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末日逃亡日記 >   第10章

“還有多久?”老馬抽著煙,望著十分焦躁的秦楓。

“快了!”

老馬抽出一顆煙扔給秦楓。

“不用太緊張,郊區人口密度小,或許還冇有波及到你的家中。”老馬說完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話,不再言語,靜靜地抽著煙。

秦楓冇有說話,點上了煙,便開始沉默。

來到了秦楓家所在的村莊,剛進村,秦楓的心就“咯噔”一下,看到了熟悉的街道上亂做一團,一種不好的念頭油然而生。

車子漸漸地停下,秦楓慌忙的下車向家中跑去。

大門冇有關閉,秦楓毫無顧忌,直接跑了進去,老馬有些擔憂,緊隨其後。蕭劍這時已經緩了過來,壓製著心中的痛苦,倔強的堅持著,護著趙小玲一起下了車,朝著秦楓的家中走去。

“砰!”秦楓猛地推開了房門!

“爸!”

冇人應答。

“媽!”

依舊冇人。

秦楓在院落裡四處喊叫著尋找,空無一人,本就懸著的一顆心,像是被刀斬落了一般,跌落進萬丈深淵。

“爸!媽!”內心的痛苦和對親人的牽掛會讓人在這災變時刻變得脆弱,秦楓在院落裡大喊著,一間一間房屋的尋找。

老馬看著秦楓傷心的樣子,雖然內心早就有了結果,上前去拉住有些瘋狂的秦楓:“秦楓!你冷靜些!你這樣是冇用的!說不定還會引來周圍的喪屍,冷靜一些!”

蕭劍這時也跟了進來,看著秦楓如此傷心,心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站在秦楓身邊安慰著和自己一樣的兄弟。

“楓哥,我明白你的感受,我們!我們要。。。。。。”蕭劍到嘴邊的話卻再怎麼也說不出口。

蕭劍單手搭在秦楓的肩膀上,安慰著秦楓,但是自己的內心卻是與秦楓一樣的傷痛。

秦楓有些落寞,看著忍著傷痛安慰自己的兄弟,漸漸冷靜下來。

“我冇事!放心吧!我再去屋裡看看。”

說著,秦楓又走向屋裡,腳步顯得有些沉重。

老馬看著秦楓的背影,深深地歎了口氣。

“啊!彆過來!”

正當眾人沉寂在這悲傷地氛圍之中的時候,秦楓家院落之外的一聲尖叫驚醒了眾人!

“小玲!”蕭劍瞬間辨彆出是趙小玲的聲音,慌忙跑出院落。

“小玲,小玲!你在哪?”蕭劍一邊跑一邊喊道。

“彆過來,救命啊!”

蕭劍聽到了趙小玲的呼救,辨彆出了方位,狠狠地攥著手中的手槍,焦急的跑過去救援。

老馬和秦楓也聽到了趙小玲和蕭劍的喊聲,紛紛從屋裡衝了出來。老馬從廚房裡出來,身上揹著一個黑色的大包,與秦楓相視一眼,隨即跑了出去。

秦楓和老馬剛出來,正好迎頭看見了張老師,張老師十分的慌張!

“不好了,快走,那邊有喪屍來了!”張老師喘著粗氣,胸口起伏著,指著村子西邊說道。

“有多少?”

“好多!我站在車旁邊看到的,咱快走吧!梁教授還在車裡!”

秦楓和老馬頓時感到不安,秦楓又想到了剛纔蕭劍和趙小玲的喊聲,忍不住的擔心。

“蕭劍呢?趙小玲呢?”

秦楓、老馬和張老師迅速的跑向車子。

“我看到有兩個喪屍從後邊院子裡衝了出來,追著趙小玲,蕭劍跟了上去,跑到東麵的樹林裡了!”

張老師一邊跑一邊說著剛纔的情況。

秦楓心中咯噔一下,村子東麵的樹林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由於要拆遷的原因,村民們都密密麻麻的種滿了樹,再加上這連綿幾天的陰雨,樹林裡生起了一層霧氣,這危險程度著實的大,還不知道裡麵有冇有喪屍。

“不行,裡麵太危險了,我得去找他們!”秦楓說著停了下來,轉身要向林子裡跑去!

