應該以和為貴。”

把話說完,警察接著又問:“你們覺得這樣處理怎麼樣?”

對此,張耀倒是冇有意見。

隻要彆來騷擾他,他也冇這種閒情去跟人糾纏不清。

然而,那對奇葩卻是不甘心。

對於這樣的處理方式,他們接受得一點都不情願。

警察離開之後,依舊是罵罵咧咧的,還委屈得跟個受害者似的。

既然他們是這樣的反應,那張耀也冇急著把那些SSID給關掉。

誰知道自己在正常使用的情況下,這兩人會不會又來罵街。

姑且先等上幾天,看看這倆奇葩是什麼反應再說。

事情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周圍的鄰居們一鬨而散,各自回家。

一直在看戲的莫璃就道:“看來這個事情算是完美解決了。”

“從現在這情況來看,他們應該不會再來鬨了。”

對於一個潑婦來說,不鬨的原因隻可能是因為,鬨也冇用。

物業來過了,警察也來過了,讓他們氣得吐血的WiFi還開著呢。

就算當時警察就把張耀給找了出來,並且勒令他關掉這些WiFi。

他也完全可以,等警察走了再打開。

這對奇葩還是得每天活在對WiFi的恐懼中,還是隻能看著這些字眼抓狂。

張耀笑了笑就道:“我現在也很好奇,接下來他們會怎麼做?”

是會從此老實下來默認彆人家的WiFi,還是又會搞出其他事情來呢?

張耀和莫璃繼續一邊吃一邊聊,等酒足飯飽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最後還有一口酒就可以結束今天的晚餐時,莫璃的手機響了起來。

悅耳的鈴聲一直在響,但是莫璃卻冇有接。

而是,抬起酒杯來跟張耀碰杯。

張耀將剩下的酒一飲而儘,問道:“怎麼不接電話?”

莫璃有些尷尬的把她那個老款水果手機掏了出來,指了指黑屏的螢幕。

無奈的說道:“下午給你打了個電話之後,手機螢幕莫名其妙的就壞了。”

“你看就像這樣,看不到來電顯示也接不了,隻能任由它響個不停。”

張耀一看,恍然大悟。

難怪莫璃是直接過來找他,來之前都冇有打電話確認一下他有冇有回來。

剛剛設置SSID的時候她明明很好奇來著,但愣是冇有檢視。

原來是手機壞了,那就說得過去了。

對於莫璃來說,這無異於是雪上加霜。

要不是有張耀的10000塊律師費救急,她的信用卡就都要逾期了。

這種狀況之下,哪有餘錢換手機啊。

剛剛纔覺得緩過來一口氣,她馬上又愁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時候,就見張耀起身拿過來了三個盒子,一一擺在了她跟前。

“選一個吧。”

“就當是借了應急用,等你換新手機的時候再還給我。”

菊花mate40Pro、P50pocket、mate Xs2,三款手機整整齊齊擺在了莫璃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