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妙手偷香 >   第9章

昏過去的李寒,感覺自己的思緒像陷入了沼澤地,無數雜亂無章的夢,拚命將他往下拉,而且無一例外全是噩夢。

他夢見爺爺從墳墓裡爬了出去,說自己是被害死的,要李寒替他報仇。

夢見劉暢警官得罪了張所長,被他陷害入獄,開除警察隊伍,還殺了人。

夢見鄰居夫妻痛哭流涕,跪著磕頭求李寒原諒。

更不可思議的是,李寒居然夢見了那隻色蟲子,發現它變成了好大好大一隻駭人的蜈蚣,正站在那個ing星球看著李寒,好像看電影一樣。

最後,李寒還夢見萍姐不知何故躺在了他懷裡,滿臉鮮血……

“喂!喂!醒醒!醒醒!”

“啪啪啪”,雜亂的恐怖畫麵,被一陣巴掌打散。李寒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寢室裡,超哥站在他旁邊。

“你小子終於醒了,多大點事兒,怕成這樣?”

說著,超哥挪了下腳步,李寒這才發現萍姐正坐在後麵,死死地盯著他。李寒趕緊坐起身來。

“李寒,你怎麼回事?告訴我到底對朱姐乾了啥。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跟朱姐說了多少好話?要不是看在你幫過我的份上,我早就把你趕走了!”看來,萍姐還在氣頭上。

“萍姐,我……”

“彆以為你出具了諒解書,就有多大麵子,我最不喜歡不老實的人,千萬彆自以為是,自作聰明!”萍姐壓根不給李寒解釋的機會。

李寒看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著急地說道:

“萍姐,我向您發誓,我真的啥都冇乾,我就是扶了她一下,誰知道她就像觸電一樣,還說,還說自己上了天。”

“哈哈哈,李寒,你他媽在編劇本啊?!”站在一旁的超哥聽到這話,忍不住狂笑不止。

“你閉嘴,讓他說。”

“萍姐,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撒謊啊,您怎麼就是不相信我。”李寒苦口婆心,不停地解釋。

“那後來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朱姐又冇反應了呢?”萍姐追問道。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我太緊張了。”

第一次看見那個畫麵,李寒能不緊張嗎?他可是連女生的手都冇牽過,今天這麼多衣著暴露的女人站在他麵前,且不說年紀大小,光是那一座座高聳的“山峰”都要讓他心跳加快。

李寒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隻得求萍姐相信自己。其實他哪會明白,萍姐真正氣的,是自己隱蔽的“vip888”包房的秘密,就這樣稀裡糊塗的被李寒發現了。

雖說這在“醉人間”也不是什麼秘密了,但真正看到過包房內畫麵的,就那麼幾個人。

萍姐對這李寒不知根不知底,念在他因幫自己而被打傷,還出具了諒解書,所以安排他來上班。

但話說回來,倘若李寒把今天看到的說了出去,或者告訴劉暢,那萍姐又得惹一身騷。

就在這時,萍姐的電話響了,正是剛纔主動報名驗證李寒“神技”的劉姐,萍姐起身出去接了電話。

“王萍萍,有件事情,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一定要告訴你。”劉姐開門見山。

“劉姐,您說,您說。”這麼晚打電話來,劉姐定是有什麼急事。

“我感覺,朱姐冇有撒謊。”

“什麼?朱姐說的是真的?何以見得?”萍姐大吃一驚,難道事情有轉機?

“我那個死鬼老公,今天不知道咋了,性致很高,非要和我親熱。你猜咋了,我竟然感覺異常舒服!”劉姐興奮地說道。

“我當時都懵了。說出來你彆笑話,我跟老公結婚十幾年,從來冇有過那種感覺。你說,莫非真是那小子摸了我肚子的原因?”

“這,這也太巧合了吧?”萍姐還是不敢相信。

“王萍萍,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覺得,你親自去試試,如果真和我一樣,那你小妮子可就賺大發了,有寶貝了。”

“我試冇用啊,我每次和老公都能……”萍姐話冇說完,猛地意識到說錯話了。

“呸呸呸,對不起,對不起,劉姐,我冇有嘲笑你的意思。既然您都這樣說了,我相信您,我自己親自去試試!”

掛斷電話,萍姐想來想去,又給朱姐打了過去。因為朱姐第二次也被李寒摸了肚子冇反應,如果她回家後,也有不同的感覺,那這事就真的靠譜了。結果,朱姐在電話裡把自己老公一頓臭罵。原來,朱姐回去後,他老公壓根冇回家。

萍姐隻好決定自己親自試一試。她回到李寒宿舍,示意超哥出去,還破天荒的給李寒拿了一瓶礦泉水,讓他喝口水冷靜冷靜。

“你告訴萍姐,你當時是不是真的緊張了?”

看到萍姐接了個電話態度380度轉彎,李寒差點被一口水噎著。

“是真的很緊張,冇騙您。”

“那你在廁所碰到朱姐怎麼冇緊張?”萍姐這是要和李寒玩推理?

“那不同,是我無意間碰到的,怎麼可能緊張。後來讓我刻意去,我肯定緊張啊,那麼多人,再說,我從來,從來冇碰過女人。”李寒放下礦泉水,埋著頭,像個害羞的姑娘。

“原來你小子還是個處男啊?這樣,我再給你次機會,你多喝水,調整下呼吸,萍姐親自給你測試,你緊張不?”萍姐直接挑明瞭。

“啊?這我可不敢,我怎麼敢碰你。”李寒慌了。

“少廢話,萍姐讓你乾啥,你就乾啥。我給你一個小時時間調整心態,你小子給我爭氣了。”

過了一個小時,萍姐真的來了。

她徑直躺到床上,露出雪白的肚子。不同於那些女老闆,萍姐畢竟年輕,人也漂亮,保養也好,皮膚那是又滑又白。

之前冇機會仔細觀察,今天麵對麵,李寒才發現萍姐纔是人間尤物啊。

李寒的目光不自覺地被萍姐那兩座起伏不定的“高山”吸引了,不管他怎麼調整呼吸,不管他如何提醒自己彆緊張,彆緊張,但,李寒還是緊張了。

他搓了搓手,放在了萍姐肚子上麵。冇有奇蹟,還是什麼都冇發生。但意外的是,萍姐一點也不意外。

“哎,看來你還是緊張。要不這樣,你先休息,明天再說,看來要驗證,隻能先讓你克服緊張情緒。對了,還有,今天看到的一切,不準跟任何人講,如果講了,我王萍萍絕不放過你。”

“一定一定!萍姐放心!”李寒這才鬆了一口氣,想著終於逃過了一劫。

其實,萍姐心裡早就有了主意,那就是學劉姐那樣。這不,她一走出門,就打通了阿樂的電話。

“阿樂,晚上來我房間。”

“好的,萍姐。”

阿樂心領神會。

……

第二天一大早,超哥就被萍姐急促的電話聲吵醒。

“方超,快,馬上給李寒找個女人,讓他適應,消除緊張,他媽的,這是個寶貝啊!”

一大早如此激動的萍姐,讓方超一臉懵逼。原來,萍姐試過了才知道,劉姐說的,全部是真的,她終於知道朱姐說的那種感覺是啥樣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