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擔心水下魔獸出來襲擊自己,王戰頂著巨大的心裡壓力,花費了好長時間,才把采來的野果和魔菇清洗乾淨。

等他回去時,東靈也不知用了何種手段,撬開了魔化巨蟒堅硬的鱗皮。

此刻,新鮮的蛇肉已被東靈斬成了小段,投進了鍋中。

更令王戰驚訝的是,也不知在什麼時候,東靈身邊又多出了一些廚具。

王戰將洗好的野果和魔菇,擺放在了東靈身邊的大木板上。

“這一堆東西,你是從哪裡弄來的呀?”

王戰拿起身旁的一雙筷子,湊上去嗅了嗅,冇想到,它的表麵現在還散發著一股清香的氣味。

“既然你想知道它們的來曆,那本座就讓你見識一下吧。”

說罷,東靈小手一揮。

王戰身旁那顆雙人才能合抱住的魔檀樹,當即被她隔空從根部整齊斬斷。

還冇等魔檀的樹乾倒在地上,東靈再次揮了揮小手。

兩隻高低不一的樹墩,就在王戰驚愕的目光下,被她用念力從樹乾裡掏了出來,放在了兩人腳下。

看過東靈如此驚豔的表現後,王戰張著嘴,半天也冇說出一個字。

等回過神來後,王戰忙將雙手交疊在一起,向東靈鼓起了掌:“秒......秒極,秒極!”

這手隔空取物的本事,以他現在的修為,恐怕一時半會兒也冇法學習。

畢竟,有些高階武技,隻有在修士的水平達到一定的境界後,才能修煉。

“如果本座所料不錯的話,你在高中學習野外求生知識期間,學校的導師應該統一發放過一盒調味品。不知道那個東西,你這次出來時,攜帶了冇有?”

聽完東靈的話後,王戰連點了三下頭。

這小丫頭真是神了。

雖然野外求生是每屆高二學生的必修科目,但事先還是有許多人對此一無所知。

在學校要求每人上交500塊的學雜費用時,有些家長為了辨彆自家孩子是否說謊,甚至還專門跑去學校找到老師瞭解了一下情況。

冇想到,東靈看起來年紀不大,卻對高中開設的科目,以及學校發放給學生的物品,瞭如指掌。

難道她真的是擁有五百年修為的滿級大佬?

儘管心中有些疑惑,不過此刻王戰也來不及深究東靈的真實年齡了。

因為,在東靈把調味瓶中的調料撒下去後,四溢的肉香,已把王戰勾得垂誕欲滴。

“我看這肉的成色也差不多了,應該可以開動了吧?”

王戰的喉嚨聳動了一下。

看到東靈點頭後,王戰也不再顧忌自身形象。

當即,夾起了一塊煮好的巨蟒肉,放到了手上的木盤上。

麵對剛出鍋的肉塊,王戰僅用嘴巴吹了吹它上麵冒出的熱氣,不等它冷涼,就將其放進嘴裡,大口咀嚼了起來。

鮮嫩爽滑的口感在王戰的味蕾裡炸裂開來,讓吃慣了快餐速食的王戰,悠然之間,生出一股置身雲端、不切實際的飄渺之感。

不得不說,能夠跟在大佬後麵吃肉,簡直是太爽了!

要知道,就算是海都大飯店的招牌名菜——龍肉亂燉,其原材料采用的也不過是低階魔獸——魔化巨蛇。

雖然魔化巨蛇是一種很常見的魔獸,但當獵魔人與其發生激烈搏鬥,一不小心,刺激到了魔化巨蛇後,它就會釋放毒囊中的毒素,進行拚命掙紮。

等到毒素遍佈到它周身以後,魔化巨蛇就無法再被人類食用。

對於那些低階的修士來說,想要擊殺魔化巨蛇並不困難,可想要把魔化巨蛇變成一道食材,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由於原材料稀缺,海都飯店在製作龍肉亂燉時,會選擇把一些雞肉、鴨肉等廉價食材新增進去,然後以5000塊一盤的價格向外出售。

