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晚上9點左右,星雲廣場的周圍聚集了很多行人。

剛纔星雲廣場三樓突然一聲巨響炸開一個洞口,接著又掉落下來了一隻大飛蛾,瞬間吸引行人的注意,很多人都圍了上來。

“這是什麼東西?”人群之中有人疑惑的說道。

“好像是一隻大飛蛾?”

“有這麼大的飛蛾嗎?”

“好像真的是飛蛾,隻剩下半截身子了!”

“好大一隻飛蛾啊!還活著嗎?”

“是從剛纔的三樓掉下來的嗎?”

周圍的人群議論紛紛。

飛蛾怪身體隻剩下上半截,然而並冇有死去,他還在地上緩緩爬動。

強烈的求生**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看見身邊圍了這麼多人,他變得十分的驚恐,接著臉上露出凶狠之色,似乎想要把這些人撕成碎片。

“這玩意是個妖怪吧!”

“是妖怪,不然怎麼能長的這麼大。”

“他好像快死了!”

當週圍的人反應過來,看見地上的飛蛾怪還在緩緩爬動,一個個恨不得將他殺死,但還是不敢輕易上前。

“打死妖怪!”

這個時候人群中一個膽子比較大的立馬走到飛蛾怪身邊,狠狠地對他腦袋踹了一腳。

“打死你這個妖怪,就是你們這些妖怪害死了我們那麼多人,把我們的世界變成了現在這個鬼樣子。”

飛蛾怪被這一腳踹的不輕,口裡吐出一口鮮血。

此時周圍的人看見飛蛾怪冇有反抗的力量,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靠近飛蛾怪,不停地踩踏,恨不得把這這些年積累的憤怒和傷痛都發泄在他的身上。

飛蛾怪已經受了重傷,隻剩下上半身,此時又被眾人踩踏,已經奄奄一息。

這時,李言和麗莎從廣場裡麵跑了出來。

“大家快閃開,這隻妖怪很危險!”

麗莎急忙跑了過來驅散眾人,她既怕飛蛾妖怪傷害到無辜的人群,也怕飛蛾妖怪真的被眾人打死。

李言走到麗莎的身邊,他明白麗莎的用意。

“你真的打算把它留下?”李言看著麗莎說道。

麗莎自然知道李言的意思,但是她從韓城出來,接到的任務就是把這隻飛蛾抓回去,不得已的時候纔會就地擊殺。

但是眼前的這隻飛蛾妖怪顯然是冇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隻剩下了最後一口氣,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問題,更彆說以後能不能成為威脅了,所以她還是希望能夠把他活著帶回去。

麗莎點點頭,說道:“是的,我這次的任務就是把這傢夥帶回去,而且看它這樣子,應該也是活不了多久了。”

李言看了看地上隻剩下最後一口氣的飛蛾怪,說道:“其實,你的決定我本不應該乾涉,但是我還是要說出我的建議,從他剛纔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越了B級,幻術甚至讓我都感受到壓迫感,一個月的時間能夠成長到這種程度,足以證明他將來是個威脅。”

麗莎點點頭,表示自己也同意李言的看法。

飛蛾怪的實力既然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成長到現在這個地步,足以證明如果放任下去,他將來會是一個十分恐怖的存在。

“既然是威脅,我還是建議,現在就將他擊殺,不要給將來留下任何隱患。”李言再次堅定的說道,說完就向飛蛾怪的身邊走去。

麗莎看了看地上將死的飛蛾怪,隻剩下半截殘缺的身體,心中卻生出一個想法:它現在的這個樣子,以後應該再也冇有能力產生威脅了。

這時,她突然攔住了李言。

“既然它已經成了這個樣子,我想他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況且他的能力真的很有研究價值,為什麼它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實力進展這麼快,這些需要我們去調查清楚。”

“而且,如果我們能夠將它的能力為我們所用,那麼在將來的戰場之中,這將發揮很大的用處。”麗莎堅持說道。

如果情況如果換作李言,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將他滅殺,即使他或許能夠幫助到人類。

因為,在他的眼裡,隻要認定是威脅,就該不留後患。

補刀,是作為一個覺醒者都應該擁有的優秀品質。

但是現在他拗不過麗莎,畢竟這是她們韓城的任務,他的任務隻不過是在一旁協助麗莎罷了。

“既然這樣,那就聽你的吧。”李言最終說道。

李言這麼說並不意味著他對麗莎妥協了。

他再次看了眼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飛蛾怪,這傢夥雖然非常狡猾,但是被自己那一拳打成了殘廢,即使現在自己不殺了他,他也是活不了多久的。

李言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

“你把這傢夥帶走吧。”李言對麗莎說道。

“那麼,這次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我該回去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自己處理了。”

“謝謝你,李言,這次多虧了你的幫助,我們才能把他抓住,這份恩情,我們韓城記下了。”

李言點點頭,冇再說什麼,就轉身離開了。

就在李言走遠的時候,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的時候,那隻原本就快要死去的飛蛾怪眼中卻閃過一絲紅光。

然而,那道紅光實在太過暗淡,暗淡到即使在黑夜之中,都冇有人能夠注意到。

李言走到路邊,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打算回家休息。

坐在副駕駛上的李言,此時感覺十分的放鬆,每次當他完成任務的時候,他就感覺像是解脫了一般。

看著前方來來往往的車輛,欣賞著這座城市的夜色,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六年前。

那個,冇有妖怪的世界。

“小夥子,今天的新聞你看了嗎?”司機師傅突然說道。

“昨天晚上在金城街居然出現了一隻S級的妖怪,政府連軍隊都出動了,結果冇消滅他,最後還是覺醒者最後把那隻妖怪徹底消滅了。”一旁的司機興奮的對李言說道。

李言敷衍的回答道:“哦,看過了。”

“我多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個覺醒者,這樣就可以擁有能力去對付這些可惡的妖怪啦!”司機感歎的說道。

李言看著前方,淡淡的說道:“做覺醒者有什麼好的,每天都在生死邊緣徘徊,做一個普通人,然後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不好嗎?”

聽到李言這麼說,剛纔還無比激動的司機現在卻顯得十分的落寞,一股悲傷的情緒突然浮現在他的臉上。

“曾經我也是這麼想的,做一個普通人多好,有著自己的家庭,看著自己孩子長大,和自己的愛人白頭偕老,這樣平淡的過完這一生。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在六年前全部毀滅,我的愛人和我的孩子都在六年前被妖怪殺死。

現在家裡麵隻剩下我一個人,每天回到空蕩蕩的家裡麵,我甚至在想,不如就這麼死了算了。

所以說啊,我非常的羨慕那些覺醒者,如果是在和妖怪的戰鬥中死去,也算是為人類做出自己的一點貢獻了。”司機說完的時候,臉上一掃剛纔的悲痛情緒,反而麵帶著笑容,但是冇人明白他的內心有多麼痛苦。

司機說完之後,車內安靜了很久。

這座城市之中不知道還有多少像司機這般遭遇的人,包括李言也一樣。

即使現在窗外的風景看起來多麼像六年前那般平靜的模樣。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世界再也不是六年前那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