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謀權篡位 >   第3章

柴新逛著狼圈,挑選著屬於自己的戰狼,之前隻養過狗,如今要養狼,這讓柴新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小激動。

看著狼圈的狼崽子,他們都躲在自己媽媽的懷裡,不過他們的媽媽,好像知道柴新在挑選屬於自己的戰狼,極力的推選自己的孩子。

柴新在一隻白狼停下了腳步,看著白狼藍色的瞳孔,隨後他看向他懷裡的小白狼,隨後柴新說道:“我就要這隻狼吧!”

柴新指著白狼懷裡的一隻小白狼說道,這小白狼繼承了白狼的血統,藍色的瞳目,雪白色的絨毛。

圖森看著柴新說道:“那麼你就走過去抱起來他吧!”

至於為什麼選擇白狼,並非是柴新感覺到白狼強大,完全是因為這隻小白狼長相很好看,因此才選擇它的。

圖森看向柴新說道:“從此它就是你一生的夥伴了,你為它起個名字吧!”

柴新看著自己的小戰狼,隨後想了個名字:“芬裡爾!”

這是北歐神話,吞天狼的名字,他希望自己的這個小狼,長大後會和吞天狼一樣勇猛無比,天都可以吞下。

同時圖森給了柴新一部功法。

身為部落的人,他們從小就要習武,因為隻有習武,才能擁有強健的體魄,才能成為一等一的戰士,才能在這惡劣的冰原上活下去。

畢竟這裡充滿了戰爭,如果不是一個強大的戰士,很有可能在戰爭當中慘死,同時你還要學習捕獵,如果不習武的話,你如何去捕獵呢?

這裡可不是大周,你可以去種地,獲得糧食,這裡是一片冰原,糧食不可能生產,你隻能捕獵,畜牧生存。

不過在部落中,畜牧是小孩子和老人做的事情,強壯的小夥子,成年人,那都要去捕獵的,那都要訓練上戰場的。

在這騰格裡部落裡,除了小孩與老人不用上戰場以外,即使是女人也要拿起來武器,在戰場上拚殺,更彆說成年人了。

柴新現在是個孩子,但是也就過上幾年,就要上戰場了,在這部落當中十歲,就是成年,十歲的孩童就要拿起來武器去捕獵,去廝殺。

年複一年,柴新在圖森的教導下,學習騰格裡部落的功法,修行武學。

同時也學習馴狼之術。

如今的他已經十三歲了,也參加過幾次械鬥了,初到戰爭的柴新還有些膽怯,但是經曆了幾次後,慢慢的就習慣了。

因為圖森冇有孩子,柴新在部落中成為了圖森的義子,雖然隻有十三歲,但也已經成為部落的高階乾部了。

在這騰格裡部落中,想成為高階乾部,要麼立下赫赫戰功,要麼就是族長的親戚。

當然成為高階乾部,你需要為整個部落負責,戰爭當中你要打頭陣,這也是為什麼族長親戚少的原因。

畢竟不可能每個人都是有才之人,也許是無能之人,因為親戚的關係,成為了高階乾部,成為乾部,你要儘乾部的責任,戰場上衝到第一個去。

這也是為什麼族長親戚那麼少的原因,而柴新同樣要經曆這些。

雖然才十三歲,但是戰爭的時候,他都要打頭陣,雖然這十分的殘酷,但是他卻承受下來了,也因為實戰的原因,越戰越勇。

而圖森給他的功法,可以強健他的體魄,雖然十三歲他的他,隻有四尺之高,但是身體卻充滿了肌肉。

如今柴新的武器是兩把斧子,每把斧子有五十斤之重。

此時在冰原上的某處,柴新看著眼前的青年男子,他癱軟的坐在地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青年男子穿的是大周的朝服,看樣子是大周之人,此次柴新被派遣出來是打秋風的。

部落之間相互爭奪,掠奪,甚至滅掉另一個部落,獲取資源,充實自己。

而騰格裡部落在這冰原之中,算是赫赫有名的大部落,基本上很多小部落,都要給騰格裡部落上貢。

當然你不願意這麼做,也可以,那麼你就要與騰格裡部落開戰,擋得住騰格裡部落的進攻。

或者尋求彆的大部落當靠山。

不過根據柴新的經驗,大多數背叛的小部落,都慘遭滅族,騰格裡部落最討厭的便是背信棄義之人。

他們認為你們之前臣服於我們,我們保護你們的安全,如今你們突然不交錢了,這是對我們騰格裡部落的背叛。

當然大部落之間爭奪領地,也時常的發生戰爭,而大部落之間的交戰,而大部落的戰爭,規模比較大,參戰人數,雙方都會達到萬人。

當然這與隔壁的大周相比,你眼裡是大戰中,人家眼裡可能就是兩個村子械鬥。

而大戰爭也是時常發生的,畢竟領地擴大了,你所狩獵的地方也擴大,你所得到的食物也會增大。

而此次出來的柴新,就是要去彆的部落領地,進行掠奪,但是他看到了一個大周的車隊。

而且車隊上有著很多箱子,而且還有很多士兵,柴新相信這必然是很珍貴的東西,所以他毫不猶豫的發動了進攻。

柴新此次打秋風,帶來了五百青壯年,同時有五百頭狼,而對麵不過有一百多人,這場戰鬥對於柴新而言是輕而易舉的勝利。

柴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隻是哼了一聲,一個那麼大的人了,還是朝廷之官,遇見這這場麵竟然嚇尿了。

柴新捂著鼻子,對之十分不屑。

“戶長,這箱子裡,裝的都是黃金,珠寶啊!”一個士兵跑到柴新的麵前喊道。

聽到呼喊的柴新,走到了箱子的麵前,這一看,發現裡麵全是黃金,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聲音:“這裡麵,還有一個女人!”

柴新看下聲音的傳來之處,隻見士兵從馬車上拉下來一個少女。

看到少女後,少女穿著紅衣,長相白嫩,嬌滴滴的一看就是來曆不凡。

而且這紅衣,這明顯是嫁人,柴新頓時意識到了,自己可能搶劫來一個成親隊伍。

不過在這片土地中,搶劫結婚的車隊,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畢竟這裡流行搶親,很多部落當得知了有成親的隊伍在這裡行走,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去搶親。

畢竟能有車隊嫁人,或者接親的人,肯定是大富貴人家,大富貴人家的女子,必然嬌滴滴的。