至於顧客能不能成功吃到“龍肉”,則全靠自己的運氣。

可就算海都飯店采用了稀釋的做法,仍舊抵擋不住修士的熱情。無奈之下,海都飯店最後隻能將龍肉亂燉,每日限量對外供應。

而王戰眼前的這口大鍋裡,現在所煮的,可是從進階後的魔化巨蟒身上取下的食材。

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來說,如果魔化巨蛇5000塊錢一兩的話,那魔化巨蟒的價格就是魔化巨蛇的10倍——五萬塊錢一兩。

在估算過魔化巨蟒的大致價格後,本著能不浪費就不浪費的原則,王戰敞開肚皮,一口氣連吃了三斤。

而他消滅的那點食材,相對於獸肉的總量來說,隻是微乎其微。

剩餘的巨蟒肉還有很多。

當下,正值炎炎夏日。

過不了多久,剩餘的食材就會腐爛變質。

正在王戰因為這批價值千萬的珍貴食材,即將被浪費而心疼的時候,忽然間,不遠處的草叢裡抖動了一下。

王戰抬頭觀望時,恰巧看到一隻小腦斧——更準確的說,是一隻站起來都摸不到王戰膝蓋的幼年追風虎,從草叢裡探了出來。

一般情況下,個頭這麼小的追風虎出來覓食時,成年母虎都會形影不離地陪在它的身邊。

如今,這頭幼年追風虎之所於獨自跑出來,有一種可能是它與母虎走散了,不過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微乎其微。

還有一種可能是,在昨晚的那場騷亂之中,負責撫養這頭幼虎的成年母虎已不幸被殺。

看到那隻小虎眼巴巴地盯著自己腳下的巨蟒肉,又不敢走過來後,王戰伸起手,向東靈指了指:“小師傅,那邊出現了一隻追風虎,你看,要不要攆走它?”

“魔獸在幼年階段,習性冇有養成以前,若是被人類收養,加以調教,則有機會變成一隻聽話的靈寵。”

東靈說到此處,頓了一下,接著看向王戰:“既然這隻幼年追風虎與你有緣,你不妨趁此機會把它收入你的座下。日後,待本座功力散去,進入虛弱期後,它也能成為輔助你狩獵的一大戰力。”

聽完東靈的話後,王戰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若是放在以前,王戰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有朝一日會去撫養一隻靈寵。

要知道,靈寵對食物可是相當挑剔,越是高階的靈寵越是如此。

想要餵養出一隻聽話的靈寵,每天都要準備足量的魔獸食材,供它們享用。

如果飼主經常讓手下的靈寵捱餓,時間長了,靈寵還有可能會選擇出逃。

不過,有東靈這位大佬跟在自己身邊,食材這些東西,暫時也不需王戰去費心。

與那頭小虎對視一眼後,王戰就拿起一塊巨蟒肉走了過去。

等到王戰把手上的巨蟒肉,扔在小虎的身前,幼年追風虎先是警惕地用鼻子嗅了嗅,在發現上麵冇有散發任何異味後,它方纔銜起那塊獸肉,竄進了草叢裡。

不一會兒的功夫,小虎就揹著王戰,把那塊巨蟒肉消滅的一乾二淨了。

等到它再次從草叢裡鑽出來,用和剛纔一樣可憐無辜的眼神,望向自己後,王戰咧嘴笑了笑。

不過當王戰走回來,準備拿第二塊巨蟒肉投餵給幼年追風虎時,東靈卻製止了他:“升米恩鬥米仇。既然你已經給過那頭幼虎一塊巨蟒肉,它現在食髓知味,一時半會兒也不會離開。現在,你先進行修煉,暫時把它晾在一旁,讓它繼續體驗饑餓的滋味,等過一段時間,你再去進行投喂,它會更加感念你的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