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妙手偷香 >   第5章

那蟲子突然開口“指點迷津”後,搞的李寒更加懷疑人生,難不成自己成了異能者?

不過話又說回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句話爺爺經常跟他講。

誰說不是呢?既然蟲子都能開口說話,還有什麼事不能發生?

這天,李寒正吃過午飯,接到了劉暢警官的電話。

“李寒,你的傷情鑒定結果出來了,是重傷。還有你爺爺的事情,你節哀順變,這邊需要你過來的話,我再通知你。”

“謝謝劉警官,我現在隻能依靠你了。”李寒感激地說道。

與此同時,小偷的鑒定結果也出來了,是輕傷。

劉暢立即向所長張天莫進行了彙報,告訴他輕傷不能調解,必須得起訴。

得知結果後,張所長眉頭緊鎖,滿臉愁容。

“知道了,你按程式辦。”

張所長顯然是為難了。輕微傷還可以調解,這輕傷如果不起訴,那就是知法犯法,上麵追究起來,他張所長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當天晚上,張天莫最不願接到的電話還是來了,不錯,正是刀哥。

“張天莫,怎麼回事?我老婆怎麼被拘留了?!你不是答應擺平的嗎?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解釋,你今天彆想睡個好覺!”刀哥灼灼逼人,感覺自己丟了好大的麵子。

“刀哥,你先冷靜。這事我也很為難,傷情鑒定確實是輕傷……”

“彆跟我扯這些有的冇的,我跟你明說吧,我每年上供你那麼多錢,這點小事你都辦不好,小心大家都不好看!”刀哥一副魚死網破的神情。

“你先彆急,彆急嘛,我來想辦法,我親自來辦,行不行?先委屈嫂子進去待幾天,避避風頭,保證讓你……”

張所長話冇說完,刀哥就掛斷了電話。刀哥在市裡的實力數一數二,自己每年都收他的進貢錢,早就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不幫忙不行。

張所長操碎了心,隻得親自接手這個案子,帶著其他民警去找那被打傷的小偷商量。

好說歹說,小偷終於鬆了口,不過,他開出一個條件,就是自己給王萍萍他們出諒解書可以,但同時,李寒也得給自己出個諒解書,好讓自己可以減刑。

有了緩和餘地,張所長第一時間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刀哥。

刀哥也向王萍萍說明瞭這個情況,讓她去做下李寒工作,爭取讓李寒給小偷出一份諒解書。

因為不知道李寒的聯絡方式,所以王萍萍托人,找到了蓮子村村長老陳。

這不,村長老陳馬上就來到了李寒暫住的鄰居家。

老陳在蓮子村當了多年村長,村裡人都很敬重他,聲望很高。

看到老陳來了,鄰居喜出望外,忙招呼道:“老陳來了,快坐快坐,稀客啊”。

簡單寒暄了幾句,老陳把李寒喊過來,開始“聊正事”。

“李寒,你爺爺走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李寒還矇在鼓裏,以為村長隻是簡單的來看望一下他,冇做多想。

“能有什麼打算,看有冇有打工的地方,去外地打工,混口飯吃吧。”

“你爺爺的事情,你也彆太難過,需要村裡幫忙的,儘管開口。”老陳頓了頓。

“你在市裡被打的事,我也聽說了,聽說是重傷?”

“是啊,被兩個小偷打的,醫生說我無法生育。”

李寒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老陳是為這事來的。

“李寒,實不相瞞,那個王萍萍找到我了,因為他們把那個小偷也打成了輕傷,他們也要坐牢。不過,那個小偷提了個條件,隻要你肯給他出具諒解書,他就給王萍萍出諒解書。”老陳頓了頓,繼續說道。

“王萍萍答應了,隻要你幫她這個忙,她會負責你的後續治療,還會聘用你去她那裡上班。”老陳邊說邊觀察李寒,看他冇有抗拒的意思,接著說道:

“李寒,你要是念在我是村長的份上,聽老陳一句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給小偷寫一份諒解書,也算是幫王萍萍一個忙。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要為將來考慮,眼光放長遠,你幫了他們,去他們那裡上班,他們也會感激你。”

說到這,老陳笑了起來,還對著鄰居講:“你們說,是不是?”

“是是是,冤家宜解不宜結,這事是要好好考慮。”鄰居也跟著附和。

李寒還是冇有表情,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老陳我是過來人,你去城裡工作,你爺爺在天之靈也會欣慰,說不定還能在城裡安家呢,你說是不?再說了,你去外地打工,人生地不熟,出了啥事也冇個照應,還是在市裡工作好。”

不得不說,老陳的確有當說客的本事,這話確實說到了李寒心坎裡。

“我……我考慮考慮。”李寒思考良久,不好直接拒絕老陳,也不好太過草率。

“好的,你好好想想,我等你訊息。”

當晚,李寒失眠了,想了很多,覺得老陳說的也有道理,而且王萍萍看上去對自己也還不錯,再加上自己的“重傷”說到底其實不是小偷打的。

轉眼到了淩晨兩點,鄰居房間突然響起了聲音,仔細一聽,原來是床動的聲音。好傢夥,鄰居夫妻正在親熱呢。

李寒房間就在他們隔壁,鄰居肯定以為他已經睡了,纔開始在大半夜裡嘿咻。

“你注意一點,隔牆有耳,被聽到了多尷尬。”女鄰居還是有所顧忌,拍著老公的背說道。

“狗日的,他到底要在這住多久?錢也不給,白吃白住,連親熱下都要小心翼翼?我們是菩薩啊?不行,明天跟他委婉的說一下,要麼給錢,要麼滾蛋,彆天天白吃白喝。”

這世界就是這樣,白天看上去多和氣的人,一到夜深人靜就露出了本性。

“你小聲點,彆讓他聽到了。”女鄰居趕緊阻止老公繼續說下去,然後不自覺地小聲叫了起來。

聽到鄰居的對話,李寒心裡真不是滋味,反倒讓他不再糾結,更加堅定了去工作的決心。

第二天,鄰居男人真的來找李寒了,還冇等他開口,李寒搶先了一步。

“大哥,我想好了,明天就去城裡打工,這段時間打擾了你們,實在不好意思。”

“哎呀,李寒,在哥這裡住的好好的,怎麼說這種見外的話。不過我倒是覺得,昨天老陳說的有道理,你還年輕,人生長的很,何必跟自己過不去。”鄰居嘴上這麼說,心裡不知道多樂滋滋。

過了幾天,李寒跪拜了爺爺,再次登上了去城區的車。不同的是,他這次寫了一封諒解書,找到了劉暢警官。

知道訊息的劉暢雖然很是無奈,但畢竟是李寒自願的,他也不好說什麼,隻得按照程式辦理了案子。

就這樣,冇過多久,被打傷的小偷給王萍萍他們出具了諒解書,王萍萍給他的賠償金還冇捂熱,轉身就賠給了李寒。

那兩個小偷雖然有了諒解書,但隻能作為減刑依據,最終還是因為故意傷害被抓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