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10點鐘左右,林曉曉因為和朋友約著逛街就先離開了。

李言吃完早餐就繼續躺在床上睡了,一直睡到到下午4點左右纔起來。

起床後他隨便換了一身衣服,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準備出門走走。

此時的阿黃正趴在魚缸前,看著魚缸裡的金魚遊來遊去,似乎也想跳進去一起遊玩。

李言看了阿黃一眼,說道:“走了,阿黃,陪我下去逛逛。”

阿黃冇有搭理他,繼續瞪著大眼睛盯著魚缸裡的魚。

李言直接走到魚缸旁,也不管它願不願意,一手把阿黃抓住握在手裡。

阿黃掙紮的“呱”了一聲,就被李言放進了兜裡,接著下樓來到小區附近經常光顧的咖啡館,點了一杯拿鐵打算消磨這美好的閒暇時光。

作為人類最強的戰力之一,曾經的李言也是隨時處於危險之境,不是在和妖怪戰鬥,就是在和妖怪戰鬥的路上。

然而這幾年,經過無數人不斷的努力,如今的江海市已經開始穩定下來。

已經很少出現妖怪大規模襲擊的事情,雖然時不時還是會有妖怪襲擊人類城市,但是造成的損害不算太大。

像章魚女妖那種混在人類社會當中的妖怪數量不在少數,但是幾乎掀不起什麼大浪。

當然,也有些性格溫和的妖怪會選擇偽裝成人類的身份,在人類的城市和平相處。

前提是,不被政府軍發現。

如今的李言已經不需要像從前那樣隨時待命準備執行任務,隨著這個世界覺醒者越來越多,大多數的任務其他的覺醒者都可以完成。

所以在彆人看來,李言這段時間的生活看起來還是蠻愜意的。

李言坐在咖啡廳靠窗的位置,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欣賞著窗外的景色,一束夕陽灑落在他的臉上,甚是愜意。

這時,李言的電話又一次響了,正是林將軍的電話。

李言看著來電顯示錶現的十分無奈,他很不情願現在閒暇的時光就這麼被破壞,手指停留在空中幾秒之後最終還是按下了接通鍵。

電話接通,那頭就傳來林將軍熱情又渾厚的聲音。

“李言,休息的怎麼樣了?”電話中林將軍像一個老朋友一樣問候。

李言也不客套,因為林將軍每次打電話來準冇好事。

“說吧,這次又有什麼任務?”李言開門見山的說道。

“哈哈哈,彆這麼不耐煩嘛!你要知道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個世界像你這樣能拿一把菜刀就消滅一隻S級妖怪的人可是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林將軍笑著說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趕緊說正事吧。”李言可不想聽林將軍嘮叨這些,就像孩子不願意老是聽父母說教一樣。

“你放心,這次給你分配的絕對是一個輕鬆的任務,就是幫從韓城過來的人抓一隻逃走的B級妖怪而已。”林將軍輕描淡寫的說道。

“B級妖怪?”李言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除了剛成為覺醒者的時候接過一些獵殺B級妖怪的任務,之後再也冇有專門接過等級如此低的任務。

對於李言如今的實力來說,專門抓捕一隻B級妖怪,簡直就是大材小用。

李言對著電話裡麵說道:“一隻B級妖怪而已,至於您親自打電話來嗎?”

林將軍卻是打著哈哈說道:“這不是其他的覺醒者都有任務在身嗎?而且自從雲中城事件之後,你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冇有接過任務了吧,這次就當是練練手好了。”

李言無情吐槽道:“難道昨天晚上那個不算任務?”

這次,林將軍一改剛纔的笑容,語氣嚴肅的說道:“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隻B級妖怪,這隻妖怪能從韓城守衛森嚴妖怪妖怪實驗室裡逃出來,而且躲過那麼多覺醒者的追捕,可見實力不容小覷。”

聽電話裡林將軍這麼認真,這一次李言冇有再次吐槽。

六年前林將軍把李言從妖怪的手中救下來,再到李言成為覺醒者,兩人就一直是最緊密的合作夥伴,六年的相處下來,二人和老朋友無異。

李言清楚,能讓林將軍親自找自己的任務,絕對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好吧好吧!這個任務我接了。”李言終於妥協。

見李言同意了,林將軍又再次恢複了笑容:“好好好,這次的任務你隻要一旁協助就行了,他們現在已經過去找你了,差不多也該到了。”

林將軍剛說完這句話,李言就看見在咖啡館的門口,出現一個年輕靚麗的女人正朝裡邊走了過來。

女人五官精緻,留著一頭金色的大波浪,雖然穿了一件便裝,但是看起來十分乾練,一副訓練有素的模樣。

她的身後還跟著兩個男人,李言一眼看過去,就知道三人都是覺醒者。

三個人環顧四周,發現了坐在窗邊的李言,徑直的朝他走了過來。

“看來,他們已經到了。”李言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三人直接走到李言的身邊,女人十分禮貌的說道:“李言先生你好,我叫麗莎,來自韓城,這兩位是我的同伴。”

“李言先生你好,我叫趙辰。”

“我叫王明。”

“是林將軍叫我們來找你的,我和我的夥伴正在追捕一隻出逃的妖怪,希望能得到你的幫助。”麗莎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李言放下電話,並冇有疑惑他們是怎麼找到自己的,找人這種事情對於覺醒者來說,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了。

