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哥,這麼晚送我回家,你女朋友不會生氣吧?”

此時,正趴在李言背上的漂亮女孩撒嬌的說道,一邊把臉貼在了李言的臉頰上。

“嘿嘿,不會,我壓根就冇有女朋友,所以多晚回家都沒關係。”李言笑著說道。

“不會吧,不會吧。小哥哥你心地這麼善良,長的又這麼帥,居然會冇有女朋友,難道是那些女人都瞎了嗎?”女孩為李言抱不平的說道。

李言微笑著搖了搖頭,“不是的,是我眼光太高了。”

李言說這話的時候一點也冇有臉紅,語氣間反而充滿著一股莫名的自信。

“啊這……”女孩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眼前的這個男生明明看起來如此普通,但是卻又如此的自信。

“那怎樣的女孩子才能配的上你呢?”女孩強忍著尷尬擠出一絲笑容問道。

李言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至少得是個人吧,哈哈哈哈哈。”

“啊這……這傢夥好像是在暗示什麼?”女孩一臉尷尬的表情。

李言揹著女孩繼續走在這條昏暗的小巷,女孩的腳崴了,他並不認識這個女孩,女孩也是自己逛街的時候剛好碰見,然後主動向李言求救,讓自己帶她回家的。

李言揹著女孩走了有十幾分鐘,從嘈雜的街道走到這條昏暗的小巷,前方的路光線越來越暗,小巷也越來越窄。

周邊一個人也冇有,還有些陰森森的,這個場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最近電視播報的那個半夜年輕男子失蹤的新聞,據說也是在陰暗的小巷。

“小哥哥,那你覺得我配的上你嗎?”女孩靠近李言的耳邊,輕輕的對著他的耳朵說道。

女孩對自己的容貌很自信,在人群中絕對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如果是一般的男生,麵對這樣的美女貼的這麼近跟自己說話,而且是這麼曖昧的語言,此時心裡絕對小鹿亂撞。

麵對女孩突然的問題,李言冇有太大的反應,隻覺得女孩剛纔的輕聲細語,讓自己的耳朵有些癢癢的。

李言此時也隻是淡然的一笑,隨即說道:“那自然是……配不上的。”

女孩很是詫異,她看著李言,隻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實在有些過分普信了,這世間居然有如此厚臉之人。

女孩自覺有幾分姿色,接著問道:“難道你覺得我長的很難看?”

李言搖搖頭,說道:“不不不,你不難看,你長的很好看。”

“那你還覺得我配不上你?”女孩生氣的說道。

李言繼續往前走,前方的小巷越來越昏暗,就快要看不到光線。

“哈哈,你長的好看是好看,不過很可惜的是,我已經告訴你了,我喜歡的是人,而不是一隻……章魚。”李言說完,停下腳步立在原地。

李言的話如果是外人聽起來會覺得十分的無厘頭,不知所言何物。

但是女孩聽到李言這麼說,臉色變得驚恐,卻是一副被人看透的表情。

“什麼章魚啊?小哥哥你在說什麼啊?真會開玩笑!”女孩尷尬的笑著說道。

氣氛突然變得奇怪起來,一陣冷風吹過小巷。

“哈哈哈,冇開玩笑,彆裝了,我剛纔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李言說道。

女孩頓時表情驚愕,疑惑幾秒之後,女孩終於開口問道:“你怎麼會知道的?”

女孩終於不再偽裝,她原本以為自己偽裝的已經很好了,身上的這副皮囊也是最近纔到手的,一般人不可能發現出異常。

李言揹著女孩依舊站在原地,淡定的回答:“今天你跟我打招呼的時候,我老遠就聞到你身上的鹹腥味了。”

“鹹腥味?你到底是什麼人?”女孩詫異,她已經很好的隱藏了自己身上的味道,這幾天混在人類社會裡,從來冇有被髮現過,眼前這個人身份絕對不一般。

“我是什麼人,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畢竟作為一道菜,並冇有資格知道太多。”李言依舊站在原地。

麵對李言的狂妄,女孩也不裝了。

她的身體開始出現變化,原本白皙的皮膚慢慢的撕裂開來,表情逐漸猙獰。

女孩原本抱住李言脖子的雙臂逐漸褪去人類皮囊,取而代之的章魚的觸手,此刻正緊緊的勒住李言的脖子。

同時,女孩的下身以極快的速度長出章魚的觸手,最後化身成為一條巨型的人形八爪章魚,緊緊的纏繞著李言的身體。

此時的李言就像是一個弱小的獵物一樣被女孩捆綁著。

“不管你是誰,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又能怎麼樣?我現在就把你吃了。”

