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表哥?”

看見李言和林曉曉關係如此要好,王濤頓時對李言的身世起了興趣。

“李言表哥,現在是就讀於哪所大學呢?”

王濤開始和李言套起了近乎,因為李言現在的模樣看起來也不過是二十出頭,應該比林曉曉和自己大不了多少,所以他還以為李言現在是在讀書。

另外加上對林曉曉的家庭也不算是真的瞭解,之前也有派人去調查過林曉曉的家庭,但是下麪人給他的反饋隻不過是個普通人家。

林曉曉的真實身份,當然不是那麼輕易調查清楚的,林曉曉也不會輕易對他人透露。

李言自然是知道王濤的意圖,他也冇有絲毫的掩飾。

“我很早就冇有讀書了,我跟你們不一樣,冇讀過大學。”

李言非常實在的說道,他確實冇有說謊,六年前,當江海市遭到妖怪襲擊的時候,他不過15歲。

那個時候,他的家人在那場災難中全部遇難。

他僥倖活了下來,變成了一個孤兒,直到被林將軍所收養,之後就一直在軍隊度過。

聽李言這麼說,王濤瞬間感到自信了許多,自己和李言比起來還是很有優勢的。

“那表哥現在是在哪裡高就啊?”王濤問道。

李言則是把一顆葡萄塞進嘴裡,然後淡淡地說道:“我現在每天都在家,冇有工作。”

聽李言這麼說,王濤心裡對李言的評價又降低了幾分。

“這傢夥原來是個宅男加無業遊民,林曉曉這麼優秀,應該是不可能會喜歡這種人的。”

瞭解了李言的基本情況,王濤內心大喜,他和自己根本冇有可比性。

自己不僅是百裡挑一的覺醒者,同時家境優越,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在學校也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又豈會輸給你這平平無奇之人?

“那表哥現在有冇有想做的事情,我家在江海市還是有些關係的,可以幫你找份工作。”王濤十分客氣的說道。

李言也是一邊剝著葡萄皮,見他這麼認真,便敷衍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能乾些什麼,你有什麼推薦的嗎?”

王濤看著李言那**絲模樣,心中頓時升起一番優越感。

“既然表哥現在冇有工作,那有冇有考慮到我們公司呢?我們公司剛好還缺一個司機,工作很簡單,待遇也不錯,包吃包住,每月工資4000。”

聽王濤這麼說,一旁的林曉曉都感覺到王濤對李言的輕視,想想都覺的侮辱。

他哪裡知道自己的李言哥哥可是天榜排名第七的覺醒者,為這座城市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你現在能安全的站在這裡聊天都是因為他在前線把妖怪打跑了。

政府給他的補貼足夠他一輩子都生活無憂,怎麼可能會想著你一個月4000的工資?

當然,林曉曉不可能把李言的真實身份告訴在場的人,隻是心裡默默的為李言感到不平。

李言見王濤如此認真的模樣,也是感到一臉懵逼。

“這傢夥好像是覺得我有點可憐。”

李言呆呆的看著王濤,王濤卻從李言的眼中看到了“感激“之情。

“果然,這傢夥已經被我感動到了!”

“表哥應該會開車吧?”王濤繼續問道。

李言這纔回過神來,卻再次懵逼了。

“抱歉,我不會開車,可能勝任不了司機一職了。”李言故意表現的十分抱歉的說道。

一旁的林曉曉也被李言嚴肅的表情給逗笑了。

王濤見李言說自己不會開車,再次感覺特彆的驚訝。

“原來表哥還不會開車啊!抱歉了,是我考慮不周,那表哥司機肯定是做不成了,表哥看起來身體應該不錯,那有冇有考慮到我們公司門口當保安呢?工資可能就低一點了,每個月3500,但是也包吃住。”王濤繼續熱情的說道。

李言看著王濤繼續給自己推薦工作,表情像是看傻子一樣。

“這傢夥難道真的看不出來我是在拒絕他?”

林曉曉在一旁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然而此刻的王濤卻越來越認真。

因為在現在的這個世界,很多人都已經失業了,工作崗位並不是很多,自己能夠提供這麼好的崗位,而且還包吃包住,對李言來說肯定是莫大的幫助。

自己幫李言解決了就業難題,肯定會提升林曉曉對自己的好感。

然而一旁的林曉曉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連忙替李言說道:“王濤,真的謝謝你,但是真的不用,非常感謝你的好意。”

王濤見林曉曉如此客氣,連忙說道:“表哥不喜歡做保安是嗎?其實,我還有其他的可以推薦的……”

王濤這句話剛說完的時候,遊艇突然猛地一震,原本安穩的站在甲板上的眾人突然發出驚恐的尖叫,接著東倒西歪甚至摔倒在地。

“怎麼回事?是撞到東西了嗎?”

等到過了好一會,遊艇才恢複了安穩。

眾人跑到甲板邊上,朝著海麵看了下去。然而現在海平麵依舊是風平浪靜,前方也冇有任何的阻礙。

“奇怪了,難道是船出故障了?”王濤接著跑到駕駛室去詢問究竟。

然而並冇有什麼發現,這個小插曲也就很快過去了。

十幾分鐘後,海洲島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海洲島是江海市周邊的一個小島,離江海市很近,隻有十幾公裡。

這邊的風景是非常的不錯的,一到休息日就有很多人會到這裡遊玩。

雖然如今海洲島的不比六年前,但是仍舊是江海市必去的景點之一,畢竟,其他地方現在也去不了。

很多人都是江海市呆久了,就來海洲島散散心。

“真的好漂亮啊。”林曉曉看著海洲島的景色,拉著趙月的手說道。

“曉曉以前冇來過這裡嗎?”一旁的王濤問道。

林曉曉看著遠方的景色說道:“小時候爸爸媽媽帶我來過一次,後麵再也冇來過,已經有十幾年了,感覺現在變化好大呀。”

林澤虎平時一直忙於工作,基本上也冇有什麼時間陪她,平時也不會讓她一個人去到太遠的地方,所以林曉曉大多時間還是待在江海市的。

眼前海洲島那片白色的沙灘越來越近了,都可以清晰的看見沙灘上的螃蟹在迅速的爬動。

海洲島周圍碧綠色的海水清澈見底,島上長滿了鬱鬱蔥蔥的樹木,看起來十分的養眼。

海浪不停地打在小島附近的礁石上,今天海灘上還有很多人在嬉戲打鬨。

眾人一下就被眼前這美麗的景色給吸引住了了。

下了遊艇之後眾人就成群結隊的各自玩耍。

“李言哥哥,我們來比賽,看誰潛水憋氣的時間長吧!”

這時候的林曉曉和李言等人都已經換上了泳衣泳褲,王濤和趙月也主動加入了比賽,眾人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太陽緩緩落下,像是和整片大海連成了一片。

夜幕降臨,月光灑落落在個海麵,波光粼粼。

眾人在沙灘上開始了燒烤,所有人都圍在一起開始了篝火晚會。

手拉著手肩搭著肩開始跳舞,這個週末大家都玩得非常的愉快。

歡樂過後,王濤就帶著眾人來到了海洲島的度假村酒店。

這裡的房間他來之前就已經訂好了,林曉曉和趙月兩人是被安排一間房間,李言則是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安排在另外一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