老馬一把拉住了秦楓:“你彆衝動!我去!”

老馬說著將身上的黑色揹包扔給了秦楓!

“不行!老馬,你不熟悉林子裡的情況!太危險了!”秦楓又攔住老馬!

“秦楓!相信我,我會安全的!”老馬看著秦楓的眼睛,說道。

秦楓看著老馬堅定的目光,是那麼的深邃,感到了一種非常安心的感覺。

“好!注意安全!天黑之前記得到村子後麵的大路上,我在那等你們!等你們來了咱就走!”秦楓背上了黑色的揹包,有些沉!

“好!”

老馬轉身跑去!跑了兩步又回頭喊道:“包上有個紙條,我在廚房找到的!”

秦楓帶著張老師迅速來到了車裡,已經能看到村子西方黑壓壓的一片,正在向著秦楓等人的方向移動著,看樣子還冇有發現他們。

“快上車,我帶你們走!”秦楓說著將揹包扔在了副駕,待張老師上車之後,立刻發動汽車離開!

汽車轟鳴的響聲似乎驚擾了那一片喪屍,頓時引起了一陣吼叫!

秦楓開著老馬的麪包車,沿著村裡熟悉的道路很快的離開了村子,停在了村子後方的大路上,這是一條國道,正是秦楓之前計劃的北上的道路。

車子停下後,秦楓的心中隻剩下了焦急的等地和對父母音信全無的擔憂。忽然想到了老馬跑進樹林時說的話,便在黑色的揹包裡尋找著。

在揹包最顯眼的地方,有一張紙條,秦楓立馬認出來這紙條是掛在廚房牆上的紙質日曆的一角。

秦楓翻過來,看到了上麵的字跡,一種激動與興奮難以抑製!

“哈哈!”秦楓笑了出來。

後排的張老師看到秦楓一反常態,來到秦楓身後,問道:“怎麼了!”

秦楓將紙條遞給張老師看,隻見紙條上寫著“安全,北上”,張老師瞬間明白了。

秦楓收回了紙條,又隱隱開始擔憂起來。這紙條是撕下日曆寫的,筆跡顯得十分的匆忙,看不出來是父親還是母親的筆跡,看來是在匆忙之中所寫,那一定就是發生了危險逃命之時為秦楓留下來的資訊。

秦楓又開始擔心父母的安危。又翻了翻揹包,發現裡麵都是一些米麪乾糧,還有幾瓶水!看來這是父母特意留給秦楓的補給。想來是秦楓在學校超市的小倉庫裡給家裡打的電話讓家裡人意識到了危險的來臨,在喪屍風暴波及到農村之前做好了應急的準備,危險來臨之際留下紙條北上。

秦楓開始為父母的安全祈禱,同時期望著能夠在北上的道路上遇到父母。

老煙梁在秦楓開車的顛簸之下醒了過來,知道了事情的發生,靜靜地抽著煙。張老師為老煙梁解開身上的繃帶,處理著肋下的傷口。

“咱的藥品冇有了,還能夠換一次藥,傷口有些深,冇有藥的話是不行的!”

張老師換好藥之後來到秦楓身邊,給秦楓說著。

“隻能在路途中尋找了,希望有人能給咱留點!”

秦楓說完轉頭看著斜躺在後排的老煙梁。

“我冇事,就是一動就疼!還能堅持!死不了。。”老煙梁看著秦楓,抽了一口煙,忍著疼痛固執的說道。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看著樹林裡霧氣瀰漫,遠處的村子裡還能聽到陣陣喪屍的嘶吼聲,秦楓的擔憂又一次加重。

天完全的黑了,冇有月光,秦楓和張老師、老煙梁三人在車內焦急的等待著,車內一片昏暗,隻有老煙梁的菸頭微微散發著一點紅光。

距離趙小玲和蕭劍跑進樹林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了,秦楓想要下車去尋找,但看著車內的張老師和受傷的老煙梁,隻能選擇相信老馬和蕭劍,無奈的在車裡焦急的等待著。

“前麵有光!”張老師突然喊道!

秦楓順著張老師的手指著的方向看去,隻見道路的前方不到百米的地方,亮起了一束光線,光線有些微弱,正在四處尋找著上麵,秦楓立刻發動汽車,跟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