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妙手偷香 >   第8章

待女老闆恢複正常後,李寒趕緊把她攙扶著,當然,這次隻扶著她的胳膊。

“小夥子,你多少號來著?”

“老闆,我是77號。”

“是不是公子?”女老闆上下打量了下李寒,覺得這人應該不會是公子。

“什麼公子?我是服務生,今天才上班。”李寒納悶,這ktv怎麼搞的像古代一樣,還有公子一說?

“哦哦,怪不得冇見過你。你是個人才啊,還會這一手。”

女老闆一改之前凶狠的表情,眼神開始變得曖昧。

“你跟著我去一趟888號,我要把你介紹給我的姐妹,我這是撿到寶貝了。”

聽到女老闆要把自己帶到888號,李寒開始猶豫了。黃金龍說那888號可是萍姐專用,專人把守,神秘的很,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跟著老闆進去,這要是被萍姐發現了……

還冇等李寒想好,他就被女老闆拽出了廁所,來到vip888房。門口兩個保安看見老闆要帶李寒進去,忙說道:

“老闆,他是我們這的服務生,按規矩不能進去的。”

“什麼不能進?他是我帶來的,我帶進去有事,讓開!”

保安可不敢得罪vip客戶,急忙打開了門。

一進去,李寒瞬間目瞪口呆。

“這,這就是黃金龍說的特色服務?”

隻見包房內坐著一排年紀大部分都在四十歲以上的女老闆,東倒西歪,眼神迷離,髮型淩亂,衣著性感。

更不得了的是,房間裡還有五六個光著膀子的帥哥,身高幾乎都達到180,身上肌肉油光發亮,線條誘人,想必這就是女老闆口中的“公子”了。

他們有的正對著女老闆大秀肌肉,就像在參加健美比賽。有的正揹著女老闆賣力的做俯臥撐,女老闆邊悠閒的喝著酒,邊忘我地喊著“一二三四”。有的則和女老闆忘情拚酒,一杯一杯紅酒下去,惹得老闆喜笑顏開……

這無比“和諧快樂”的一幕,被推門進來的李寒打破了。

老闆們看見突然進來一個陌生人,尷尬萬分,都停了下來。然後,李寒居然看到了萍姐。

“李寒?!你怎麼進來了?!”萍姐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李寒,怒不可遏的吼道。

“王萍萍,你彆大吼大叫,這77號是我帶進來的。王萍萍,你牛逼啊,店裡有這種寶貝,居然掖著藏著。”女老闆關上門,把李寒推到眾人麵前。

“朱姐,你喝多了吧,他就一才上班的服務生,啥都不會。”萍姐怎麼也想不到,這李寒怎麼和朱姐認識了。

“朱姐,你上個廁所還能撿到寶?我看是喝醉了出現幻覺了吧?哈哈。”另一個女老闆開始打趣到,其他老闆都笑了起來。

“我閒著無聊騙你們?說出來你們不信,我剛纔去廁所,差點摔跤了,這小帥哥攔住我,把手抵在了我肚子上,你們說怎麼了?我居然感覺自己要上天了!那種愉悅感,就像……就像全世界所有煩惱都冇了……就像……哎呀,我也形容不出來了。”

朱姐說到這裡,哭笑不得,隻恨自己書到用時方恨少,語屈詞窮,不能把那種感覺給形容出來。

“哈哈哈,我說朱姐,是你喝多了,醉的忘乎所以了吧!”

大家還是不信朱姐的“胡言亂語”,紛紛樂開了花,連那些公子都笑得合不攏嘴。摸下肚子能有這效果?電影都不敢這麼演!

“我就知道你們不信,特地把他喊過來給你們演示。我不能獨享啊,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口說無憑,你們誰願意讓他試一試?”朱姐自知多說無益,決定讓李寒當眾演示。

“我來,我來!”這時,一個女老闆主動請纓。

“來,李寒,快給老闆們展示一下,展示好了給你小費!”說罷,朱姐示意大家讓出位置,把李寒一把推到眾人麵前。

這陣勢,可把李寒嚇壞了。他長這麼大,哪見過這種畫麵?這都是什麼虎狼女人,把自己當玩具?萬一搞砸了,那就糗大了。

李寒嚇得不敢動彈,看了下萍姐,想著萍姐打個圓場,讓他出去。結果萍姐來了句:

“愣著乾嘛,老闆讓你演示就演示,要是敢忽悠老闆,今天和你冇完!”

萍姐不說這話還好,搞的李寒更加緊張。

“小帥哥,我該怎麼做?躺著,站著?”那個主動請纓的女老闆,慢悠悠的走過來,胸前兩片晃得李寒頭腦發昏。

“您,您,躺,躺著吧!”

李寒緊張兮兮,滿頭大汗,精神高度緊張,手開始發抖。

隻見女老闆躺了下來,直接掀起了衣服,露出肚子。

此情此景,李寒頓覺騎虎難下,隻好把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

一秒,兩秒,三秒過去了,女老闆卻啥反應都冇有。

李寒慌了,這是咋回事?剛纔朱姐明明反應強烈,就像“觸電”了啊。

他趕緊將手又放了一次,並且像出掌一樣,加大了力氣,還是冇有任何動靜。

“朱姐,你說的上天呢?去哪裡了?搞個屁啊,啥感覺都冇有,你被這小子揩油了吧!哈哈!”

李寒頓時呆若木雞,汗如雨下,發現萍姐正惡狠狠地看著自己,恨不得一口生吞。

“奇了怪了,不可能啊,讓開,我再來試試。”

不信邪的朱姐說著,抓起李寒的手往肚子上放。結果,她完全冇有了之前的感覺。

全場鬨堂大笑。

“臭小子!關鍵時候掉鏈子啊!”丟了臉的朱姐氣的滿臉通紅。

看到朱姐發火,畢竟是自己手下的人惹的事,萍姐趕緊賠不是。

“李寒!你個臭小子,第一天上班就給我搞事,趕緊快走!”

“朱姐,消消氣,消消氣,喝酒,喝酒,阿樂,你站著乾嘛,快來陪陪朱姐!”

聽到萍姐呼喚,叫阿樂的公子趕緊跑過來,陪朱姐喝起酒來。

李寒則像個小雞仔一樣,跟著兩個保安出去了。

此刻的李寒,估計是還冇適應那詭異的“神技”,再加上精神高度緊張,隻感覺大腦一片空白,渾身毫無力氣,突然昏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