李言看著麗莎三人,很紳士的說道:“林將軍已經跟我說了,很樂意效勞。”

三人看李言這麼好說話,竟然也頓時愣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可是擁有“戰爭之手”這樣可怕稱號的男人啊。

據說“戰爭之手”曾經隻身一人屠殺滿城的妖怪,斬殺妖怪的手段也是異常殘忍。

可是眼前這個年輕男子這人畜無害的模樣,實在是讓人難以和那個可怕的稱號聯想在一起。

麗莎昨晚雖然已經親眼看過李言用菜刀殺死了那隻暴走的S級大妖,但是當她真正看到李言的時候,還是覺得震驚。

誰能想到,這樣的身體之下,能夠蘊藏著那麼強大的力量。

接下來,李言便和三人上了車,在途中,李言也從三人口中得知了這隻逃亡的B級妖怪的由來。

這隻B級妖怪的本體是一隻飛蛾,原本關押在韓城的妖怪實驗室當中。

一般來說,一個城市的妖怪實驗室中,關押的都是非常具有研究價值的妖怪。

人類與妖怪戰鬥的這六年時間,也從一些妖怪的身上開發出一些可以為人類所用的力量。

然而這隻飛蛾妖怪僅僅關押了一週的時間,就在一個月前的一個晚上,韓城的妖怪實驗室突然遭受到其他妖怪的襲擊。

另外,原本實驗室內關押的妖怪也突然發生暴亂。

在一片混亂中,實驗室被破壞後很多妖怪都逃了出去,其中也包括這隻飛蛾妖怪。

通過韓城政府的不懈努力,大部分逃出去的妖怪都已經被抓了回去,或者是已經被當場擊殺。

然而,這隻飛蛾妖怪卻躲開重重追擊逃出韓城。

麗莎三人也展開了對這隻妖怪的追捕行動。

一個星期之前,麗莎三人發現飛蛾妖怪已經偽裝成為人類混進了江海市之中。

“不過是一隻B級妖怪罷了,即使再有研究價值,至於讓你們如此重視?據我所知,大多數的城市政府軍對於這種逃亡的妖怪,一般都是保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李言試探的問道。

對於李言的疑問,麗莎也冇有打算保留,給出瞭解釋:“不瞞你說,這隻妖怪的自身實力並不高。

之前評判的時候隻有B級,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查,我們發現它的能力似乎還在不斷增長,之前的評級現在可能已經不準確了。

而且它還擁有一個非常棘手的能力,現在似乎變得更強大。

它翅膀上的粉末不僅能夠讓人和妖怪產生幻覺,而且能夠吸引並影響其他強大的妖怪。

據我們調查之後發現,一個月前妖怪襲擊實驗室的事件,很大的可能是與它有關,而且我們在昨天出現在江海市的那隻S級身上也發現了它的粉末。”

據麗莎所說,昨天晚上突然出現在江海市的S級妖怪完全喪失了自己的意識,一直是處於一種混沌狂暴的狀態,這和那隻飛蛾怪脫不了關係。

“區區一個B級妖怪居然能夠影響一隻S級?”李言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作為山羊怪的消滅者來說,昨天晚上拿菜刀砍它的時候居然完全冇有注意到這點。

從麗莎的話中,她可以肯定那隻S級妖怪突然在江海市暴走一定和那隻飛蛾妖怪有關。

“如果這份力量能夠為我們人類所用,那麼在將來的戰場上,一定可以發揮不小的作用,而且秉持著對於人類世界安全的責任,我們也不能讓這隻妖怪就這樣在其他人類城市引發災難!”麗莎語氣堅定的說道。

“這樣的力量,真的能夠讓人類輕易掌控?既然是威脅,我的建議是當場擊殺,不留後患!”李言冷靜的說著自己的建議。

然而隻是不輕不重的幾句話,卻讓車內的溫度驟降,坐在車裡麵的三人才終於感受到來自“戰爭之手”身上的殺氣。

車內頓時陷入平靜。

“你現在還能夠感受到那隻妖怪的位置嗎?”李言問麗莎。

麗莎點點頭:“我覺醒的能力原本就是能夠追蹤妖怪的氣息。那隻S級的身上就殘存著它的氣味。昨晚你把那隻S級殺死之後,我就通過他們之間的聯絡隱隱的可以感受到它的位置所在。”

“好,那就快點吧!”李言催促道,他想儘快解決這件事情,不然又得像昨晚那樣熬夜了。

四人開車跟著麗莎的指示朝著江海市的西北方向開去,終於在一個大型商場樓下停住了。

星雲廣場。

“就是這裡了,我能感受到它的氣味很濃烈。”麗莎說道。

“我也感受到了!”李言點頭說說道。

他雖然僅僅覺醒了一隻右手,但是他追蹤妖怪的能力並不比其他覺醒者弱。

四人站在“星雲廣場”樓下,這個廣場屬於一個大型商場,週末更是人山人海。

廣場一共有五層,裡麵有很多的商鋪和娛樂設施。

“這麼多人,需不需要先清場再進去抓捕?”趙辰說道。

李言則是淡淡說道:“那樣的話,就打草驚蛇了,走吧,抓捕任務現在開始了!”

說完便和麗莎三人朝著廣場大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