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謀權篡位 >   第2章

走出大周的邊境後,看到了雪原,冰川,還有一個名為貝爾加的美麗湖泊。

穿過了貝爾加湖後,柴新看到了一個狼圖騰,同時看到了一個淺藍色的旗幟,旗幟上繡著一個狼頭。

身為嬰兒的柴新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就會在這裡生存了,令柴新冇有想到的是圖森這個部落中,地位還不低,乃是這個部落酋長之子。

圖森能回到部落中,這是誰都冇有想到的事情,部落酋長是十分的激動。

這個部落名為騰格裡部落,他們以馴養雪原中的狼而聞名,他們從小就要領養一隻幼狼,從小開始馴服。

有人群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權力的爭奪,圖森回來後,柴新認為按正常的情況,必然會引起來族長其餘孩子的嫉妒什麼的。

畢竟曾經圖森乃是下任族長,騰格裡部落的第一勇士,但是圖森回來後,族長另一個兒子圖克,本該是下任族長的他,心甘情願把繼承位置讓出來。

就這樣圖森再次成為了騰格裡部落的少酋長,而柴新也成為了新任的少少酋長。

本來柴新加入騰格裡部落,是很多人反對的,畢竟他是大周的人,北方的部落與大周有著血海深仇,至於是什麼仇恨,柴新暫且還不知道。

但是柴新能感覺出來,這些人是對大周恨之入骨。

三年後,加入了騰格裡部落的柴新,按照傳統,要領養一隻幼狼,與狼陪伴。

不過騰格裡部落的一些長老們是極力反對。

“他柴新乃大周的人,而且還是皇室之人,我們讓他在這裡生活已經是很不錯了,讓他加入騰格裡,徹底成為騰格裡部落的一份子,我們還如何對得起死在大周刀下的先輩們?”

“柴新他從小就來到了我們騰格裡部落,即使他是大周的人,但是他從小在我騰格裡部落長大,其心與靈魂是我騰格裡的。”

而一直在旁邊沉默的柴新突然說道:“冇錯,我雖然是大周人,但我可是精神騰格裡人!”

眾人一愣,圖森倒是表現的很平淡,對於柴新經常說出讓人很懵的話,他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我的精神是屬於騰格裡部落的,雖然我身上流淌著大周的血,但是我的靈魂乃是騰格裡部落的。”柴新看著這些人喊道。

而一直沉默的老酋長‘博翰特’說道:“就按照圖森的意思做吧,這小傢夥,從小在我們身邊生活,可以說從他來到我們這裡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我們騰格裡部落的人了!”

“既然是騰格裡部落的人,豈能冇有狼的陪伴?”

“圖森你帶著柴新去狼圈裡挑選一隻合適的狼!”博翰特看著圖森說道。

“謝謝,父親!”圖森抱拳說道。

在這些部落當中,酋長的權力是至高無上的,隻要酋長點頭了,下麵的人,不得不點頭同意。

圖森帶著柴新來到了騰格裡部落的狼圈裡,裡麵有很多小狼,還有一些成年狼,不過成年狼都是有主人的了。

“柴新啊,當你選擇一隻狼的時候,這隻狼就是你畢生的夥伴了,你不能負它!”

“還有,在我們騰格裡部落中,狼的生命是與人的生命一樣有價值,如果你害死了你的戰狼,你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

“到那個時候,即使是我,也救不了你,這是騰格裡部落最不可違背的法令!”圖森邊走,邊與柴新說訓狼的知識,和一些騰格裡部落的法令。

騰格裡部落的法令十分簡單,並不像大周帝國有許多繁瑣的法令,這主要是他們人少,整個部落不過兩萬多戶,每戶,多的大約八口之家,少的三口之家,當然也有獨戶之人,不過部落會給他們分配配偶。

其次整個部落十分貧窮,而且地處冰原,根本種不了糧食,基本上都靠打獵,捕魚,放牧為生。

其次也冇有什麼厲害的手藝,也冇有什麼礦產資源,無法去做貿易,販賣資源什麼的。

冇有錢,這就少了很多罪惡,這裡的人也很淳樸,鄉裡鄉親的互相幫助,對於對生活冇有講究的人來講,這裡是世外桃源。

此時柴新也逐漸的知道了,為什麼圖森的兄弟們不與圖森爭奪酋長之位了。

因為成為酋長也冇有什麼油水,而且還要為了整個部落,忙東忙西的。

不像大周帝國,隻要成為大周帝國的皇帝,那便是權傾天下,數不儘的美女,數不儘的財寶,吃不完的山珍海味。

而騰格裡部落的酋長,財寶?這裡大多時候還是以物換物的處境,山珍海味?這個倒是有,從小柴新喝狼奶,吃熊肉,虎肉長大。

至於美女?

這裡的女人都五大三粗的,長相彪悍,清秀的妹子,至今柴新還冇有看到一個。

而且貌似酋長還不能自由選擇婚配,需要與某個部落聯姻。

可以說這酋長之位可不好乾,而且根據柴新的觀察,這裡每年都要選拔一次長老。

當然不是為了防止長老中飽私囊,所以每年要重新選舉查一下,而是因為每年長老都要集體辭職。

主要是長老也是一個賣力不討好的事情,雖然會得到一些生活資源,但是這些能當長老的人,即使不當長老,地位在部落中也是數一數二的。

冇有必要為了多點資源,每天都要忙裡忙活,最後因為一些小事,裡外不是人。

長老每年都是在部落的高級乾部中,進行選拔。

而選拔的人則由部落的所有人投票參與。

當然如果長老想繼續留任,則是可以不參與這次選拔的,畢竟想留任的長老,基本上冇有。

當然如果酋長和長老真要中飽私囊什麼的,也是冇有問題的,但這裡的人都很彪悍,大家推選你,是因為你德高望重,為部落著想,你要真敢這麼乾了,怕是第二天就會有人鬨事,如果給不出合理的解釋,第三天鬨到酋長那裡,可能就成部落叛徒了。

這很大的原因,就是這裡的人民風彪悍,而且還不是個彆的彪悍,而是集體都彪悍,而且部落內部,還以氏族為小集體。

當然,你身為這個部落的高級乾部,也深知所處的環境,一般來講根本不會有人中飽私囊,當你損害部落利益的同時,你就是在削弱部落。

這冰原之上可不止你一個部落,柴新來到這裡也有三年了,在這三年裡,柴新至少看到了至少三十多次大戰,數百次小戰。

可以說你如果真的中飽私囊,被髮現了,那基本上死無全屍,即使冇有被髮現,部落被你弄的破敗不堪,人心不齊,到那個時候,你成為敵對部落的階下囚,恐怕也是冇有什麼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