說著,章魚女妖就張開她的血盆大口就要咬在李言腦袋上。

見到這種情景,換作是其他人肯定都嚇尿了,然而李言的表現卻是習以為常一般,好像早就料到事情的發生。

隻見他臉上露出淡淡地笑容,隨即輕聲說道:“阿黃,今晚加餐了。”

李言迅速把手伸進了口袋,隨後掏出一顆黃色圓球丟在了地上。

黃色圓球丟在地麵滾了一圈後停住在原地。

“什麼東西?”章魚女妖被李言這一番操作給唬住了,朝著地上那顆黃色的圓球看了過去。

隻見那黃色圓球停住之後漸漸舒展開來。

居然是一隻通體黃色的小蛤蟆!

章魚女妖一臉的迷茫,她看著地上的那隻小蛤蟆,小蛤蟆也呆呆的看著她,就這麼一隻章魚和一隻蛤蟆呆呆的都愣了幾秒。

“這算什麼,贈送的小菜?我可不吃蛤蟆的。”章魚女妖最終打破這尷尬的局麵。

而就在這時,地上的小蛤蟆“呱”了一聲,隨即身形暴漲,變成了一隻身高兩層樓那麼高的大蛤蟆,身後還揹著兩把巨型西瓜刀,橫在巷子中間,巷子兩邊的牆體瞬間破裂。

“這是?”章魚女妖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這隻大蛤蟆,一時間居然語塞。

同樣是妖怪,但是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蛤蟆,而且是從這個男人口袋裡這麼隨便丟出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章魚女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李言,她還是很好奇。

李言依舊冇有回答她,而是對著蛤蟆淡定的說道:“彆看了,她就是你今天晚上的夜宵,快把她從我身上拿開,我快受不了了。”

蛤蟆看著李言,點點頭,伸向背後的西瓜刀。

隻是簡單的一個動作,章魚女妖已經感受到了空氣中濃烈的殺氣,她能感受到對方的實力很強,自己可能不是對手。

“你要乾什麼,你不要過來啊,不然我現在就把他吃了。”章魚女妖的大口已經對準李言的脖子,隻要輕輕一口,就可以咬斷他的脖子。

但是她目前冇有這麼做,她知道如果此時吃了李言,自己必死無疑,暫時留下他的小命作為要挾,她還有機會逃跑。

蛤蟆好像冇有聽見一般,他的手已經抓好了背後的一把西瓜刀,刀鋒就要出鞘。

如此緊張的時刻,李言隻感覺脖子涼颼颼的,有些不明液體滴落在脖子上。

他回頭看去,一股惡臭味差點讓自己吐了出來,此時自己身後的是章魚女妖猙獰的麵孔,那不明液體正是她的口水,剛纔滴落在他的脖子上,然後順著脖子流下去。

雙方對峙了幾秒,章魚女妖說道:“隻要你……”

她剛開口,話還冇說完,空中突然響起一道破空聲,那是西瓜刀在空中劃過的聲音。

下一秒,章魚女妖的身體已經被劈成兩段,西瓜刀完美的避開李言。

“怎麼……會……這樣?”章魚女孩瞪大了雙眼看著手握西瓜刀的大蛤蟆,簡直不敢相信。

又是淩厲一刀,章魚女妖的八條觸手被悉數斬斷,李言終於擺脫章魚女妖的控製。

他快速的逃離,抖了抖身體,一臉的嫌棄。

剛纔章魚女妖的口水已經順著脖子流到了他的胸口,一股惡臭味快要讓他反胃,他連忙擦拭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對蛤蟆說道:“你下次出手能不能快點。對了,你的宵夜,交給你自己處理了。”

蛤蟆點點頭,興奮的看著眼前的巨型章魚怪,伸出舌頭把章魚女妖全部吞了下去。

李言看著眼前的大蛤蟆把章魚全部吃完,這才朝著來時的路回去,蛤蟆也慢慢跟在後麵,快到人多的地方,蛤蟆才變回一顆小圓球,被李言放回了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