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妙手偷香 >   第6章

有了諒解書,一切都好辦了。

張所長一番操作,王萍萍他們全部被取保候審。

而王萍萍也冇食言。很快,李寒接到了“醉人間”ktv的電話。

“喂,是李寒嗎?這裡是“醉人間”ktv,通知你明天上午來上班。”

當晚,李寒連夜趕往城裡,找了間廉價賓館住下,看見外麵車水馬龍,燈紅酒綠,想著自己的人生真的要改變了嗎?

他又想起了那個蟲子說的話,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你的手掌將是奇蹟的源頭。”

這到底是啥意思?莫非是如來神掌?

李寒想到這,試探性地對著牆壁出了一掌,結果毫無動靜,整個屋子都尷尬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寒忐忑不安的到了“醉人間”ktv報到。這“醉人間”不愧是市裡最好的ktv,裝潢的那叫一個大氣,到處金碧輝煌,閃閃發光,好像全部用金子做的。

李寒被工作人員帶到一間辦公室,一眼就發現那天被萍姐吼的那個員工,正坐在裡麵悠閒的抽菸。

壯漢看見李寒,立即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你就是李寒吧?你小子麵子挺大的,萍姐專門讓我們招呼你,還讓我們謝謝你。”

聽到這話,李寒尷尬地笑了笑。這時,帶他來的工作人員開始介紹。

“諾,他叫方超,是我們保安隊長。你們先聊,我走了。”

什麼?保安隊長?難不成讓我來當保安?給他當手下?我去,我這小身板,彆人不打我就謝天謝地了,我還保護彆人?

李寒心裡直犯嘀咕。

不過,這純粹是李寒自作多情。保安是多牛逼的崗位,他李寒纔來,怎麼會去那麼重要的位置?

“你暫時先當服務生,後續看錶現再安排。”方超拍了拍李寒的肩膀,說道。

“服務生?具體要乾啥?”

李寒一頭霧水,難道他們把自己招過來,就是來給彆人搞服務的?

“簡單的很,就是端茶倒水,給房間唱歌的客人送酒倒酒。”

看李寒不是很情願,方超繼續說道:

“你可彆小看服務生,乾得好小費多的很呢,你個小屁孩,好好學。”

“好多有錢人,有頭有臉的人,都跑我們這來唱歌,你想啊,你去給他們服務,他們不給小費?你還能聽到不少秘密呢!”

方超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在李寒看來,他就是一個大忽悠。

“走,我先帶你去宿舍。”

說罷,方超領著懵懂的李寒,走出辦公室。

走到半路,李寒就看見一個穿著暴露,濃妝豔抹的女人迎麵過來。那身上的香味,幾百米內都可以暈倒一頭牛。

“超哥,又招到小弟了啊。”那女的不說話還好,一說話,那嗲聲嗲氣的,可不止暈倒一頭牛了。

“我的小美同學,這不是小弟,這是我大哥。”超哥打趣道。

“姐姐好,我叫李寒,今天纔來上班,以後還請多關照。”李寒還不忘套下近乎。

“喲,小弟弟嘴巴真甜,不知道那裡甜不甜?”小美一臉壞笑。

“臥槽,你說話注意點,彆調戲人家清純少男。”

“超哥真是愛護自己的小弟,等下記得來愛護下小美哦。”

說罷,小美一個魅人的眼神向超哥飄去,冇迷倒超哥,反倒是搞的李寒意亂情迷。

李寒偷偷瞄了一下她的背影,那屁股扭的,無比囂張跋扈。李寒不禁吞了下口水,居然可恥的有了反應。他趕緊把手插進口袋,生怕被超哥發現。

來到宿舍,是個雙人間,就在ktv後麵。房間裡有個人正在睡覺,看見超哥來了趕緊起床立正打招呼。

“超哥好。”

“他叫黃金龍,比你大,以後就是你室友了。他叫李寒,新來的服務生,以後多帶著他,彆給我出啥亂子。”超哥相互介紹起來。

“好的好的,超哥放心,我一定好好帶他。”

這時候,李寒突然想到了萍姐,忙說道:

“超哥,你看,我要不要去向萍姐報個到?”

“萍姐忙的很,以後再說,有事找我。就這樣,你們先熟悉一下,我有事先走了。”

李寒目送走超哥,把行李放進了櫃子。這才坐下來仔細看了他室友一眼。

這黃金龍一頭黃髮,還真是和名字挺般配。

黃金龍也不睡覺了,向李寒遞過來一根菸。

“抽菸不,李寒。”

“不不,謝謝,我不會。”李寒略顯拘束。

“你在這工作,遲早什麼都會的。你哪人啊?”黃金龍問道。

“我是蓮子村的。”

“哦哦哦,我在這工作三年了,老油條一個,以後就跟著我。我看你是超哥帶著的,你不會是關係戶吧?”黃金龍邊說邊點燃香菸,開始吞雲吐霧。

“冇有冇有,我就一農村人,來打工的。”

“看你說的,我們都是打工人,混口飯吃,有本事誰來這地方啊,烏煙瘴氣的。”

“這地方怎麼了?不是很多有錢人,領導都來嗎?”李寒疑惑的問道。

“你以後就知道啦。領導和有錢人都是來找樂子的,不烏煙瘴氣一點,哪來的樂子?”黃金龍心想,這李寒還真是單純。

“說的也是。對了,龍哥,我們這有很多女員工嗎?”

“服務生基本上都是男的,你說的女的嘛,到晚上你就是知道是乾啥了。”

龍哥笑了笑,賣起了關子。

“來到這個地方,你就記住一個原則,少說,多做,不問,給錢就收,讓你走就走。還有,白天睡覺,晚上上班,總之學問大著呢。”

“好的好的,龍哥以後多指點。”此刻的李寒,像極了剛入伍的新兵蛋子。

話說的差不多了,龍哥也一時不知道說啥,倒頭繼續睡覺。

李寒躺在床上,睡不著,聽著龍哥的呼嚕聲,百無聊賴,閒的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到底那蟲子說的是啥意思?也不說清楚,哎。”

正琢磨時,一股強烈的尿意襲來,他趕緊起身去上廁所。

剛走到男廁門口還冇跨進門,他就聽到一陣“啊啊”叫聲從一個坑位裡傳來。接著就是兩個人的對話。

“超哥,你想死我了。以後在萍姐那裡多說我幾句好話。”仔細一聽,這不就是剛纔那個小美的聲音嗎?

“老子也想死你了,在裡麵呆了幾天,憋壞了。”

“超哥,小美這不是來給您洗塵了嗎?”

李寒嚇壞了,趕緊躲在外麵,大氣不敢出一口,尿都給憋了回去。

不一會,方超和小美鬼鬼祟祟向四周看了幾眼,心滿意足的走出了廁所。

李寒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想這地方還真是複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