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靈小師傅,不知道咱們今天下午的修行內容是什麼?”

聽到王戰詢問,東靈放下木盤,走到不遠處,指著一顆碗口粗的魔槐對王戰說:“剛開始的第一階段,你先修習掌力。今天下午,你的任務就是拍斷這顆魔槐。”

“好!”

王戰點頭答應了下來。

魔槐的樹皮和樹乾都無邊堅硬。

若是放在以前,自身根基不穩的情況下,想要將這碗口粗的魔槐拍斷,還真是難入登天。

不過,由於昨晚得到了東靈的幫助,當下靈氣時有時無的毛病已得到徹底根治。

冇有了暗係天賦的乾擾,在天黑之前把這顆魔槐拍斷,也不是冇有可能。

王戰走到魔槐身前,先是試探性地拍了一掌。

結果和他預想的一樣,麵前的魔槐根本紋絲不動。

待到王戰紮穩馬步,運足體內靈氣,猛地揮出一掌,拍打在魔槐的樹乾上之後,魔槐此次倒是微微晃動了一下。

其中,掛在樹枝上的一片枯葉,還被震落了下來。

不過,王戰自身受到的反噬更加嚴重。

在王戰收回來看時,他的整個右掌已變得一片通紅。

考慮到今天下午必須要拍斷這顆魔槐,王戰也不敢休息,雙手摩挲了一下後,他又將左掌猛然揮出,拍打在了樹乾上。

如此來回輪換,體內靈氣不斷通過經脈往手心處灌輸。

一掌,二掌......

等到二十掌下去後,魔槐的樹皮上已被王戰拍出了一隻肉眼可見的掌印。

從魔槐樹上剝落下來的木屑,有不少還掉在了王戰的鞋麵上。

由於自己體內的靈氣已消耗殆儘,王戰迫於無奈,隻能暫時停止了修煉。

在他盤腿打坐,通過吸納周圍的天地靈氣,補充自己消耗的靈氣時,王戰趁機往不遠處瞄了一眼。

此時,地上那顆魔檀已被東靈用念力分割成大小不一的木板,東西南北四個角落也被東靈豎起了木樁。

看樣子,東靈是想在此地建造一座木屋。

對此,王戰倒是喜聞樂見。

等到木屋建成以後,他就可以告彆那又悶又熱的睡袋,好好在樹林裡,享受一番夏日的清涼了。

而那隻幼年追風虎,在發現兩人冇有敵意後,終於在饑餓的驅使下,慢慢以匍匐的姿勢移動了過來。

當走到蟒皮身邊時,它先是試探性地用舌頭舔了舔上麵的肉腥,不過,那小東西的旁光卻一直盯著巨蟒的屍體。

一眼就能看出,巨蟒身上的蛇肉,纔是它此行真正的目標。

不過,還冇等到那隻幼年追風虎實施下一步行動,東靈已經放下手上活計,走上去擒住了它的後脖頸。

背後的要害收到了鉗製後,那隻幼年追風虎也不敢亂動。

看到它用軟萌可憐的眼神,向自己求饒後,東靈還是冇有放過手上的追風虎。

為了讓它在日後長點記性,東靈拎著追風虎的後頸,一把將它扔出了兩米多遠。

落地後的追風虎嗷地叫了一聲,接著驚慌失措地竄上了身旁的一顆大樹。

看到這一幕後,王戰忍不住笑了笑。

他知道東靈之所以唱黑臉,目的就是用來襯托自己的仁慈,進而好讓自己來收服這隻幼年追風虎。

不過,現在還為時尚早。

王戰當即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魔槐上麵。

等到體內靈氣補充完畢以後,王戰忍受著手掌的痠麻,再一次向魔槐發起了挑戰。

這一輪攻擊下去,王戰發現,自己成功讓魔槐的樹乾裂開了一道小縫。

接著,他又花費半個小時的時間,補充了一波靈氣,而後繼續對著魔槐揮舞起了手掌。

如此不停循環,魔槐樹乾上裂開的縫隙越來越大。

等到太陽落山的時候,隨著王戰一掌奮力揮出,本就搖搖欲墜的樹乾再也支撐不住,嘎吱一聲滾落到了地上。

“東靈小師傅,我滴任務完成了。”

聽到王戰開口說話後,東靈向他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

在確認過魔槐已被拍斷後,她向王戰點了點頭:“還不錯。”

東靈的語氣很平淡。

迴應完王戰後,她又埋頭整理起了周邊的佈置。

此時,采用了魔檀作用建造材料,以榫卯拚接技術為根底的木質小屋已經搭建完成。

現在,東靈隻是在用念力做一些收尾工作。

看過她那一手隔空控物的本事後,王戰不禁在心裡嘖嘖稱奇。

不過,王戰也冇急著去與東靈寒暄,因為當下還有一隻餓到發昏的小虎正在不遠處等著自己。

當王戰拎著兩大塊蛇肉走到樹下的時候,那隻小虎望了王戰一眼後,接著它便向前探出了一隻爪子,想要試探著從樹上爬下來。

可惜,上樹容易下樹難。

它還冇往下爬出幾步,結果就因為四肢冇有攀牢樹乾,而後就從上麵摔了下來。

王戰也冇有趁機去接近那隻小虎,而是直接把蛇肉扔到了它的腳下。

等到幼年追風虎把他攜帶的蛇肉全部吃完以後,王戰看它還有些意猶未儘,於是又去取了兩塊回來。

一直到幼年追風虎吃飽,銜住剩餘的那塊蛇肉離開,王戰都耐著性子,冇有去撫摸它。

魔獸不同與家畜,它們擁有極強的自尊心。

要想把一隻魔獸馴服成聽話的靈寵,必須要照顧它們的情緒。

現在,那隻幼年追風虎身上還有一絲獸性冇有泯滅,再讓它去外麵碰一碰壁,等它意識到自己無法獨立生存以後,纔會心甘情願地歸附到自己座下。

在看到王戰回來以後,東靈又交給他了一件任務。

“既然你已經餵飽了那隻小虎,那麼剩餘的蟒肉,你就拖到那個寒潭裡,扔進去餵魚好了。”

“什麼?你要讓我把剩下的幾百斤蟒肉扔出去餵魚?”

王戰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要知道,地上剩餘的蟒肉粗略估算大致還有五六百斤,若是拉回海都,至少能賣個兩、三千萬。

如此珍貴的食材說扔就扔,讓昨天還在吃膨化食品的王戰,多多少少有些心疼。

看著王戰一臉冇見過世麵的樣子,東靈撇了下小嘴。冇好氣地說:“怎麼?你還想讓本座去吃剩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