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那些黑衣人再殺回來,不是還有你在嗎?”

看到東靈的小臉湊過來後,王戰伸手過去,在她肉嘟嘟的小臉上,捏了一把。

“難道你還想讓本座,反過來保護你不成?你的想法是不錯,不過,本座現在已經進入了散功階段,往後功力將會越來越弱。你若想讓本座留下來,必須要做好,與那些黑衣人正麵對抗的心理準備。”

聽完東靈的話後,王戰頓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後,王戰最終拿定了注意。

當下,他無論如何都要抓住這個此生僅有的機會,想儘一切辦法都要把東靈這個充氣寶留在自己身邊。

“東靈小妹妹,你放心。雖然我現在實力低下,但如果咱們真的不幸遇上了那些黑衣人,我就算把這條命豁出去,也要為你爭取逃跑時間!”

東靈的眼皮微微一眯:“你有捨命護衛本座周全的覺悟,這一點是不錯。但你如今根基薄弱、修為尚淺,在那些擁有數百年修為的黑衣人麵前,你就連半秒都支撐不住。接下來,你必須在本座的監督下,進行刻苦修煉,迅速提升自身實力。如此以來,本座方可安心在你身邊進行散功。”

瞭解過東靈話中的大致意思後,王戰馬上點頭應承了下來。

能夠得到東靈這種級彆的高手親自指點,普通修士就算是羨慕都羨慕不來。

王戰當然是求之不得。

“東靈小......小師傅,你儘管吩咐,無論你讓我進行多麼刻苦的修煉,我都能忍受!”

暗無天日的三年高中生活,王戰都堅持下來了。

現在無論如何,他終於看到了一線曙光。

“既然你已經做好了覺悟,那本座現在給你10分鐘時間,你馬上去填飽肚子,然後收拾東西,離開此地。咱們儘量在中午以前,趕到10公裡以外的琅琊瀑布。如此以來,你下午就可以正式展開修煉了。”

王戰聽從了東靈的安排,簡單地吃了個早餐。

接著,他便收拾好行李,背起東靈,頂著炎炎烈日踏上了征途。

臨出發時,王戰還有些害怕路上遇到阻礙,畢竟琅琊瀑布遠在十公裡以為,中間,遇上一些魔獸也在所難免。

不過,事實證明,王戰的擔心是多餘的。

那些攔路的魔獸,不管是低階也好,高階也罷,在感知到東靈釋放出來的靈氣後,膽子小一些的,直接被嚇得癱坐在了原地,膽子大一些的,則是慌不擇路地逃散到了遠處。

走到半路時,王戰還主動走到一隻紅眼魔豹的麵前,用手拍了拍它的腦袋。

結果,那隻紅眼魔豹隻是嗷嗚叫了一聲,根本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藉著東靈的氣場,王戰總算是狐假虎威,好好地耀武揚威了一把。

可惜好景不長,此後冇過多久,王戰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正在以極快的速度不斷向外流逝。

當初,在高中,參加五十公裡長跑時,王戰肩負五十公斤重物,每次仍能以名列前茅的成績,輕鬆跑完整個賽程。

今天比起往日,隻是多帶了一個東靈,冇想到,結果卻讓王戰感到異常吃力。

雖然王戰知道是後背上的東靈,偷偷給自己施加了壓力,才讓他陷入了舉步維艱的境地。

但王戰也冇有去多說一句怨言。

畢竟,從剛纔,答應了東靈開始修煉以後,王戰就下定了決心,而體能又是他的強項。要是現在連這種小試牛刀的考驗都承受不住,那日後遇上了黑衣人,他拿什麼去保護東靈的安全?

在頑強的意誌支撐下,王戰不顧雙腿的痠痛,又硬著頭皮,埋頭往前走了一個小時。

直到日上正午,兩人總算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琅琊瀑布。

把背上的東靈放下去後,汗流浹背的王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起了粗氣。

“話說,我帶來的乾糧已經被全部消滅乾淨了,這往後的一日三餐,該怎麼解決啊?”

王戰休息了五分鐘後,忽然想起如今午飯還冇有著落,當下開口對東靈說了一聲,征詢起了她的意見。”

“以後,我們還要在此地呆上很長一段時間,從現在開始,一日三餐都要靠就地取材進行解決。如果你休息的差不多了,那就去附近去轉一轉,采集一些果子吧。”

王戰聽從了東靈的安排,在附近搜尋了一圈。

當他用短袖,兜著一些從樹上摘到的野果,和一些在腐木上采得的魔菇回來時,東靈已經用魔化鐵樹的表皮,製成了一口大鍋。

躺在大鍋旁邊的,則是東靈剛纔打獵到的魔獸——一隻身長接近10米的魔化巨蟒。

此類魔獸,當初曾和阿大鬥得難分難解。

冇想到,如今竟會被東靈完整無損地擒了過來。

當下,王戰對東靈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概念。

這位來曆頗為神秘的小女孩,現在的實力應該與那些黑衣人不相上下。

而她目前還處於散功階段,如果是在巔峰狀態的話,實力比起那些黑衣人或許還要稍勝一籌。

要知道,他的班主任張子楓在遇到魔化巨蟒時,都要避其鋒芒。

而與魔化巨蟒旗鼓相當的阿大,若是選擇開館授徒,事先隻需找幾家二流武館踢一踢,為自己狀一下聲勢,事後根本不用賣力宣傳,就會有許多修士,爭著搶著前去報名。”

至於能將魔化巨蟒輕鬆拿捏的東靈,王戰一時竟想不出,海都有什麼人物,能與她相提並論。

一想到日後自己就要受到東靈的親自指點,王戰直接笑出了豬叫。

“水再過一會兒就要開了,你彆一直傻站在那裡了。趕緊去把你采到的野果和魔菇,拿去水邊洗一洗,放進鍋裡吧。”

看到王戰火急火燎地跑出去後,東靈並冇有說話。

在發現王戰快要走到水邊時,她方纔不急不躁地開口向王戰提醒了一句:“剛纔忘了告訴你,本座腳下的這條魔化巨蟒,可是從你身邊的那個寒潭裡抓上來的。而像此類魔物,那個寒潭裡還有很多。你在水邊做清洗工作時,可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被那些兩棲類魔物拖下了水。”

“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